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东京很远

时间:2021-09-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八月长安 点击:
你好,旧时光(全文在线阅读)>  东京很远

    辛锐调头回班,拉开门的时候迎面撞来一个女生,她一闪身,对方就朝着对面的墙直扑了过去,从背影看,是凌翔茜。
    “不好意思,没有吓着你吧?”凌翔茜一只手捂着头,另一只手忙着整理有些凌乱的头发。
    “没。你没事吧。”
    “嗯,那我走了。”
    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冒冒失失的女孩子啊。辛锐留神看了一眼凌翔茜跑步的样子,居然和何瑶瑶一样地做作,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厌恶。
    公主殿下。
    辛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打开周周捎给自己的政治练习册。
    每个单元前面都有辅助背诵,编者将重点部分留白由学生来填写。开会时学校通知的教学进度是从马克思主义哲学讲起,高一时的经济学部分留到以后再复习。辛锐翻开书包寻找新发下来的政治书,右手编排好了三种笔准备自己划重点。刚刚看了三行绪言,广播里面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各班同学请马上到升旗广场上集合,校会照常举行。”
    原来那阵莫名其妙的雨竟然瞬间袭来瞬间消失了,辛锐有些烦躁,好好的一个早上,被荒废的有些莫名其妙,和那场神经质的雨一样。
    “一起走吧!”突然有个矮个子的女孩子走过来冲辛锐笑了笑,胖胖的脸上有对明显的酒窝,小小的眼睛一眯缝起来更是像没有一样。女孩很自然地拉住了辛锐的手,辛锐有些诧异。
    “我叫陈婷,你呢?”很简单的开场白,陈婷的声音平凡得让人记不住,语速偏快,但是语气隐隐地让辛锐觉得不舒服。
    “辛锐。锐利的锐。”
    “没听说过啊!”陈婷丝毫不知道自己惊讶的有故意之嫌的声音已经让辛锐头上布满阴云,“你高一哪个班的啊?”
    “一班。”
    一班二班的学生不是省奥林匹克联赛一等奖就是中考成绩极高的学生,辛锐早就了悟如何随意地说出这两个字并且不让别人觉得是喜气洋洋故意炫耀。就把它当成是五班六班十四班一样说出来就好了,平淡的语气,和余周周说的早上好一样。
    虽然听腻了别人对这两个字大惊小怪的反应,可是陈婷压根没有反应的态度还是让辛锐有些难堪——就好像明星走在街上摘了墨镜,却没被人认出来。
    “一班?也是优班?看见那个女生了吗?进屋拿外衣的那个,”陈婷指着不远处的凌翔茜,而凌翔茜似乎听到了,辛锐看到她眼睛微微往这边望了一眼,又低下头装作没有听到。
    “那个是凌翔茜,二班的。二班可是优班,理科超强,她还来学文,肯定是文科第一呢。家里有钱,人又漂亮,算校花了。”
    你跟我打招呼就是为了介绍校花给我认识?辛锐微微皱了眉头,一瞬将想抬杠说凌翔茜可能是因为理科太滥才来学文的,看一眼对方热衷八卦和挑拨的表情,终究还是因为害怕这句话被恶意传到凌翔茜耳朵里而作罢。
    “嗯,我知道她,真的特别全才,完美啊,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只能望着女神叹气了。”
    辛锐用有些夸张的声音附和道。毕竟,自己在余周周的面前也说过她会是学年第一的。可是,没有一句是真心。
    辛锐不愿像凌翔茜一样被万众期待,旁人只需要用夸张赞美的语气定下标准和枷锁,却从来不管当事人会背负多少压力。
    赞美是不需要负责任的。
    然而没有人期待,却更丢脸,前一种是在众人面前,后一种是面对自己。
    辛锐学不会自欺。她知道自己讨厌一切有意无意地举着镜子照出她卑微的一面的人,她打碎了何瑶瑶的镜子,然而凌翔茜这一面,却不是可以抢过来粗暴地摔碎的。
    一道裂痕,砰然碎的无可挽回,这才是完美应有的归宿。
    “你原来是哪一个班的?”辛锐岔开话题。
    “我是十六班的。”同样是分校,陈婷却全然没有何瑶瑶的自卑和在意,这样的口气,辛锐在说“一班”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模仿不来。“我们班有个人你绝对认识,慕容沉樟,就是挨处分那个,打起架来那才是够爷们,我们班女生一半都喜欢他。还有柳莲你知道吗,那女生早上坐白色加长凯迪拉克来的,老爸是金门大酒店的老总。”
    辛锐没有讲话。她们已经走到了楼道里面,人群很吵,辛锐已经没有力气周旋了,正好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忽然听见身边的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讲自己早上起床后的趣事。
    “我要疯了,明明就要迟到了,我妈非要给我缝衬衫扣子,我抓了一手果酱,她让我帮她拿着点扣子,我没有办法就含在嘴里了。我爸又来劲儿了,把我准备好的校服拿衣架给挂起来了——这不添乱嘛!我一着急,张嘴喊他,结果把扣子给咽下去了。你说这可怎么办?”
    辛锐忽然有种被雷劈中了的错觉。这个场景好像发生过,在某个文具店,她无意中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被余周周听到,执着地追问着那颗扣子的去向。
    那时候,余周周笑得如此温暖柔和,轻声问她,“你也喜欢文具?”
    现在的余周周,书包里面只有一个浅灰色的格子笔袋,里面钢笔铅笔圆珠笔各一支,再加上橡皮和0.5铅锌,统统朴素至极。
    辛锐正沉浸在回忆里,胳臂又被陈婷拉了一把——“看没看见,那个就是余周周。”
    又看到了余周周,和身旁一个苍白瘦弱的男孩子在说着什么,看样子也只是处在互相了解中,说着彼此共同认识的同学老师一类的话题。见到辛锐,余周周笑了一下。
    “没想到雨停了。”辛锐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