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1章)(3)

时间:2020-11-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可宁宥已经抬头看见了他。宁宥眼神中的恍惚与无助让他心头如刺。简宏成豁出去了,大步过去坐到宁宥对面。“出什么事了?告诉我,我替你解决。”
 
    既然被逮个正着,宁宥便不回避简宏成的逼视,她也看着简宏成,这个看似中年发福的男人,这个久违的不知该如何形容的男人,一边用颤抖的手将笔记本和笔收进包里,最后是手机,什么都没落下,然后一言不发起身,走了。
 
    可她的一口真气只维持到门口。正好一个莽撞小子摔门出去,门反弹回来,打中看似镇静的宁宥的鼻梁。虽然不重,可微微一阵酸痛,逼出顺势而下的眼泪。
 
    跟在宁宥身后的简宏成不知所措,伸伸手,又缩回去,但又伸出去,帮宁宥推开门让她出去。慌乱得如同大男生。出门后,宁宥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两人都不说话。
 
    数码店门口,一批批的朋友开始到达,田景野与大家握手嬉笑。11:18,店堂的四面八方响起提醒的铃声,田景野亲手点燃门口长长的一挂鞭炮。烟火与飞溅的红纸屑在田景野面前飞舞,他有一时的走神,一脸的严肃。但他很快便遮掩过去,又与众人笑闹成一团——
 
    简宏成从未想过,会有那么一天,鼓动喉舌是如此费尽。他都不知该如何与宁宥打招呼才算体面大方又不吓走宁宥,他也不急于赶上去与宁宥并行,以更好看清她的脸。不急,因为他刚才已经在咖啡馆看清她,依然是他心中眼波欲流的林妹妹。多少女人结婚成家后两只眼睛先变成蒸熟带鱼的眼珠,宁宥不同,宁宥的眼睛里依然有水色涟漪。即便是宁宥用的香水也非常迷人,他的鼻炎鼻子一向对香水反感,却对宁宥的香水来者不拒。他漫无目的跟着,越走越是欢快,好情绪如同宁宥身上传来的香水味将他抱拥,他只希望此路满满无绝期。
 
    宁宥走在前面,也不知哪来那么多眼泪,是郝青林的事儿彻底刺激了她吧。她不在乎后面有简宏成看着,低头自顾自优雅地笃悠悠地走,右手的纸巾轻轻地拭去眼泪鼻涕,便落到左手卷起来收着,连高跟鞋细如钉子的鞋跟都精准地绕过各处人行道的陷阱,绝不显露一丝心中的慌张。等终于见到一只路边垃圾桶,她才站住将濡湿的纸巾丢入,背着简宏成掏出小镜子审视泪脸。她一向化妆不多,因此流几滴眼泪对妆容并无大影响,最多是鼻梁上几粒俏皮的雀斑终于得见天日。可细致的她依然从包里掏出硕大墨镜将脸掩上一半。
 
    看清宁宥是在招呼出租车,简宏成才走前一步,干咳一声后才道:“我车子就停在田景野店门口,我让司机开过来让你差遣。”
 
    宁宥视其若无物,却正是如此,简宏成反而欣赏不已。多年不见,只是从同学们嘴里听说宁宥的一切,他心中的宁宥犹如拼图缺角,每每搅得他心烦意乱。眼下这一只角近在眼前,简宏成心中无比踏实。但他显然不是容易满足的人,等一阵子的刺激稍微平复,他便蠢蠢欲动,不等宁宥在白眼之外再赏赐他其他的坏脸色,便又清清嗓门道:“你无论遇到什么难题,都可以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宁宥稍微走开几步,继续专心打车。可惜这是城乡结合部,出租车连影子都罕见。宁宥心中暴跳如雷,可脸上再也不露一丝情绪,见简宏成开始打电话呼叫他司机,她也终于等不住了,打开手机接通她公司的总经理。“宋总,不好意思直接打搅您。我先生与他几个同事一起今早被检察院叫去,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六神无主,不知道作为家属需要做什么,有没有什么特殊程序,唯一想到的是找您。”
 
    令宁宥宽心的是电话那头宋总的表态:“你安心,可能未必有什么大事。你把你先生姓名等资料传给我,越详细越好。我替你问问。我会让人指点你做什么怎么做,你安心工作,别轻举妄动。”
 
    简宏成见宁宥脸色稍微一松,对着电话连说感谢,他不客气地道:“我不是故意偷听。公务员犯事,有纪委或者检察院,一般外围调查结果够刑事的,就检察院直接出手。你别侥幸。再说我早先也想过这事,两年前郝青林凭什么维持婚外情,他工资卡上的收入要上缴,他必然要找外财。聪明点儿的打擦边球,笨蛋除了犯法还能做什么。他犯事是为了维持婚外情,为那种人着急,你何必。”
 
    简宏成只要心智恢复正常,就依然是能看透人心肝肺的简宏成。宁宥被他戳得脸色煞白,倒吸着气道:“你少管闲事。”
 
    简宏成却忽然别转脸去,躲开宁宥墨镜后面的飞刀眼,开腔唱起。他五音不全,唱得滑稽,可那调门却是宁宥最熟悉的。“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宁宥痴了。
 
    那年高考前夕,同学们都在做最后冲刺。最后几天都是自习,走读的同学在家复习,住宿的在炎热的教室挥汗如雨。
 
    简宏成作为连任三年的班长,自然是当仁不让地担当起维持秩序的重任。但他最关注的人却整个下午都没来,他耐心等了一个小时,便忍不住了,走过去悄悄问团支部书记陈昕儿:“宁宥没来?点名就少她一个。”
 
    陈昕儿却脸一红,稍稍避开点儿,才扭头左右看看,有点儿结结巴巴地道:“咦,怎么回事,不应该啊。我出来时候又没见她午睡。我去寝室看看。”
 
    简宏成果断道:“你复习你的,我去看看。还看语文干嘛,你最缺的是数学。”
 
    陈昕儿更是满脸通红。她轻声嘀咕了一句,但简宏成没耐心听她,而是大步走到田景野身后,一掌拍在藏抽屉下的武打书上,嘴巴凑到田景野耳边一字一句地道:“回寝室看,别在这儿影响军心。”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