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9章(3)

时间:2021-01-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她几乎是一反常态地,不讲究姿势地,低头快步走回办公室。经过会见室,被里面的人叫住。“宁宥,请客,我饿得前心贴后背了。”宁宥连忙止步,她都不用看就知道是田景野,也不知哪来这么多的高兴,她连声喊着“田景野,田景野,田景野”,跳进会见室。脸上全是欢欣的笑,眼睛里却噗噗地掉下眼泪。

    田景野不禁笑道:“这感觉怎么这么熟悉啊。那是我判决后你第一次去探监,我一听说是你,一路心里欢唱着你的名字,哈哈。今天正好倒个个儿。走,工作儿子都扔一边去,跟我喝酒聊天。”

    “太好了。本来是想这个周末回家一趟,找你说说的。你来了真好,由衷的。”

    “我给朋友办点儿事,完了想来看看你好不好。看来不是很好。除了老郝的事,还有其他?”

    宁宥毫不犹豫地点头。但看看周围也是赶着下班的同事来来往往,只是问:“你好吗?看你眼角皱纹都浅了不少呢。”

    “我不错,事业在走上正轨,朋友开始回来。但身不由己干了一件蠢事,调查前妻现在交往的那个男人的底细。比我差太多,未来结婚了,可能还得倒插门住进我的房子里。”

    “中年妇女离婚后很难找到比前夫条件好的男人。走。既然你事业走上正轨,你请客。”宁宥很快收拾好,与田景野一起出去。

    “你不离婚因为这个?放心好了,班长这个长期替补不知多想上位。”

    宁宥不由得愣了一下,叹息道:“回我办公室,我喊个外卖。”

    田景野惊讶,没有反对,进门后自觉关上门。“怎么,昨天班长来又惹事了?不就是假结婚嘛。”

    “唉……”宁宥叹了声,却不知从何说起,还是先电话订个KFC全家桶。然后看着一言不发的田景野,“我跟班长之间从来没陈昕儿的事,他们结婚不结婚也不干我的事,我跟班长从来什么都不是。昨天班长是跟我告别的。”

    “怎么回事?”

    “还记得你说的那次探监吗。那次我们两个可以说同是天涯沦落人。你那儿是前妻听到宣判后提出离婚,我这儿是被我查出郝青林出轨。我们还都挺大公无私地不顾自己情绪低落,只顾着劝对方。”

    “对,你让我体谅她。虽然我今天回想起来觉得她也不容易,你说的都对,可那时想法不同,人到那环境里,即使是我自己要进去的,心理还是会走极端。即使你劝了我那么多,我回去还是午夜梦回时,翻来覆去设想各种血腥计划,非常看不开。血腥计划,你想想我这个人一贯的性格,那时候会想出血腥计划。你想想。”

    宁宥发了会儿呆,“郝青林跟你不一样。他有罪,他早已对不起我,他对我也已经没感情。”

    “那时候没想那么多,那时候只想到我极端弱势你还落井下石。完全没理性的。相信我,那样的环境,完全不一样。”

    “不能总让我忍啊,不能总要求没做错事的一方退一步啊。”

    “不是让你忍,而是挽救你未来的生活。老郝那案子判得不会长,大概没等他把怨气戾气磨光就能出来了。到时你避不开他的,你跟他有个儿子在,是一辈子的牵连。我相信你忍得住的,最难忍应该还是当年他出轨时,你对我说这叫天崩地裂,叫崩溃,但你那时都熬过来了。现在你对他没感情,稍微拖几天他刑期就过去了,不难。”

    “不一样。那时我以为崩溃,其实没有,我没怀疑人生。但这回……”宁宥眼前忽然冒出昨天与简宏成的分道扬镳,她自己也愣了。一个混沌的想法终于清晰起来,却把她吓得不敢言语了。她几乎是逃避似地赶紧道:“对,接受你的建议。”

    田景野却是纳闷,“你怎么回事?看上去状态差到不能再差。”

    宁宥摇头,不敢再说。正好外卖送来了。田景野去签收,宁宥的手机也响了。宁宥看到显示,却是陈昕儿。她没力气应付,掐了电话。

    田景野进来,才把外卖放下,他的手机也响了。“陈昕儿?她回国……噢,来假结婚。”田景野接通电话。

    “田景野,我过几天就会回去加拿大,可能以后不会再有见面机会了。”

    “说什么呢,加拿大又不是天涯海角。”

    陈昕儿叹气,“你看,我就知道你懂我在说什么,唉。走之前想跟大家道个别。礼拜五晚上你有空吗?我们聚聚,你辛苦点儿来趟上海。”

    田景野也忍不住叹息,“我准时到。”

    “能帮我请一下宁宥吗?”

    “她到不了,她早跟我说过她妈妈家里要事要处理,本来周末我在家里等她的。”

    “唉,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见面了。谢谢你,田景野。”

    田景野放下电话,对宁宥道:“也好,陈昕儿丢掉幻想,重新上路。”

    “怎么可能好。丢掉幻想等于没了指望。哪那么容易重新上路。”

    田景野不得不再问一遍:“你怎么回事?怎么像是有感而发?”

    “我心里很乱,说不下去。”

    “因为……班长昨天的告别?”

    “不!我不会出轨!”

    田景野不解,可又似乎了解,但他不再问了,将全家桶推给宁宥,两人默默地啃食——

    寂静被手机铃声打破,阿才哥气急败坏地找田景野咨询。“有个混账拿着一张假合同问我借了一大笔钱,我刚请客吃饭问出合同是假的。老总,怎么办?”

    “有抵押吗?抵押物会被转移吗?”

    “有抵押,抵押物应该不会被转移,但……我现在也没底了,会不会抵押物那些证照也是假的。”

    “不用太担心,为了借到钱,谁都会做假账,你只要抓住抵押物就行。你与其乱跳,不如盯住人,盯住抵押物。我今天人在上海,你找个人替你验证一下那些证照。”

    “我验过,是真的。我就怕还会有什么猫腻。这一票做得有些大,我有点担心。多谢你提醒,行,这就去布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