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别有用心

时间:2021-08-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13章 别有用心

银花娘眼珠转来转去,过了许久,才叹着气道:“你们都是真正的男子汉,又都是赫赫有名的大英雄,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想来想去,只有一个法子。”

四人齐地脱口道:“什么法子?”

银花娘嫣然道:“女人都是弱者,都希望被人保护,所以,每个女人,都希望嫁给个武功最强的男人……”

灰狼面色微微一变,银花娘却不让他说话,已接道:“但四位若是动起手来,就难免有人受伤,无论谁受了伤,我心里都是难受的。”

灰狼听了这话,脸色又渐渐和缓。

红虎却皱眉道:“若不动手,怎分得出武功高低,老子真他妈的不懂了。”

银花娘娇笑道:“贱妾只望你们每人能露一手武功,让贱妾瞧瞧,这样岂非既不会伤了贤昆仲的和气,也分出了武功高低……”

红虎大笑道:“不错,想不到你这小脑袋里,竟有这么多好主意。”

这时远在对面屋脊的金燕子,又忍不住道:“她现在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

梅四蟒道:“自然是在引诱这四人自相残杀。”

金燕子道:“既是如此,她为什么不想法子令他们动手呢?”

梅四蟒笑道:“这正是令妹聪明之处,这灰狼早已疑心她是在耍手段,她若是此刻就要他们动手,灰狼只怕立刻就要翻脸了。”

金燕子皱眉道:“但这四人若不打起来,又怎会自相残杀呢?”

梅四蟒微笑道:“令妹早已瞧出,这四人虽是兄弟,但却谁也不服谁的,谁也不会承认自己武功在别人之下,到后来终于还是非打起来不可……叫他们自己动手,岂非比由她嘴里说出来好得多。”

金燕子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只见红虎长长伸了个懒腰,全身骨节“格格”直响,忽然虎吼一声,一掌落下,拍在身旁一个石墩上。

这镂花石墩,中间虽是空的,但普通人就算用大铁锤来敲,一下子也未必就能敲得碎。

此刻红虎一掌击下,只听“砰”的一声,一个石墩竟变成了十七八个,碎片哗啦啦落了满地。

银花娘失声娇笑道:“赵公子果然好武功,我简直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人能有这么硬的拳头,这么大的力气。”

红虎睥睨狂笑,道:“老子露了这手武功,别人只怕连试都不必试了。”

银花娘媚笑道:“这样的武功,只怕真的再难有人比得上。”

她嘴里说着话,眼波却瞟在黑豹身上。

黑豹冷笑道:“赵老二这一手用来劈柴倒不错,若是对手过招,就未必有用了。”

红虎涨红了脸,怒道:“老子的功夫没有用,你难道还能比老子强么?”

黑豹冷冷一笑,缓缓坐到另一个石墩上,他静静地坐了半晌,什么动静也没有。

红虎大笑道:“你这是在练什么功夫,屁股功。”

黑豹端坐不动,冷笑道:“你头脑就算不管用,难道连眼睛也不管用么?”

红虎瞪着眼睛瞧了瞧,果然再也笑不出来。

他忽然发现黑豹竟越坐越矮,那圆圆的石墩,竟已有半截没入地下,黑豹看似坐着未动,却已露了手漂亮的内功。

银花娘又失声娇笑道:“秦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这石墩若是尖的,被他坐下去还没什么,但圆圆的石墩子竟被他坐下去一半,这功夫可真了不起,各位说是么?”

白蛇郎君干笑道:“是极是极,几个月不见,想不到秦老大功夫竟又精进了不少。”

黑豹伸首大笑道:“我武功若不精进,岂非要被你们这班好兄弟……”

笑声突然顿住,面色也已惨变。

灰狼不知何时已到了他身后,一柄匕首已插入他背脊。

黑豹满头冷汗进出,顿声道:“老三,你……你好狠。”

灰狼面上毫无表情,冷冷道:“我这只是要告诉你,赵老二的功夫虽只能劈柴,你的功夫也未见得有用,人是活的,难道还会被你坐在屁股下不成。”

他死灰色的眼睛,瞪着银花娘,狞笑道:“世上最有用的功夫,就是能杀人的功夫,姑娘你说是么?”

黑豹狂吼一声,想翻身去扼灰狼的脖子。

但灰狼轻轻一跃,便后退五尺,匕首也拔了出来,一股鲜血,射了出来,黑豹身子还未跃起,便仰面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红虎怒吼道:“秦彪就算不是东西,但究竟是我们的弟兄,你怎能杀了他。”

灰狼阴恻侧道:“我杀了他,老大岂非只有让你来做了。”

红虎怔了怔,“哼”了一声,再不说话。

白蛇郎君吃吃笑道:“老三说的不错,什么功夫都是假的,只有杀人的功夫才是真功夫,只不过小弟杀人的功夫,也未必比老三差多少。”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悄悄纵身而起,突然一刀向红虎后背直刺了过去,轻功之妙,出手之狠,果然不在灰狼之下。

谁知红虎看来虽笨,其实却一点也不笨。

白蛇方自出手,他已拧身反扑。

只可惜他身子实在太大了,白蛇一刀虽未刺着他要害,还是刺在他肩胛上,用力一送,整柄刀全都插入肉里。

这一刀用力太猛,连白蛇自己都收势不及。

红虎狂吼一声,一张臂,竟将他整个人都夹在肋下,狞笑道:“看你还往哪里逃?”

白蛇惊呼道:“赵老二,放手,饶了我吧。”

红虎咯咯笑道:“我心里也想饶你,只可惜我手臂不答应。”

他手臂用力一夹,只听“喀喇”一声,白蛇全身骨头都已被夹碎,嘶声惨呼也变作了喘息呻吟。

到后来连喘息声都没有了,红虎才缓缓松开手,白蛇整个人就真的像条死蛇般瘫在地上。

灰狼倒抽一口凉气,咯咯干笑道:“赵老二好大的力气。”

红虎反手拔出了肩胛上的刀,鲜血射得他一身都是,但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皱,瞧着灰狼狞笑道:“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你要怎样?”

银花娘早巳躲到一边,袖手旁观,也不说话,她知道现在火已被她点着,已用不着她再加油了。

只见红虎和灰狼眼睛瞪着眼睛,瞪了半晌。

灰狼忽然走到桌子旁,拉开椅子,缓缓坐了下来,微笑道:“老二,咱们为何不坐下来谈谈。”

红虎道:“坐下就坐下,别人怕你诡计多端,老子却不怕你。”

他也拉开张椅子,坐了下来。

灰狼微笑道:“一张桌子,可以配两张椅子,是么?”

红虎也不懂他此时此刻,怎会问出这句话来,只得点点头:“不错。”

灰狼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茶,又笑道:“一个茶壶,也可以配两个杯子,是么?”

红虎怒道:“废话。”

灰狼将一杯茶送到红虎面前,笑道:“你我既然都能有茶喝,何必还要拼命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