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9章(5)

时间:2021-01-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简敏敏话音刚落,今天负责做简敏敏保镖,同是充当执行人的两位朋友的朋友立刻出手,逼迫中年女出去。看着中年女完全无招架之力,简敏敏更加志得意满。她在想,消息什么时候传到简宏成那儿,只要简宏成气急败坏地来电,说明她找对人了。

    可来电的却是守在大门口的她朋友。“简姐,来了好几辆渣土车,把门堵了。”

    “哼,张立新是该报复了。”

    “不是,我在问,你听着啊……”过会儿,电话里传出噪杂的背景声,一个口音很重的男人在那边喊:“我们老板找不到你们老板,我们老板让我们堵你们的门,这是我们老板名片,你们老板自己找我们老板说话。”

    简敏敏的朋友拿了名片退回大门后面,一看清楚,立刻对简敏敏道:“这个老板惹不起呢,简姐,是江湖人。我让保安立刻送名片给你。”

    简敏敏大惊失色,正好,家中保姆也大呼小叫地来电说有凶巴巴的人上来敲门找张立新,直到闯进门把整个房间搜遍没人才肯走。简敏敏心中完全没头绪,不知道对方是哪一窝马蜂,她怎么就捅到了那窝马蜂。

    很快,保安将名片送到。她一看头衔就心慌了,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听说过这个人。绝对是惹不起的主。她完全不敢耽误,当即电话过去。“才……才总,您找我?”

    “你是谁?”

    “我是新力集团新老板,我姓简,张立新刚退出管理。您找我?”

    “嗯,我找的是新力集团的老板,我不管老板是谁。张总昨天以新力集团名义问我借了九千万,钱已经全部十万火急打到你们集团账户上。现在你们在市区的一套商厦抵押在我手里,证照都在我手上。我问新力集团老板,你打算怎么处理那借条,我要你个态度,一句话。”

    什么?张立新昨天紧急借九千万?简敏敏完全哑了,脸色顿时煞白。

    那边,阿才哥追着问:“听着没有?说话啊。”

    简敏敏颤抖着道:“让我查一下,只要是新力集团手续齐全的借条,我当然认。”

    “行,你查,查清楚。什么时候查清楚,什么时候给我个书面保证,我什么时候把土方车开走。”

    通完电话,简敏敏眼睛发直,瘫坐在沙发上——

    宁恕终于将上司送回宾馆休息。他赶紧打开手机,见里面有好几只未接来电与短信,大多数是阿才哥的,有一条短信则显然来自堵他车的女孩,只有一家酒吧名。宁恕毫不犹豫地回了一条:还在开会,对不起。便心无旁骛地查看阿才哥的短信。

    “还开会?开完立刻开手机,很多事。”

    “粗人又忘记说谢谢、请。新力集团变天了。老婆赶走了张立新。我拿几辆泥头车堵了新力大门。”

    “我只好连夜赶回家。你赶紧给我电话。”

    宁恕的脸色随着短信页面的翻动而瞬息万变,等看完短信,他在车里仰天大笑。他千算万算,也绝算不到简家竟然发生内乱,大好时机轻易递送到他的面前。简敏敏抢回集团主导权?他眼前飞舞起简敏敏一次次上门打骂的恶形恶状,多么清晰。他在大笑中狠狠吐出一句:去死!他不知道,夜色中,他的脸色不知多狰狞。

    宁恕并不急着给阿才哥回话,他需要赶去现场,享受提前到来的复仇的快感。他在夜色中起步,将GPS定位到新力集团。黑色的车子很快驰出明亮的城市,投入黑暗的郊野。宁恕在仪表盘的光亮照射下,抑制不住地微笑。

    很快,宁恕赶到现场。

    新力集团大门前,巨无霸似的货车并排停放,只余不到一米的豁口可供人进出。集团保安室门口的路灯都越不过高高的车厢,车厢后面拉出一片大面积的阴影。宁恕的车子毫无困难地钻进那阴影里,他降下一半车窗,将车子熄火,放倒车椅,美美地享受这人造的黑暗。即使黑影中停着一辆并未熄火的轿车,突突的声音一直响在耳边,他也暂时顾不上了。

    一会儿,一位壮汉走过来拍窗询问:“喂,你来干什么?”

    “我是阿才哥的朋友。麻烦你,挡住我的车牌。”宁恕这才露出一贯矜持的微笑,从稍微放倒的车椅上直起身子,给阿才哥打电话。“阿才哥,我看到一排渣土车停在新力集团门口,光那排场,就足够震撼。简直是压倒性的气势。”见到宁恕给阿才哥打电话,来人立刻出手挡住宁恕的车牌。

    “啊,你总算开手机。怎么样,你看怎么办,我的钱会不会出问题?刚才电话里的意思,那婆娘完全不知道张立新问我借了钱,这又怎么回事?我还到处找不到张立新,他手机不是关机,估计都拔卡了,每次打过去都不在服务区,他想干什么?”

    宁恕转动车钥匙点火,升上车窗,这才道:“站在现场,看着现场,我想到张立新答应用极佳资产做抵押,甚至同意不近情理的利率,而且用假合同来证明偿还能力,这么多近乎自杀性的短期行为都指向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已经知道他老婆正在对他采取措施,他已经招架不住,他通过这种办法拿到一票现金撤离。同时,他把所有借贷程序都合法地做足,保障阿才哥您可以毫无障碍地向他老婆索债,最终拿到借款的抵押物,就是那幢他老婆死死抓住不肯卖的市中心商场,那商场是张立新岳父拼死保住的地盘,是他岳父家最重要的资产,是他老婆的命根子。他又拿到自己应得的钱,又恶心死他老婆,一箭双雕啊。我觉得阿才哥您借出的钱连本带息收回基本上不成问题,但想超额收回,却需要从长计议。”

    阿才哥在手机那头沉默了会儿,道:“听着有道理。照你这么说,他找我借,而不是找别人借,难道是因为我比较厉害,有办法让他老婆吃苦头?”

    “可能性极大。慢着,简敏敏出来了。简敏敏就是张立新的老婆。”

    “她什么样子?怕不怕?”阿才哥赶紧问。

    但宁恕没回答,他稍稍降下车窗,黝黑的眼睛透过车窗缝隙盯住简敏敏。简敏敏是从那不到一米宽的通道走出来,披着可怜的路灯光,步子走得小而紧,一直垂着脑袋。简敏敏背着光,宁恕看不清她的脸,不知她的表情是如何之丰富,但他看到简敏敏忽然踉跄了一下,向前扑几步,直到被那辆轿车里出来的女人扶住。在简敏敏身后,宁恕看到的是平整的水泥地,并无任何障碍物可以阻挡简敏敏的脚步。半抱住简敏敏的女人与简敏敏耳语一下,宁恕见到一只垂着脑袋的简敏敏抬头看向他。多年以后,再一次,他的目光与简敏敏的目光相撞。这一次,他心中再无恐惧,他却看到被路灯光照亮的简敏敏的脸上满是慌张和恐惧。盯着简敏敏,宁恕只觉得浑身热血澎湃,如惊涛拍岸。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