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落花时节(第1章)(2)

时间:2020-11-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田景野大惊,扭头一看,能这么命令他的还能是谁呢,当然是高中做了他三年班长的简宏成。他当即依言飞快地操作手机,将照片传到简宏成邮箱,又当着简宏成的面将自己手机内存里的照片清空。但他手指翻飞时做了手脚,照片被他偷送到SD卡上。他赌简宏成这大爷操作手机肯定不灵,事实是,简宏成即使眼睁睁看着,还是被田景野陈仓暗度了。田景野一边还不忘笑问:“班长你不是该在硅谷吗?”
 
    “你开这个店,我怎么可能不飞来捧场。现在还早,你忙,我帮忙。”可简宏成嘴上这么说,等面前一列婚庆公司的工作人员搬着花篮走过,他立刻大步流星奔店里而去。
 
    田景野只得赶紧跟上。
 
    宽敞的店堂里,一眼望去,都是年轻的店员在做最后打扫,却不见才刚先一步进来的宁宥。简宏成失声大喊:“宁宥!宁宥?”
 
    田景野也四处张望,他不像简宏成东奔西突地乱找,他熟门熟路地穿过店堂,直奔办公室,果然,后门还在轻晃,宁宥显然是从这儿走了。他愣了会儿,失落地走回,对简宏成大声道:“别找了,后门跑了。你俩王不见王的,早知道你来,我就不通知她了,白害她清早从上海赶来。”——
 
    简宏成站住,却依然不死心地两眼扫视橱窗外面,悔恨刚才没抢快一步。等田景野嘀嘀咕咕地走近,简宏成焦躁地问:“她现在怎样?”
 
    “老样子。”田景野回答得很简单,又立刻盯上一句,“陈昕儿现在怎么样,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简宏成道:“她……带孩子在加拿大坐移民监。宁宥……”
 
    田景野完全不打算让简宏成继续打听宁宥,继续盯住了问:“你还不打算跟陈昕儿结婚?”
 
    简宏成最初被宁宥的逃离搞得心烦意乱,反而田景野的逼问让他脑袋转向,抓回智商。“对了,我在纳闷你开这么大店面的投资。”
 
    田景野微微思索了一下,才道:“你是明眼人,不瞒你。我吃那么多苦头,硬是一字不招,硬是坐足三年大牢,他们需要对我有所表示。”
 
    “可是像你这样的金融奇才开这种批零店?”简宏成伸手重重戳着柜台,“我连夜赶来,是想赶在你开张前最后问你一句话,你是因为拮据而被迫做谁的白手套,还是你自愿,从此索性破罐子破摔?如果是被迫,你我立刻商量个对策,由我支持你。”
 
    田景野有些郁闷,“这么明显?”
 
    简宏成一边越权指挥一个店员将一盆发财树挪走,仿佛他才是数码店的老板,一边道:“别人或许看不出,我了解你,你不是安于守个门面一进一出做个批零生意的料。招吧。”
 
    田景野犹豫了会儿,“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晚上你不走吧?我晚上空下来跟你好好谈。你如果肯入股,我就少很多约束。他妈的跟傻蛋合作是我最不愿意的事,偏傻蛋会投胎,钱多就以为有资格指手画脚出低级主意。现在你找个地方睡觉去。别想宁宥了,好好想想陈昕儿,人家无怨无悔跟你那么多年,连孩子都给你生了,给她个名分你会死啊。”
 
    简宏成若无其事地一笑,“好吧,我睡觉去,回头去曹老师家吃个饭。你忙。啊,忘了,恭喜发财,兄弟。”
 
    田景野笑道:“我都懒得劝你直接去宾馆,知道你肯定得绕着本小店找上一个小时才会死心。走吧走吧。”
 
    等简宏成一走,一直远远站着的田景野的大侄子才机灵地跳过来,小心地问:“那位就是你班长?”
 
    田景野点头:“是啊,我坐三年牢,别人避嫌不敢去探监,只有班长和刚才那个宁宥去看我。连你爸我亲哥哥都还嫌远呢。”
 
    大侄子小田颇为尴尬。
 
    宁宥并未走远。她一看见简宏成的身影,便条件反射似的只想到逃跑。可她在路边招出租车时,接到丈夫郝青林单位打来的十万火急的电话。她一时没有心思想别的,正好看见对面一家星巴克开着门,便想都没想穿街而过,找个僻静位置坐下,赶紧电话回拨。一时也顾不得她最厌恶的披头散发了。
 
    电话一接通,她便急着道:“是的,是的,我坐下了,星巴克。请您说吧,郝青林出什么事了?”一边手忙脚乱掏出纸笔准备记录。这是她的风格。
 
    对方稳重地道:“检察院的同志一早过来,从我们局带走几位同志,郝科也在其中。我负责通知家属,有什么疑问,你尽管问我。”
 
    宁宥震惊了,她以为丈夫出了什么事故,想不到更严重。她颤抖着在笔记本上记录内容,却不知道问什么才好,神经质地问了对方的各种联系方式,以便回头联络之外,她只有放下电话发呆。可她发呆没超过十秒,便打开手机,输入搜索主题,“检察院”、“双规”、“纪委”等,她对那些机构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谁平日里没事去弄清那些东西呢。可心慌意乱之下,看什么都进不了脑子。她就是神经质地搜,搜,搜。
 
    果然不出田景野所料,简宏成从后门出去,便沿街一家店一家店地搜。时间还早,好几家店还没开门。星巴克是好大一个目标,简宏成搜到十字路口,便过街直奔星巴克。他有感应,进门就一眼看向宁宥所在的方位,果然看到揪着头发面红耳赤的宁宥。但眼前的宁宥让简宏成吃惊,印象中宁宥一直笑眯眯的,静静的,娇娇的,刚才看背影也好好的,怎么忽然变成这样。他一时竟然胆怯了,他觉得宁宥是因为被他突袭才变成眼前这样,他怕再次冲撞她。他这辈子怕的只有这一个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