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楼船要挫胡儿锐 水战初扬大汉威(2)

时间:2021-05-1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虞允文身边忽然窜出一个少年军官,拔剑一样,只听得“喀嚓”一声,已把金国将军那枝箭削为两段。这军官随手取过一把铁胎弓,喝道:“金狗,你也接箭!”弓如霹雳,箭似流星,“嗖”的一声,也对准了金国的帅船射去。

    蓬莱魔女又惊又喜,原来这少年军官不是别人,正是耿照,耿照练过桑家的“大衍八武”,内力沉雄,这一箭隐隐带者风雷之声,劲道之强,又远在金国将军之上。

    那将军大吃一惊,正要拔剑抵挡,忽听得声如破竹,原来耿照那枝箭,却不是射他,而是射他船的帅旗,一箭射中旗杆,帅旗登时倒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金军惊惶喊叫声中,耿照的第二枝箭又已射出,这一枝箭对准了敌帅的咽喉。但不知怎的,就在他将弓弦拉紧,将箭发出的一刹那,忽地“噫”了声,手指微颤,这一枝箭就时不到敌船,而在中途掉下了。原来在那一刹那,他眼光一瞥,瞧见了敌船上玉面妖狐连清波的背影,不由得蓦地一惊,这枝箭就失了准头了。

    虞允文喝道:“来而不往非札也,发炮!”宋代已有制作简单用火药发射的火炮,但操作麻烦,携带不便,军中并不常用。

    虞允文叫手下所发的“炮”,却不是“火炮”而是“石炮”,名为”折冲机”的一种发射器,机关一扳,可将大石打出,在当时也算得是一种攻坚的利器了。

    只听得“轰隆”一声,大石落下,将金国帅船的船顶击破了一个大洞,又有两块大石落在船边,将浪花激起丈许多高,这只帅船虽然甲板坚厚,体积巨大,也不禁在风浪之中飘摇。金国将军吓得慌了,连忙叫道:“开船!”“帅”船上哆、哆、哆打起了收兵鼓,虞允文的船队乘势攻击,登时把金国的水师冲得七零八乱,有些船只被俘,有些则被击沉,但玉面妖狐所在的那只帅船,却争先逃了。

    这时蓬莱魔女那只船已是火光融融,火舌从四边卷瓜蓬菜魔女提起舱中所贮的食水,一桶一桶地朝火头浇去,在她站立的数尺方圆之内,积水数寸,一时尚未着火,但火势正旺,相形之下,无殊杯水车薪,济得甚事,不消多久,舱中所贮的食水都已用完,火势仍在蔓延不已,船舱甲板亦已烧裂,江水也灌了进来,在水火夹攻之下,这只大船渐渐倾侧下沉。蓬莱魔女叹了口气,已是无能为力,心道:“我得见官军打了一场胜仗,死也值得了。”

    正在这性命俄顷之际,烟雾弥漫中,忽见一只牛皮筏子,疾如奔马,而来,筏子上只有耿照一人,大声叫道,“柳女侠,接着!”“呼”的一声,一条数丈长的铁链抛出,蓬莱魔女疾忙抓看铁链,就似荡秋迁似的,倏地从火焰之中腾起,耿照将铁链一收,蓬莱魔女在半空中一个转身,己是轻轻巧巧地落在耿照的船上。原来耿照认出了是蓬莱魔女,在帅船上放下这只筏子,急忙赶来的。这条铁索是帅船上系锚的铁链,三丈多长,数十斤重,幸亏耿照近来功力大增,这才使得它动。

    蓬莱魔女死里逃生,惊喜交集,道:“幸亏碰上了你,辛将军呢?”耿照道:“辛大哥正在临安等候皇上召见。义军奉命驻扎江阴。这里采石矾驻扎的是虞允文将军的部队。”蓬莱魔女道:“你怎么不与义军一起,却到了虞允文军中?”耿照道:“我是奉命带了一队人来跟虞将军学习水战的。义军从前只会在陆地上打仗,若不加紧熟习水战将来怎能在长江拦击敌人?”蓬莱魔女面上一红,说道:“不错,我今日吃此大亏,都是不识水性之故,今后我也可得好好地学学了。”

    耿照道:“柳女侠,你是怎地碰上了敌人的?你这条船似乎不是金国水师的船只?”蓬莱魔女道:“我是先误上了贼船,后来又受到金虏的包围。”当下将经过说了一遍,耿照诧道:“这么说来,你是碰上了长江著名的水贼闹海蚊樊通了。你怎么和他结上了梁子了?”蓬莱魔女道:“我也是莫名其妙。这樊通是什么人,和金虏有勾结的吗?”耿照道:“这倒不是。他们是长江最大的一股水寇,正舵主是闹海蛟樊通,副舵主是翻江虎李宝。

    他们这一股专在江面上劫掠客商的船只,平日若是碰上了金、宋两国的水师,水师势力比他大时,他们就闻风而逃,若是只碰到水师的零星船只,他们就不管是敌国或是本国,都要掳船抢人的。不过,近来长江风声骤紧,人人都知道金国即将倾国南侵,江上的客商船只差不多都已经绝迹,这樊通找不到生活,和金人勾结,那也是说不定的。”蓬莱魔女暗暗纳罕,心道:“难道这些水寇把我当作寻常的客商行劫?但他们却又分明知道我身份来历的呀。我与这樊通无冤无仇,他却要把我置于死地,这可真是奇怪了。”

    蓬莱魔女道:“什么闹海蛟、翻江虎暂且不必理他,那玉面狐妖也在敌船之上,你可见到了么?”耿照面上一红,说道:“见到了。”蓬莱魔女道:“那还不赶快去追?”耿照道:“虞将军已率水师追击了。我和你先上帅船见虞将军吧。”牛皮筏子轻便迅速,趁着顺风,不一会就追上了虞允文的大船,船上放下绳梯,将他们扯上去。

    虞允文甚是次喜,说道:“柳女侠,久仰大名,今日幸会。

    日前幼安(辛弃疾)兄路过,曾与小可相会,盛赞女侠忠肝侠骨,本领高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虞允文谦和有礼,毫没将军架子,蓬莱魔女也暗暗心折,说道,“朝廷有虞将军在,何愁胡马渡江?”

    虞允文哈哈笑道:“我闻金主亮曾出大言,说他有百万精兵,投鞭足以断流,天堑何难飞渡?我倒要看他如何飞渡,我只有一万数千乌合之众,他若渡江,我倒要碰一碰他那百万大兵。”

    蓬莱魔女道:“虞将军无乃过谦,你手下土卒,无不以一当百,怎说是乌合之众?”耿照笑道:“虞将军此言倒并不假,这一万数千之众,的确是七拼八凑集成一军的。说起这支军队凑合的经过,还当真是令人又好笑、又痛心呢!”蓬莱魔女道:“怎么?”耿照道:“自从全国即将南侵的风声传出,原来的江防军各地将领,十之七八,弃军而逃,好在士兵倒是同仇敌忾,大都集结不散,要求抗金。虞将军将他们收编,又招集了好些义民,这才凑成这支军队的。朝廷还诸多掣肘,虞将军的处境,也实是艰难呢。”虞允文正容说道:“忠君报国,死而后已。耿兄不可妄论朝政,只求尽其在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