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1章)(5)

时间:2020-11-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宁宥再也淡定不起来,她早知只要遇到简宏成,就肯定无法避免这一幕,可她还是不知不觉昏头上了贼车。简宏成的言语完全不出她所料,而她也完全无法应答。答案,她无法说出口。她只得将脸扭向一边,借着飞驰而过的路边景色分散注意力。不由自主地,她无声地唱起越剧《红楼梦》里的“葬花”,当年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心中百般滋味,花已落,人未亡,怎生捱得这下半辈子。
 
    简宏成却果真一路不再唠叨。只是非常兴奋,偶尔吹一下口哨。前一夜赶路的劳累似乎完全不在话下。
 
    酒醉饭饱,有几位朋友与田景野再回西三数码店,支开麻将桌码长城。田景野的手气不错,即使带醉上阵,依然连连得手。因此接到陈昕儿来电时,有些不情不愿地退出位置。他原本是可以不退的,可陈昕儿关心地问这问那,诸如为什么叫西三,经营着什么产品,主导客户群是谁,等等,似乎挺懂营销的样子。田景野一个脑袋应付不了两头,只得专心接电话。被问得不耐烦了,就道:“呵呵,你知道的,我失业至今,朋友看我无聊,帮我开家小店面,让我玩玩。哪有什么规范啊,那是你们外企才讲究的事。”
 
    陈昕儿笑道:“埋汰我呢,我是家庭主妇,问的问题很傻,是吧?唉,看到你玩开店,又忍不住手痒。”
 
    田景野笑道:“让班长在加拿大开个公司,你一边坐移民监,一边管公司,就不无聊了嘛。”
 
    陈昕儿道:“你难道不知简宏成?他是最恨把公司办成家族企业,连偶尔我去接他,都不能靠近他们大楼。”
 
    “哈哈,我不一样,我这儿办公室还搓麻将呢。这么晚,你那儿半夜了吧,还不睡?”
 
    陈昕儿道:“想到你今天开门大吉,我想你这会儿该空一些了,赶紧来祝贺,要不然就迟了。田景野,恭喜发财哦。”
 
    田景野满脸笑容可掬,可两只眼睛频频扫视麻将桌,急于回归。于是他索性主动将陈昕儿打电话来的目的挑开,“呵呵,班长刚才来,也说的是恭喜发财,你们还真是夫妻相啊,哈哈。他现在回宾馆睡觉,晚上我们再聊。同学里面最早来的是宁宥,但她远远看到班长来就闪了。你放心睡吧,两人没见面。”
 
    “嗳,咳咳,我不是这个意思,别……”
 
    田景野道:“我虽然喝酒了,但还不至于醉,这话是我劝你的。跟了班长后,你的能力你的自信跑哪儿去了?都已经给他生了儿子,有什么话不可以直说?光明正大查班长的岗又有何不可?别好好一个人搞得小三一样,别人对你的态度往往是由你自己的行为决定。这几年,我坐牢,你混得比我更不如。你得反省。”
 
    “我……”陈昕儿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才幽幽地道:“妾身未分明。名不正则言不顺。”
 
    田景野差点儿一口黑血吐出,他悻悻地道:“也是,也是,是个难题哈。还不睡?”
 
    陈昕儿既然已经获得答案,终于肯挂机了。田景野撇了撇嘴,再想想宁宥早上的样子,不禁为陈昕儿可惜。
 
    田景野不知道陈昕儿是什么时候变成妾身未分明的不自信样儿的,即使简宏成气场再强大,也没必要在他面前做小媳妇状。当年初见陈昕儿,她那是仰着小脸,一脸骄傲呢。也是,考进一中的孩子,谁不翘翘尾巴呢,即使装个大尾巴狼,不知不觉翘个下巴总也情有可原。田景野心说,他当年何尝不是,被老爹教育着戒骄戒躁,可他怎么管得住自己,走路都两脚生着风,相比之下,陈昕儿则是克制得多。他提前三天就将行李都搬到一中旁边的小姑家里,然后天天得意地去“我们一中”踩点。在那儿,他见到此后的班主任曹老师,也见到陈昕儿。
 
    那时候曹老师才五十来岁,物理老师,近身三尺便以烟味袭人。田景野活络地打听到曹老师将是他所在三班的班主任,便偷偷跑去教研室瞻仰。结果没等他露出全部的黑脸,就被曹老师一眼瞄到。曹老师有一双差点儿凑一起热烈握手的浓眉,因此曹老师即使说话声音和蔼可亲,浓眉也能把他变得不苟言笑。“同学你是哪个班的?”
 
    “报告曹老师,我听说分在三班,我叫田景野,田野的田……”
 
    “哦,田景野,数学附加题全答对的,英语不大好,物理满分,要不是错别字,附加题也答对。很好,好孩子,你来替我写卡片,回头挂到寝室去,省得新生家长抢床位。”
 
    田景野想不到曹老师竟然熟悉他,得意忘形,手舞足蹈地跳到曹老师桌边开始写卡片。
 
    才坐下,一个笑眯眯的女教师走进来,笑眯眯地道:“曹老师,我又得把一帮孩子们移交给你了。”
 
    “哟,正想找你呢,我们三年交接一次,都成惯例了。”曹老师立刻拿出簇新的花名册,“你的孩子有几个到我班上?”
 
    “先隆重向你推荐陈昕儿,一直是班长,非常称职,做事情稳重周到,待人接物大方得体,班里孩子都听她。”
 
    “哦,陈昕儿?耳东陈?”曹老师低头翻阅花名册,老花眼让他的浓眉更是紧凑。田景野惊讶地发现,曹老师竟然知道他,甚至对他的中考成绩如数家珍,却连陈昕儿的姓都不甚了了。他看到还是女老师伸手指出花名册里的陈昕儿。曹老师则是又翻看一本笔记本,找到有关陈昕儿的记录,感喟道:“这孩子发展均衡,文科比理科更好,理科完全不见突出,未来可能跟很多优秀女孩子一样,最终落到文科班。你知道,我这个班高二开始肯定做理科班,前儿分班时候好几个理科突出的孩子是我特意争取来,她这样的才气,恐怕不能让那些理科孩子信服。”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