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烈火克敌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卷 第八章 烈火克敌

今年的霜雪来得特别迟,草原上仍是绿草如茵,大小湖泊星星点点缀于其上。
  这片沃原位于黄河支流与主流间,濮水贯穿而过,由这两大水系分出百多条河流灌溉沃土,长短河流银线般交织在一起,牧草茂美,处处草浪草香,地跨草甸草原,是森林草原和干草原地带。
  大队车马在直伸往天际、仿似一大块碧绿地毯的平坦草原缓缓推进。
  虽是沃野千里,但仍是块未开发的土地,只居住了少数的牧民,他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像赵境内漂亮的白夷族,我行我素,并不接受政府的管束。
  这处盛产牛、马和鹿。穿行其中,不时见到它们结队在远处奔驰或徜徉吃草。
  但此原始区域,亦是猛兽横行的地方。
  最可怕的是野狼群,不时追在队伍的前后方,一点都不怕人。
  项少龙派出了十队五人一组的侦察队伍,探察远近的原野,以免给敌人埋伏在长草区或灌木林内。
  三天后,地势开始变化,眼前尽是延绵起伏的丘陵,杂草大量生长,铺满了地榆和裂叶蒿,大大拖慢了他们的行程。
  项少龙大感不妥。
  以嚣魏牟凶名之着,若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绝不会无知到连他们大战灰胡都茫然不知,至少也抓得几个“逃贼“来拷问,从而掌握到他们的行。
  假设这推论正确,那嚣魏牟定是一直跟蹑着他们,等待最佳下手的时刻。
  他们会在那里动手呢?
  至正午时分,答案终于出现了,那是横亘前方的一座大山,唯一的通路是长达三里的一道狭隘。
  项少龙看得眉头大皱,沉吟片晌,召了成胥、乌卓和查元裕来,道:“假若我猜得不错,嚣魏牟和他的人定在峡谷里等待着我们。“
  成胥点头道:“探子的回报说,若有人埋伏两边崖壁上,只是掷石便可使我们全军覆没。“
  查元裕苦着脸道:“这里处处丘峦草树,敌人若在上风处放火,只是那些浓烟便可把我们活活呛死。“
  项少龙笑道:“浓烟只能对付没有预备的人,元裕你立即发动全部人手,将这个山头和斜坡的草树全部除去,又在坡底挖掘深坑,引附近的溪流进坑里,把营地团团围着。山头则联车为阵,保护营地。同时营地里准备大量清水,每营至少两桶,每人均须随身带着布巾一类的东西,遇上浓烟时,沾水后铺在脸上,便可不怕烟呛了。“
  查元裕正要行动,项少龙又把他唤回来,道:“吩咐所有人把战甲脱下,免得影了行动!“
  查元裕领命去了。
  项少龙和成胥、乌卓研究了一会后,正要去找赵雅、赵倩,少原君在几个家将陪同下,兴冲冲赶来道:“项少龙!为何停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怎样对抗敌人的火攻?“
  项少龙冷冷道:“你喜欢的话,便自己过峡谷吧!恕我不奉陪了。“
  少原君双目差点喷出火来,沉吟一会后,当然不敢冒险,改口道:“进既不能,便应后撤至安全地方。“
  乌卓忍不住道:“尚有三个时辰便日落了,山路又难走,若撤至进退不得的地方,不若.。“
  少原君怒喝道:“闭嘴!那有你这奴材插口的资格。“
  乌卓色变,手按到剑把上。
  项少龙一手搭上乌卓的肩膊,微笑道:“公子弄错了,乌卓是我的战友,他的话便等若我的话。“
  成胥亦冷笑道:“谁说的话有道理,我们便听谁的。“
  少原君气得脸色阵红阵白,怒气冲冲地走了。
  乌卓感激道:“能和孙姑爷并肩作战,实是生平快事。“
  项少龙亲切地拍了拍他,才放开他的肩膊,望往峡谷道:“只要能守过今晚,我便有把握对付嚣魏牟布在峡谷上的伏兵。“
  成胥道:“照我估计,嚣魏牟的人手绝不会比我们多,否则早在路上对我们强攻了。“
  又谈了一会后,项少龙往见雅夫人。
  小昭等刚竖起营帐,见他到来,纷纷向他施礼。
  看着这些如花似玉的少女,项少龙心怀大畅,和她们调笑后,入帐见雅夫人。
  雅夫人欣然迎上,任他放肆一番,拥坐席上道:“少龙!有些说话雅儿不吐不快,请勿见怪!“
  项少龙笑道:“你定想问我和赵倩的关系,放心吧!她仍是处子之身。“
  雅夫人道:“可是你挑起了她的情火,她怎肯嫁到魏国去,我们还到大梁干什么呢?“
  项少龙淡淡道:“自然是去偷《鲁公秘录》哩!“
  雅夫人嗔道:“少龙!“
  项少龙失笑道:“我知你想说:若信陵君明知我们要去偷他的《秘录》,自不会教我们得手,是吗?“
  雅夫人狠狠在他肩头咬了一口,气得说不出话来。
  项少龙抚着她的香肩,安抚道:“信任你的夫君吧!在这尔虞我诈的时代里,只可随机应变,说不定鱼与熊掌,两者兼得。嘿!我像很久没有和你行房了。“
  雅夫人媚声道:“是没有‘行营‘,那来‘房‘呢?“
  项少龙尚未有机会回答,小紫的声音在外唤道:“成副将请项爷立即出去!“
  项少龙叹了一口气,向雅夫人道:“定是少原君这家伙又闹事了。“
  不出所料,少原君召集家将,一意孤行,要自行撤离这山头。
  项少龙到达时,平原夫人正苦口婆心地劝爱儿打消这念头。
  少原君见到项少龙,更是怒发冲冠,暴跳如雷道:“我才不陪人送死,这里山林处处,敌暗我明,我们能守多久?只有对军事一无所知的愚人,才会做这和自杀相差无几的蠢事。“
  平原夫人气道:“你有什么资格批评人呢?你能破灰胡的大军吗?那天灰胡攻来时,你除了躲在帐内,做过什么出色的事。“
  少原君想不到母亲当众揭他疮疤,脸子那挂得住,点头道:“好!现在你完全站在外人处了,还反过头来对付自己的儿子,由今天开始,我再没有你这种娘亲。“
  “啪!“
  平原夫人怒赏了他一记耳光,浑身抖颤道:“你给我再说一次!“
  少原君抚着被打的一边脸颊,眼中射出狠毒的神色,眼珠在她和项少龙身上打了几个转,寒声道:“有了奸夫,还要我这儿子作甚!“举臂高嚷道:“孩儿们!要活命的随我去吧。“
  平原夫人气得脸无血色,叱道:“谁也不准随他去,这个家仍是由我作主,何时才轮到他说话。“
  众家将一言不发,但谁都知道没有人会随少原君冒险离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