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千万别把我当人(第二十章)

时间:2021-05-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千万别把我当人(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你认为有什么问题吗?”

  1373刘顺明、孙国仁并排蹲在茅坑上,挽着裤腿,手里各拿着一张撒成两半的报纸,抽着烟,边用劲边低声交谈。

  “我觉得没什么理由中止对元豹的工作。”刘顺明说,“虽然我觉得唐元豹这个人思想很成问题,但还没有产生激烈的对抗情绪,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是呵,过去我最担心的就是这点,怕他对我们怀恨在心。现在看来还好,消极是消极了点,只要没发展到反动,也许正好给了我们可乘之机。”

  “他让我很感动,中国人民就是这样百折不挠绝处逢生韧性十足永远能给自己找到一个台阶也许这正是我们这个民族生生不息绵延不已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重要原因。”

  “多好的人民,我们要不干点什么真是辜负了这片得天独厚的土壤。”“那样,先烈们的血才算是白流了呢。”

  两人长嘘短叹地感慨一番,又回到现实中来。孙国仁鬼鬼祟祟地对刘顺明说:“你觉得赵航宇这个人怎么样?”

  “挺好。”刘顺明警惕地看了眼孙国仁,“作为一个人是有些毛病,但作为一个领导,我们已经不能对他有更高的要求了。”“你没觉得他最近情绪有点不对头吗?”孙国仁高深莫测地盯着刘顺明,语意暧昧地问。

  “你什么意思吧:直说,咱们哥儿俩有什么不能明说的?”

  “我倒也没其他意思。按说嘛,一个人有权表示自己的情感,但作为一个领导,过多沉溺在个人感情中,实在是有点危险。对工作的影响要超出个人的范围。需要总领全局嘛,老哭哭啼啼的象什么样子?工作也不做,不是吃吃喝喝,就是吟词写字。”“是呵,赵老是有点混同于一般老百姓。”刘顺明沉思地说。“实际上。”孙国仁吸了口烟。“这段工作也基本上是由你主持。我看没了别人指手划脚,我们也干的挺好。”

  “甚至更好。”孙国仁笑了,意味深长地瞅了刘顺明一眼:“赵老喜欢诗词,我看就让他专心研究诗词岂不更好?”

  刘顺明也笑了:“养养花喝喝粥,多活几年,那些操心劳神的事就让年轻人多干干吧。”

  “我真替赵老担心。”孙国仁忠恳地说,“他再也不能受刺激了——白度的事后他老了一截。”

  “这种国家的活宝死一个少一个——再也不能减少了。”

  “要象抢救濒临灭绝的珍禽异兽一样重视起来,严加保护。”“哪怕是划出一块自然保护区。”

  两人哈哈笑着,用报纸草草擦了擦屁股,提上裤子站起来。“同志好哇,怎么样?星期天都休息得好吧?”

  赵航宇满面春风地提着包走进会计室,理所当然地走到会议桌顶端的位子上,一边从我里往外掏茶杯、茶叶筒和钢笔记事本,一边笑呵呵地同在座的人打招呼。

  “我这几天感觉好多了,读了些诗词,心胸开阔多了。自己也写了一些,一会儿念给大家听听,哈哈,献丑啦,请大家雅正,西洋参真是个好东西,我向大家推荐,都回去吃吃,吃完那感觉主是不一样,象穿了件大皮袄,十冬腊月光着膀子上街跑步硬是浑身直冒大汗。哈哈……”

  赵航宇在首位上坐下,问孙国仁:“小孙呐,今天开什么会呀?这么急急忙忙地把我找来,非要我参加不可吗?”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孙国仁坐在另一端的位子,冷冷地说。他回头找刘顺明:“人都齐了么?到齐了咱们就开会。”

  “全总”主任团的成员都在会议桌两旁就座,鸦雀无声。

  “今天的会什么议题?”赵航宇含笑用手敲着桌子,温和地对孙国仁说,“我这个主持人还不知道呢。”

  “今天的会由我主持。”孙国仁说,面向大家,“第一个议题,就是重新明确分工。鉴于我的职务有所变动,坛子胡同保安队司令的职务空缺,我提议由刘顺明恢复原任,现在表决……”“刘顺明恢复原任怕不合适吧?”赵航宇慢条斯理地说,“他是被公开逮捕抓走的。”

  “有反对的吗?没有——一致通过。”

  孙国仁低头念着打印的文件:“下面,第二个议题,为刘顺明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并推倒强加在刘顺明同志头上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有反对的吗?”“……没有——一致通过。”

  “胡闹!”赵航宇拍了桌子,“谁授权你们搞这些运动的?这么大个事连个招呼都不打,擅自决定,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组织原则?”“下面进行第四个议题:宣读给赵航宇同志的致敬信……”“突然袭击,完全是突然袭击。”赵航宇气得浑身哆嗦,手不停地抖,语不成句,“对自己同志怎么能这样……诸候起兵讨伐朝庭还要先发布檄文嘛……”

  “请你安静点,听我念信。”刘顺明对赵航宇说,拿着一张纸站起来,“敬爱的赵航宇同志,我们‘全总’主任团的全体成员在这里一致向您表示尊敬和谢意。在‘全总’成立的日日夜夜里,您废寝忘食,日理万机,戌马倥偬,马不停蹄,使尽了力,操碎了心,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毕生的精力。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碧血已结胜利花,怒向刀丛觅小诗。关山渡若飞,举杯邀明月;梦里乾坤大,醒来日月长;千里搭长棚,终须一君别;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得撒手且撒手。得饶人处且饶人;世上事终未了不了了之,落花流水春去也——换了人间,小舟从此去,江海寄余生;待到山花烂漫时,你在丛中笑……”

  刘顺明念得声情并茂声泪俱下,一干人听得也是唏嘘不已满腹惆怅。赵航宇一腔怒火化为一捧辛酸,早已是哭得死去活来:

  “我就不能扶上马,送一程?”

  “哪儿也别去了。”孙国仁拭着泪说,“今儿就家去,好好过日子吧。”“可是我不放心,这么大的摊子,你们能弄好吗?我老骥伏枥……”“弄不好还弄不赖么?怎么着也能跟您弄得差不多……送赵老回府。”两个保安队员进来、一左一右站在赵航宇两边。

  赵航宇还想再说什么,一看两个保安队员,一声不吭,乖乖站了起来,蹒跚着往外走。

  会议室里的人用掌声欢送着他。

  赵航宇手扶着扶手一步步往楼梯下蹭,两个保安队员跟着他,也不扶,看着他艰难下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