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1章

时间:2021-06-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落花时节(全文在线阅读)>    落花时节 第 51 章

    简宏成心里自然有无数条理由可以说,要甜的有甜的,要辣的又辣的,可眼看着宁宥气得第一次对着他哭而忘了捂住脸,他知道显然情况非常严重,宁宥现在很激动,他解释什么都会显轻佻,不如不解释,索性再伸出一只手握住宁宥另一只手,只一个劲儿说“我错,我错”。

    宁宥本就不是个擅长撒泼打滚的,好不容易爆发一次,对面的接招却是一堆棉花,她再没了第二波爆发力,愣了一下,改为试图挣脱简宏成的掌握。可是简宏成也是用了吃奶的力气,怎么都不放手。两人面红耳赤地对峙片刻,宁宥就调转鞋跟一脚踩下去,试图围魏救赵。可是才刚发力就想到这尖尖的鞋跟踩到夏天薄薄的鞋子上,必然是流血事件,她心里一紧,赶紧调转枪口,她这不大锻炼的身体顿时失了重心,幸好简宏成的双手正牢牢钳制着她。宁宥越想越没味道,她就是个一辈子忍气吞声的命,改不掉了。可她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站稳之后还是咬牙踢了简宏成一脚,踢在脚掌那边,几乎是没惹出什么动静,她的愤怒便收梢了。不是愤怒结束,而是愤怒无法发泄,转为积郁。

    简宏成倒是宁愿宁宥咬他踢他,最不愿看到她扭开脸去不理他,默默垂泪,当他是空气。他想半天,忙搬出一个看起来最合时宜的马屁,“你别走开,我替你拿张纸巾好不好?替你遮脸……那个……”

    宁宥一听反而急了,“不好看是吧?又没人逼你看,你走好了。”

    简宏成忙道:“不是,不是,你知道我不会是这意思。”他又急中生智,“太阳晒得这么厉害,我怕你没注意到,你看,头顶可是中午的太阳啊,今天一丝云都没有。”

    宁宥抬眼一瞧,便立刻低头朝着自己车子走。简宏成连忙拉着宁宥一条手臂跟上。眼看这十几步的路上,宁宥迅速翻出一张面纸吧嗒挂脸上,又翻出墨镜架脖子上,到车边时正好摸出车钥匙,遥控一响,宁宥便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简宏成怕她迅速开车逃离,赶紧放开手,拉开后车门钻进去。“开个空调吧,姑奶奶。”

    宁宥空调开了,车子也开了出去,很正常地开,转弯抹角时减速一点没忘。但简宏成看得心惊胆颤,宁宥越正常越麻烦。

    “嗳,宁宥,我们找个地方吃中饭,说说话。别这样。”

    宁宥不理。红灯时候设好GPS,直奔检察院。

    简宏成在后面看着,急道:“你倒是说两句啊。”

    宁宥深吸一口气,平静地道:“是我不应该。你都吃了宁恕那么多闷亏,也没说一声,我是太矫情了点儿。没什么,会过去的。”

    “赌气都赌得拿我当外人了。你别这么说,两者不一样。你从来是阻止宁恕,偏向我。我是放任简敏敏卑鄙无耻地消费你的苦难,我有错。当时我想来想去只能阻止你,那种场合再来一遍我也只能这么做。但我以后会给你说法,你相信我。你在我心中和简敏敏不是一回事,你是我的爱人,她只是我的责任,关系有亲疏。”

    宁宥听着反而眼泪多起来,咬紧嘴唇不吱声,聚精会神开车,免得出事。

    简宏成从后面探脑袋过来观察一下,道:“停旁边歇会儿吧。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吗,我其实想无所顾忌表达给你看,但碍于你,你有你很重视的社会身份,我怕影响你,才不敢在你某个社会身份转变之前全方位公开示好。但我的心在这儿,随时可以兑现,你必须知道。”

    宁宥慢慢将车停到咪表位,换一张纸巾擦眼泪,一边从后视镜看着简宏成,继续落泪。“我都已经到极限了,你还补刀。”

    “好,你总算说话了。我接个电话。”

    电话是张至清打来,有些郁郁寡欢地道:“舅舅,当庭宣判了,判一年半。为什么判这么重?”

    简宏成看看另一只叫响的手机,道:“律师打电话来,我先跟律师通一下气。”

    简宏成接通律师电话前,跟宁宥道:“判一年半,很意外,原以为判一缓二。”

    宁宥心里不禁一声粗口,终于肯摘下墨镜擦眼泪。这下眼泪终于擦得干了。

    律师接通电话就道:“很抱歉,简总。一年半,超乎预期。是不是准备上诉?”

    简宏成开着免提问:“具体什么原因?我看法庭辩论时候还符合预期。”

    “令姐最后陈述太自作聪明,法院的人天天接触那些诡术,他们不是电视观众那么容易骗,反而激起反感。简总要不要准备上诉?”

    宁宥从后视镜看向简宏成,简宏成也看着她,道:“谁都不傻,把别人当傻瓜的结果是自食其果。”说完这句简宏成挪开眼睛看另一只手机,找张至清电话,一边继续对律师道:“该我向你说抱歉,她的自作主张打破你定下的节奏。上诉与否还是让她自己做决定吧。目前一审还没执行,她应该还能自由几天。我这就让同事去你那儿结账。对不起。”

    律师非常客气地道:“简总客气了,谢谢简总理解。不过我不打算做令姐的上诉。”

    简宏成对宁宥道:“你看。”他拨通张至清的电话,道:“你们知道原因了吗?”

    宁宥不响,将车又开了出去。

    张至清和张至仪两个人一起说,“会是最后陈述自作主张添加的内容吗?”“妈妈说团伙作案的头子会判得重。”

    “今天本来受害人因故没到场,对她非常有利,律师说她当众道歉把戏演砸了。律师拒绝再给她做上诉律师。”

    简敏敏拨开两个孩子,抢来手机大吼道:“你让我道歉的,你让我道歉的。敢情你前面花言巧语骗我这么多天,是留着陷阱让我这个时候踩。你好心计!简宏成,你小时候我怎么没掐死你?”

    简敏敏吼完发现不妙,儿女都怪怪地看着她,她忙道:“你们听见看见的,给我作证。”

    张至清怒道:“舅舅是让你在停车场道歉。你在法庭当众道歉跟男人突然袭击搞当众求婚一样强人所难,这种骗同情分的把戏太低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