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9章(4)

时间:2021-01-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田景野收线后,跟宁宥道:“对方是我室友,相当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哈哈。坐牢时候全靠他照顾我。他很想拉我一起做,但我一直跟他保持君子之交,江湖人物碰不得。有次宁恕来我店里正好撞见他,我赶紧给他们中间砌好防火墙。”

    “宁恕做事太像那种充当反面角色的商业精英,我有次批评他的想法有点不择手段、急功近利,他说我胆子太小,只适合做技术,还说上司跟饿狼一样地盯着他们的进度,他们的处境就是不进则退。他以后就不大跟我说他的事了。他回老家发展,其实我挺不支持的。老家有那么多老关系,他可能处理不当。”

    田景野不由得笑了,“宁恕又不是灰灰,你怎么拿他当小孩子看啊。宁恕看上去太职业化,有点不够性情,我不喜欢。但这样子不容易吃亏,你别担心他。”

    宁宥如茶壶煮饺子,闷着无法说,犹豫再三,道:“你帮我盯着点儿,千万别让他接触班长和他的家人。百分百出事。”

    田景野这下是真笑出来了。宁宥知道田景野误解了原因,可她无法解释,只得郁闷。

    宁恕上午如坐针毡地开了情况通报会后,下午回到公司与上司和同来的小童关上门开了一下午的工作检讨会,上司几乎是逐项检查宁恕的工作进度,要求宁恕说明情况。开到天黑灯亮,三个人叫了快餐来,准备连夜继续检讨。

    盒饭送来时,大家才稍微放松一下,挪到会议室另一头开始吃饭。但上司并不放过宁恕。

    “小宁,从今早通报会才开没多久,常务副市长越过程序进入会场与我们直接对话来看,说明我们集团进入该富裕县级市对他们而言有提升一座城市的意义,他们非常重视也非常急切。他们的重视对比你的进度,是我早上一直想不通的问题。为什么?”

    宁恕正在心里组织语句,阿才哥的电话进来,而且阿才哥都不等宁恕说话,就急着道:“宁总,大事不好,张立新那份合同是假的。我立刻联系张立新手机,他关机。我现在派两路人,一路去张立新的家找他,一路去他公司找他。你看还有什么办法找到他?”

    如此紧急,宁恕听得脸色大变,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种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扔下不理阿才哥,阿才哥急起来会砍人。他只能硬着头皮道:“还有两路,一路是张总太太家,地址是新城花苑15幢B。一路是张总太太弟弟的家,地址是御苑20幢不知哪个门。才总,我这儿跟老板开会,回头找你。”

    阿才哥倒是体谅,把电话挂断了。

    宁恕立即对上司道:“这位是拉土石方的老板,像那种作业一般都有本地地头蛇把持,我们集团常用的插不进。我这两个月的工作有不少是这种没有记录在案的基础性工作,还有与本地现有地产商的接触沟通,不过……确实是没抓住重点。我犯了好高骛远的毛病,把更多工作重心放在附加值更高的市区的未来布局,觉得这是更大的难题,更有挑战性。您看地图……”

    上司却摇头,“小宁,小宁……”他看看另一位显然是看好戏的,没说下去。但上司做了决定,“小童,你留下,协助小宁工作。衣服日用品什么的你写个条子,我让人到你家去取,给你专程送过来。小宁,你准备好参加一个月后的集团封闭式培训。小童你赶紧跟家里通电话交待布置一下吧。”

    小童灵敏地领会领导的意思是要跟宁恕单独谈话,他立刻出去,从玻璃隔断看出去,还走得远远的。

    这边,上司郑重地对宁恕道:“小宁,我给你解释的机会,不是让你说假话来糊弄我。你是我一手带出来,你的做事风格我比你还清楚。我宁愿听你跟我解释你回到老家遇到中意女孩心思集中不到工作上,也宁愿听你说回到老家朋友太多应酬影响工作。我一下午检查你的工作,一直等着你检讨你这两个月来的工作量和工作态度,可你这次的态度太反常。是不是第一次派到地方独当一面的重大责任压垮了你,或者你找不准定位飘飘然了?”

    宁恕被上司批得满脸通红,“我……我自以为衣锦还乡了,花太多时间呼朋唤友搞各种聚会,侵占工作时间。这个……知道说出来一定挨您骂,不敢说。只是,真难抵抗诱惑。”

    “不自觉!小童不会走了,暂时做你副手,你看来还需要有人在边上牵制你。一个月的时间你看着办,做不出成绩的话,一个月后你去封闭培训,小童上位。”

    “是,是。”

    “该结婚成家了。小童跟你一起进公司,论工作能力,他不如你,但他有家有口,现在有生活压力,做事越来越可靠踏实。你呢?”

    “我回家后我妈也一直在逼婚,您的角度比较独特。”

    上司噗嗤一声笑出来。宁恕心里松一口气。

    简敏敏拿下新力集团,一整天不曾歇息,食堂草草吃了晚饭继续工作。

    她终于有时间接见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年轻,女的中年。两人进来,简敏敏并没让两个人坐下,她一天不听地说话下来,现在嗓子有点儿沙哑,但不影响她的中气十足。

    “你们两位回家后跟简宏成说一声,我身边不需要他安插卧底人手。你们以后的工作就让简宏成替你们安排吧,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年轻男的惊讶地道:“卧底?我没听错?地下工作一样的卧底?”他不禁看向中年女。

    中年女奇道:“简总你说的什么,我不明白。我到底做了什么,你要开除我们?”

    “不用装。我从简宏成那儿拿到的卧底资料,评判下来,整个公司只有你们两个接触得到。至于是你们当中的谁,或者你们两个都是,我不管。我绝不容许哪怕一个卧底呆在我的公司。你们可以走了。”

    中年女的表情像天塌下来一样,眼泪立刻出来了。年轻男则是轻松得很,道:“开除我,没问题,我也正在嫌这厂离城太远,太清静。但你得拿出书面文件,文件上要有证据证明我是卧底。再补偿我五个月的工资。要不然我去劳动局告,你等着收传票。”年轻男说完就自己出去了,完全不拿什么简总什么工作当回事。

    简敏敏好生意外,看向中年女。中年女倒是珍惜工作,哭求简敏敏明察秋毫,为她洗冤。但简敏敏完全不心软,她今天从杀入新力起,所向披靡,已经杀得兴起了。她挥手道:“我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嫌疑。告诉简宏成,要他当心他自己。下去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