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朵珠花

时间:2021-06-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三少爷的剑(全文在线阅读)   >   第35章 一朵珠花

 

忽然已到了曹寒玉和夏侯星的眉睫间。

没有人能招架这一剑。他们也只有向后退,退得很快,退得很远,夏侯星掌中的剑也已撒手。

铁开诚眼睛盯着他们,嘴里却在问谢晓峰,你还能出手?

谢晓峰道:“我还没有死。”

铁开诚道:“刚才那一剑,是你创的剑法,我使出那一剑,只因为要救你。”

谢晓峰明白他的意思。若不是为了要救谢晓峰,他宁死也不会使出这一剑的。

铁开诚道:“所以你也不必谢我,救你的是你的剑法,不是我。”

曹寒玉忽然冷笑,道:“现在你救了他,等一等谁来救你?”

铁开诚转脸去看他的镖师。那其中有很多都是曾经和他共过生死患难的伙伴,有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可是现在他的目光从他们脸上看过去时,每一张脸都全无表情,每个人都好像变成了个木头人。

铁开诚的心沉了下去,心里忽然充满了愤怒与恐惧。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他旗下所有的镖师都已被人收买了。

他的红旗镖局早已名存实亡。

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曹寒玉大笑,挥剑,用剑尖指着他:“杀!”

“谁杀了他们都重重有赏。”

“铁开诚的头颅值五千两,谢晓峰的一万。”

× × ×

镖师们立刻拔刀。红灯映着刀光,刀光如血。

谢晓峰、铁开诚,并肩而立,冷冷的看着刀光向他们挥舞过来。如果在平时,他们根本就不会将这些人看在眼里,可是现在他们一个身负重伤,一个力气将尽,就算将这些叛徒全都刺尽杀绝,也绝对无法再对付曹寒玉和袁氏兄弟的三柄剑了。

──一个人到了自知必死时,心里会想些什么?

谢晓峰忽然问:“你在想什么?”

铁开诚道:“我不服气,你的头颅,为什么要比我贵一倍。”

谢晓峰大笑。

大笑声中,墙外忽然有个人凌空飞坠,冲入了刀光间,两根拇指竖起,一指朝天,一指向地,大声道:“天地幽冥,唯我独尊!”

“天地幽冥,唯我独尊!”这八个字就像是某种神秘的符咒,在一瞬就令挥舞的刀光全都停顿。

这个人是谁?

几十个人,几十双眼睛,都在吃惊的看着他。

他的脸也像谢晓峰一样,苍白、疲惫憔悴,却又带着种钢铁般的意志和决心。

“是你!”

谢晓峰、铁开诚、曹寒玉、袁氏兄弟,五个人同时说出这两个字,可是音却不同。

铁开诚的声音里充满惊奇。

曹寒玉和袁氏兄弟不仅惊奇,而且愤怒。

谢晓峰呢?

谁也无法形容他说出这两个字时心里是什么滋味。

什么感觉。

因为这个人竟是小弟。

× × ×

又有谁知道小弟心里是什么滋味?什么感觉?

曹寒玉已经在大声问:“你来干什么?”

小弟道:“来要你们放人。”

曹寒玉道:“放谁?是铁开诚?还是谢晓峰?”

小弟道:“是他们两个人。”

曹寒玉冷笑,道:“你凭什么要我们放人?你知道这是谁的命令?”

小弟也在冷笑,忽然从怀中拿出根五色的丝绦,丝绦上结着块翠绿的玉牌。

曹寒玉的脸色立刻变了。

小弟道:“你认得这是什么?”

曹寒玉当然认得,只要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认得。别人脸上的表情也跟他一样,惊奇中带着畏惧。

小弟再也不看他一眼,慢慢的后退,退到谢晓峰身旁:“我们走。”

谢晓峰转过脸,看着铁开诚:“你也走?”

铁开诚沉默着,终于点了点头。

他只有走。

要在一瞬间断然放弃自己多年奋斗得来的结果,承认自己彻底失败,那不但困难,而且痛苦。

可是他知道自己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 × ×

要人眼看着一条已经被钓上钩的大鱼再从自己手里脱走,也是件很痛苦的事。

可是没有人敢阻拦他们,没有人敢动。

那块结着五色丝绦的玉牌,本身虽然没有追魂夺命的力量,却代表着一种至高无上,生杀予夺的权力。

× × ×

门外有车。

快马、新车。那当然是小弟早已准备好的,他决心要做一件事的时候,事先一定准备得极仔细周密。

车马急行,车厢里却还是很稳。

谢晓峰斜倚在角落里,苍白的脸已因失血过多而显得更疲倦、更憔悴。可是他眼睛里却在发着光。

他兴奋,并不是因为他能活下来,而是因为他对人忽然又有了信心。

对一个他最关心的人,他已将自己的全身希望寄托在这个人身上。

小弟却盯着铁开诚,忽然道:“我本不是救你的,也并不想救你!”

铁开诚道:“我知道。”

小弟道:“我救了你,只因为我知道他绝不肯让你一个人留在那里,因为你们不但曾经并肩作战,而且你也曾救过他!”

铁开诚道:“我说过救他的并不是我。”

小弟道:“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你们的事,跟我全无关系!”

铁开诚道:“我明白!”

小弟道:“所以你现在还是随时都可以找我算账。”

铁开诚道:“算什么账?”

小弟道:“镖旗……”

铁开诚打断了他的话,道:“红旗镖局早已被毁了,哪里还有镖旗?”

他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悲痛和感伤:“镖旗早已没有了,哪里还有什么账?”

谢晓峰道:“还有一点帐。”

铁开诚道:“什么账?”

谢晓峰道:“一朵珠花。”

他也在盯着铁开诚:“那朵珠花真是你叫人去买的?”

铁开诚毫不考虑就回答:“是。”

谢晓峰道:“我不信!”

铁开诚道:“我从不说谎。”

谢晓峰道:“铁义呢?他有没有说谎?”

铁开诚闭上了嘴。

谢晓峰又问道:“难道那个女人真是你的女人?难道铁义说的全是真话?”

铁开诚还是拒绝回答。

小弟忽然插嘴,道:“我又看见了那个女人。”

谢晓峰道:“哦!”

小弟道:“她找到我,给了我一封信,要我交给你,而且一定要我亲手交给你,因为信上说的,是件很大的秘密。”

他一字字接着道:“红旗镖局的秘密。”

谢晓峰道:“信呢?”

小弟道:“就在这里。”

× × ×

信是密封着的,显见得信上说的那件秘密一定很惊人。可是谢晓峰并没有看到这封信,因为小弟一拿出来,铁开诚就已闪电般出手,一把夺了去,双掌一揉,一封信立刻就变成了千百碎片,被风吹出了窗外,化作了满天蝴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