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楼船要挫胡儿锐 水战初扬大汉威(4)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众军官叹道:“元帅高瞻远瞩,确非我辈可及。”但经过这么一番延阻,金国的水师早已走得远了,虞允文虽然打了胜仗,但从总的兵力说来,金国在长江上的水师力量,还是比虞允丈大得多。虞允文准备尚未充分,决战时机未到,也不敢偏师深入,追得大远,当下鸣金收兵,返回基地。

    这一战击沉了金国五条战船,杀伤敌人数百,虽是小胜,但宋师在屡败之余,得此一捷,士气大振,当晚摆下了庆功宴,蓬莱魔女也做了庆功宴上的上宾。

    虞允文举杯向一众军官说道:“只要咱们不怕敌人,敌人就怕咱们,经此一役,你们也可以知道了,金虏虽强,也并非不可战胜的,今日咱们不过牛刀小试,他日金虏南侵,愿诸君更立大功,打到江北,与中原父老一同,再开更大的庆功宴。”军官们欢腾奋发,齐声说道:“不错,我们一定追随元帅,继承岳少保的遗志,直捣黄龙!”蓬菜魔女这才明白,虞允文开此庆功宴,意义还不仅仅在于祝今日之小捷,而在鼓舞军心,戳破“金兵不可战胜”的神话,心道:“这虞允文真有大将之风,看来比耿京还胜一筹。”

    但在酒酣耳热之际,蓬莱魔女也听到军官们一些愤怒的说话,指责胡廷的腐败,权贵的横行,而且“主和”的“议论”,也还没有完全被压下去,就在不久之前,还有一个金国的使臣到临安诱降,受到宋高宗非常优厚的礼遇。

    第二日蓬莱魔女便向虞允文辞行,虞允文知道耿照与她相熟,便命耿照代送一程,又为蓬莱魔女准备了干粮和过关的文书,亲自送出辕门。

    蓬莱魔女这时方始有机会得和耿照单独相处,在路上问耿照道:“你到了江南之后,可见过华大侠华谷涵吗?”耿照道:“没有见过,但我知道他的消息,想必此时还在临安。”接着说道:“他是上月中旬到临安的,金人南侵的消息,就是他托现任的江淮制置使刘锜代为密报朝廷的,刘锜本来举荐他,他不愿为官,始终不肯露面。后来刘锜奉命赴江淮督师,临行前和他见过一次面,他说在临安还想逗留一些时候,等待辛弃疾来了再定行止,”蓬莱魔女放下心上的石头,寻思:“我只要到了临安,总不难找着辛弃疾和华谷涵了。”问道:“这刘锜是你的虞将军的顶头上司,此人如何?”耿照道:“在南宋的许多将领之中,算得是个庸中佼佼、铁中铮铮的人物。”

    谈了一会,耿照忽地讷讷说道:“柳女侠,我也想向你打听一个人。”蓬莱魔女道:“可是要问你的珊瑚妹子?”耿照道:“不错,她那日不辞而行,留书与我,说是要跟随你的,怎么不见她与你同来?”

    蓬莱魔女叹口气道:“珊瑚的心事你还不明白?她是为了要成全你和秦姑娘,故而藉辞出走,只怕她今后也不会见你了。”

    耿照神色黯然,喟然说道:“珊瑚妹子对我如此体贴入微,真是令我又是难过,又是感激。”蓬莱魔女道:“秦姑娘我也见过了。”

    耿照又是心头一震,连忙问道:“她和你说了些什么?”蓬莱魔女道:“她的心事正与珊瑚一样,那也不必细说了。”耿照眼圈一红,低声说道:“都是我的不好,害了她们了。”蓬莱魔女道:“这也怪不得你,她们两人在我的面前,也没有埋怨过你一句半句。”耿照黯然叹道:“唉,这都是造化弄人。只不知今生今世。

    我还能够再见她们么?”蓬莱魔女道:“这个我或者可以帮你个忙,只是我先要间你一句,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要知道你只可以娶一个人为妻,另一个人就只能当作姐妹了。”蓬莱魔女说得非常坦率,耿照心乱如麻,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回答。要知耿照本来是与秦弄玉心心相印,虽未朗言,却早已是情丝暗系了的。但经过了几场意外的变故,误会重重,情侣变作了仇家,而在这段时间之中,珊瑚闯进他的心中,在不知不觉之间,两人的情苗又已暗暗茁长,待到他和秦弄玉误会冰消,这已经茁长的情苗,也很难说要拔除便能拔除了。

    耿照黯然无语,良久,良久,方始说道:“我不知道。但我情愿终身不娶,将她们两人都当作姐妹一般。”蓬莱魔女微喟道:“这么说,我也很难给你们解开这个结子了,只好听其自然吧。”

    因此,蓬莱魔女也就不把珊瑚已到江南的消息透露,免得更扰乱耿照的心神。

    两人分手之后,蓬莱魔女从耿照的事情联想到自己身上,心道:“他是被命运所播弄,我却是自己委决不下。唉,看来我也只有学他一样,终身不谈嫁娶,以丫角终老江湖了。”武林天骄与笑傲乾坤的影于,相继在她心头泛起,眼前摇晃,蓬莱魔女惘惘然独启赶路。蓬莱魔女有虞允文给她的文书,通过关卡,一路无甚麻烦。过了几天,便已进入内地。江南山清水丽,天下闻名,蓬莱魔女放目浏览,但见田亩纵横,港汉交错,平畴远山,云影波光,处处如画。蓬莱魔女长处北国山区,初次见识江南的水乡情调,忧郁的心境也稍稍宽舒。但来到江南,却有一样不便,在北方,一个单身女子出门,很是寻常,在南方却是少见,尤其像她这样装束,腰悬佩剑,肩插拂尘,道姑不像道姑,卖解不像卖解,更为惹人注目,有时在凉亭小歇,还会有人来问长问短。这一日,她正在路上行走,忽听得马铃声响,回头一看,只见是两个雄纠纠的武夫坐在马上。

    那两武夫看见蓬莱魔女这样的装柬,坳坳狐行,也似颇为诧异,忽地打一个呶哨,把跨下的坐骑催得更快,来势如风,竟是向蓬莱魔女直冲过来。按说有妇孺在路上行走,骑马的应该小心谨慎,最少也该放缓马蹄,让对方有余暇闪避才对,但这两个人竟似有心要碰翻蓬莱魔女似的,横冲直撞毫无顾忌。蓬莱魔女大怒道:“岂有此理,是这样骑马的吗?”说时迟,那时快,那两匹马已是一阵风似的驰到面前,这才“唰”的一鞭打下,喝道:“闪开!”蓬莱魔女焉能给他打中,身形一晃已是斜窜一丈开外,那两骑马从她身边擦过,马上的武夫哈哈大笑。他们哪里知道,蓬莱魔女是不想惹事,所以才没有惩戒他们。

    但这么一来,蓬莱魔女也不由得动了火气,心想:“我初到江南,不想多惹麻烦,你却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好,好歹也让你们知道一点厉害。”取下拂尘,迎风一挥,暗运内力,将儿条尘尾甩出,经过她上乘内功的运用,这几条细如游丝的尘尾,去势如矢,其利如针,恰恰射中那两骑快马的臀部。这一下,当真有如给利箭射中一般,两匹坐骑“蹦”地跳了起来,冲到了路旁的水田里去,登时把那两个武夫掼下马来,幸而他们骑术精良,在栽卜马背之际,连忙勾着踏蹬,这才不致全身坠下水田,但身上也已沾满了淋漓的污泥浊水,其中一人,头下脚上,脚勾着踏蹬,大半个头颅,已浸入水田,更为狼狈。蓬莱魔女哈哈笑道:“你们的骑术真是精妙得很啊,怎么跑到水田里去了?”那两个武夫情知受了蓬莱魔女的暗算,但是怎么样的“暗算”,他们却还莫名其妙,心中大惊,不敢还嘴,慌忙翻过身来,骑上马背,费了不少气力,哼也不敢再哼一声,便自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