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破镜难圆犹有恨 画图传讯费思量

时间:2021-12-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111章 破镜难圆犹有恨 画图传讯费思量

    这是武林天骄的萧声。蓬莱魔女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如今“得来全不费功关”,焉能不喜?但听这萧声宛如游丝袅空,若断若续,分明是有中气不足的征象,蓬莱魔女又不能不暗暗吃惊了。要知武林天骄是个内功深厚的人,他吹出来的萧声绝无中气不足之理,除非他正在和强敌搏斗,那人的本领在他之上,他的真气大受消耗之后才会如此。武林天骄那支暖玉萧是件宝贝,从萧中吹出来的罡气可以克敌制胜,故而武林天骄对敌之时常以萧声助攻,这是蓬莱魔女知道的。但如果对方的本领比他高强,他制不了敌人的话,自己便有可能反受内伤。

    蓬莱魔女是个武学大行家,一听便明其理。一惊之下,连忙施展“八步赶蝉”的绝顶轻功,飞奔上山。山上雪滑,上官宝珠的轻功虽也很是了得,但在大病初愈之后,却赶不上蓬莱魔女,转眼间她给远远甩在后面。

    蓬莱魔女上了山头,面前是一个形如笔架的山峰,到了这山峰中间的一个凸出来的坳口,仰头上望,已经可以看见峰顶的情况。

    只见和武林天骄交手的是一个老婆婆,这老婆婆使的是一根龙头拐仗。蓬莱魔女站立之处距离峰顶还有十数丈高,已是可以听得见沙飞石走的呼呼风响,搏斗的激烈可想而知。

    峰顶上共有五个人,除了正在剧斗中的武林天骄和那老婆婆之外,还有三个人。站在武林天骄后面给他掠阵的是武士敦,在老婆婆那面的两个人,一个是身材高大的番僧。一个是白衣老者,这老者宠手袖中,意态悠闲地旁观,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看这情形,对方乃是胜算在操,故而并不倚仗人多,就让这老婆婆和武林天骄单打独斗,武士教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帮主身份,对方既非群殴,他也当然只能给武林天骄掠阵了。

    蓬莱魔女发出一声长啸,加快脚步,飞跑上去。此时武士敦亦已发现了她,这一喜非同小可,连忙叫道:“柳盟主快来!”心里想道:“柳盟主来到,以三对三,纵然未能取胜,也不怕他们恃众凌家了。”

    那老婆婆横仗一扫,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武林天骄举萧一架,只听得一片铿锵,武林天骄斜跃三步,反手一指,正要施展“惊神指法”,用玉萧来代替判官笔点那老婆婆的穴道,那老婆婆却已是跳出圈子。

    只听得那老婆婆阴阳怪气他说道:“来的原来就是名震中原的绿林盟主柳清瑶么?俺老婆子倒想会会这位女中豪杰!”在她说话之时,那袖手旁观的白袍老者已是填上她的空档.挥袖一拂,便拂开了武林天骄的玉萧,轻描淡写地化解了他那一招点穴绝招。

    蓬莱魔女暗暗吃惊,心道:“哪里来的这几个武林高手,如此厉害!这老婆婆的功力已似比武林天骄稍胜一筹,那白衣老者的本领又还似在她之上,还有这未曾出手的番憎,看来也是一个劲敌。”要知武林中顶尖儿的高手寥寥可数,蓬莱魔女纵然不尽相识,亦知他们的家数来历、但这老婆婆和这白衣老者的武功她却是丝豪也看不出他们的门派渊源,心里自是不能不暗暗吃惊了。

    上官宝珠此时尚未来到,蓬莱魔女心里自思:“那番僧只怕就是宝珠的师叔猛鹫上人了。这老婆婆莫非,莫非就是……”她想起一个人来,心中疑惑不定。

    心念未已,这老婆婆已经到了地的面前,蓬莱魔女退后一步。老婆婆说道:“柳女侠有何吩咐,俺老婆子让你划出道儿好了。”意思即是蓬莱魔女想要如何比试,她都可以奉陪。

    蓬莱魔女道:“老前辈肯赐教,晚辈理该奉陪。但晚辈尚未识荆,却是不敢冒昧。”蓬莱魔女的意思是即使要打,也不该糊里糊涂的就打起来。因此要请这老婆婆说个明白。

    老婆婆哈哈笑道:“以武相会,何必留名?我的名字说给你听,你也不会知道。你若不愿与我见个真章,咱们‘点到即止’也行。俺老婆子只是想会一会后一辈的绿林盟主,并非是定要将你难为,你放心划出道儿来吧!”言语之间,傲气十足。

    武林中人较技有两个方式,一个是必须分出胜败,死伤在所不论的,称为“见个真章”;倘若只是在招数上分出胜负,并不伤人的,或只是用文比来定强弱的称为“点到即止”。这老婆婆以为蓬莱魔女是心存畏惧,害怕受伤,故而如此说法。

    其实这老婆婆也是有几分怯意,不想与蓬莱魔女“见个真章”。原来她和武林天骄斗了一场,甚是吃力。武林天骄的功力虽然稍逊于她,但武林天骄那变幻莫测的各种神妙武功却是非她所及。她一来是因为没有必胜武林天骄的把握,怕在猛鹫上人面前丢脸;二来她也是一向自负,以为在当今天下,她的武功纵然不能胜过所有的人,至少在女子之中己是无人能及她的了。因此当她知道柳清瑶是中原的绿林盟主之后,就存心要和她较量。由于这两个原因,她才舍了武林天骄,改斗蓬莱魔女的。不过,她也顾虑自己在斗了一场之后.未必就一定打得过蓬莱魔女,所以她也愿意只是“点到为止”。

    这老婆婆是如此想,却不知蓬莱魔女并非是如她所想象的那样要自己“划出道儿”。蓬莱魔女微微一笑,说道:“文比武比倒无所谓,不过,我有一件东西,想请老俞辈认一认。免得有甚误会,那就不好了。”

    老婆婆怔了一怔,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蓬莱魔女心想:“我且试她一试。”于是拿出青灵子给她的那半边镜子,在老婆婆面前晃了一晃,说道:“老前辈可认得这面镜子么?”

    老婆婆变了面色,说道:“这面破镜子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蓬莱魔女道:“是青灵子前辈交给我的。”老婆婆道:“你为什么要拿给我看?”蓬莱魔女诧道:“这不是本来是你的东西吗?青灵子老前辈要我送还给你的呀!”老婆婆冷笑道:“胡说八道。青灵子早知道我已经死了,他会要你将东西送给死人么?”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心道:“莫非这老婆婆是神经病?”心念未已,这老婆婆却又问道:“你究竟知道了多少事情?”蓬莱魔女寻思:“想必是他们夫妇之间的宿怨尚未消除。”当下说道:“我并不知道你们当初是因何分手的。不过一死百了,青灵子老前辈生前纵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你也应该原谅他了。他临终之时,对你倒是义重情深,极为牵挂的,请你看在你们女儿的份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