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51章(3)

时间:2021-06-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检察员静静地听着,职业性地打量宁宥哭过红肿的眼圈,却平静温柔的脸,他心里难免有些好感,也难免有些态度倾斜。但他还是揪住宁宥前一段讲述中的一个重要人物发问:“令尊呢?”

    宁宥将调出来的照片放到检察员面前,平静地道:“我小学两年级时,我爸因杀人被枪毙。”

    检察员一愣,刚刚放到照片上的眼睛又抬起来,看向宁宥,“受害人是谁?”

    “受害人姓简。当时受重伤,现在也已去世。”

    检察员点头。他又随手在纸上做了一下记录。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道:“我请你吃食堂。看来来龙去脉得讲不少时间,下午我会请另一位同事过来听听。”

    宁宥微笑一下,道:“谢谢。我去楼梯口等你。”

    简宏成好不容易将张至清兄妹送到简敏敏别墅,三个人一起打算进门,却被严肃的保姆在门口拦住。

    保姆充满敌意地对简宏成道:“简姐说,你不许进这道门。”

    简宏成无所谓,退开一边,背手道:“她回来没?”

    保姆对简宏成坚壁清野,不肯回答。背部严严实实地堵在钥匙孔上,对兄妹道:“简姐没吩咐,是我多事要问问你们,出国读那么多书,你们反而不懂孝敬了吗?你们妈被判刑,你们不安慰倒也罢了,为什么反而不理她?你们想过没,是你们妈十月怀胎拼着老命把你们生出来,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养大,没你们妈哪有你们,你们为什么不孝敬她?书都读屁股里去了吗?道理还懂不懂?你们还有脸进出这扇门吗?”

    兄妹两个被问得目瞪口呆,连简宏成都不由得反思,妈妈出事,两个孩子一走了之,只想着自己的安危,是不是合理。

    张至清沉默好久才道:“我们进去收拾行李就走,具体原因不跟你解释,没法跟你解释。”

    保姆让开一边,冷冷地道:“连妈都不要,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张至清已经打开门,但停在那儿护着妹妹先进去,扭头问保姆:“谁不要谁?要不要的标准除了爱,难道还有其他?”

    张至清说完跟妹妹进去,忽然抬头看见简敏敏就站在楼梯上,楼下看上去,只看见两只脚。张至清立刻将妹妹拦到身后,大声道:“妈,请你让开,我和妹妹收拾东西就走,不会死皮赖脸赖在这儿。”

    简敏敏蹲下身,一张脸惨白得不像人。她盯着兄妹俩问:“我不要你们?我不爱你们?”

    张至仪吓得抽搐起来,张至清扶住妹妹,抬头对着楼梯上的简敏敏大声道:“对!我们不是你们爱的结晶,从小你就恨我们,叫我大讨债鬼叫妹妹小讨债鬼,你从来只管公司账上的钱有没有到你口袋里,我们从小都是交给保姆养。你们有事情先把我们扔远远的,等你们出事了,一个闷声不响逃走,通知我们一声都没有,完全不顾我们死活。你呢,无非是等待害怕的时候需要我们支持,等事情完结就凶相毕露,你依然拿我们当小猫小狗看待。我们原本想听舅舅的话,给你机会,可是你让我们失望。你对别人不是肆意践踏,就是忘恩负义,为了我们自己的生存,我们不敢留在你身边,我们不敢再爱你。”

    简敏敏听得心碎的,很久无法说话。

    外面简宏成也听得清清楚楚,心说孩子说的也对,本来就没感情,互相在试探,一看简敏敏人品特差,当然是逃走。

    但简敏敏想了半天,大叫道:“简宏成,你滚进来。你给我说清楚,我到底爱不爱他们?你是不是在后面挑拨离间?”

    简宏成没理简敏敏。他看看拦在门口的保姆,看得出保姆心里也是分辨不清了。

    张至清冷冷地问:“你想扣住我们的行李?”

    “不,不是。”简敏敏想半天,也只能道:“我求求你们留下来,留到我去坐牢。这几天陪我。”

    张至清冷冷地道:“你再不让开,我打110报警。你该清楚你现在是取保候审,我报警你会是什么结果。”

    简敏敏听得倒吸一口冷气,更是心碎,但说什么也不敢再坚持,她一边下楼一边道:“行,让给你们,我外面等着去。”

    简敏敏经过兄妹俩身边时,张至仪拉着哥哥,张至清推着妹妹,两人退到墙边,远远离开简敏敏,仿佛简敏敏是瘟神。等简敏敏一出门,两人立刻飞窜上楼去收拾东西。

    简敏敏走到门外,看见简宏成就道:“你没死?没死刚才怎么不回话?看我好戏很满足是吧?”

    简宏成道:“我估计你这辈子活到今天也就爱你儿女两个人。可是你的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除了需要跟你讨生活的人,比你低很多阶的人,还有狗猫宠物,其他跟你平等的人很难消受你的爱。你孩子还小,怕你很正常。”

    “还小?大的读大学了。人能做出报警把亲妈捉牢里去的事吗?”

    简宏成道:“你能把你爸逼死,小孩子们可都看着有样学样呢,你倒是想过没有?他们能长现在这样子,幸亏你早早把他们送出国,与你们这两个坏榜样隔离开。尤其至清,除了自保,他还得保护妹妹,多点儿风吹草动的警惕难免。你今天别逼他们了,他们是你孩子,是骨肉,逃不掉。你安心坐牢好好学做人,我替你照顾你儿女,让他们安心学习生活。你们都需要点儿安心,别活得惊弓之鸟一样。”

    简宏成嘴上说,心里厌恶,他恨简敏敏法院里消费宁宥,可事到临头,他只能这么处理。

    可简敏敏魂不守舍地想半天,道:“不,我不坐牢。我要上诉。花多少钱都不坐牢。”

    简宏成淡淡地道:“知道宁恕怎么坐牢的吗?**。你知道有多少只眼睛盯着你吗?你要是敢二审**,你一样结局。”

    简敏敏浑身一震,心里才明白一审时简宏成宁可出高价律师费也不肯给法官塞钱。“我只能乖乖坐牢?”

    “你找律师上诉一下吧,万一呢。但一般二审不太会变。”

    简敏敏两只眼珠子一动不动盯住简宏成,盯好一会儿,慢慢软倒,坐到地上。“我能信你吗?”声音里有了哭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