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过把瘾就死(7)

时间:2011-05-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一屋子姑娘大笑,贾玲也笑,横我一眼,"别臭美了,我要在就没你什么事了。"
  "对,那就是咱们俩的事。"
  "哎,杜梅,看出你丈卜是什么人了吧?"
  "早看出来了。"杜梅倚在桌边笑。
  我拿出糖招待姑娘们:"吃糖吃糖。"
  姑娘们一齐摇头:"不吃,太甜。"
  "那喝水。"
  "不喝。你别忙了,我们呆一会儿就走。"
  "你们让他忙,他就爱向女孩儿献殷勤。"杜梅在一边说。
  "怎么样,他对你好么?"贾玲剥了一块糖含在嘴里,坐在床上问杜梅。
  姑娘们又笑,笑得杜梅有点不好意思:"还行吧。"
  "那当然,"贾玲看我一眼道,"这人一看就惯会甜言蜜语,越是这种人才越要提防呢。"
  "贾玲经验丰富,人家什么人没见过呀?"我说,笑眯眯地吸烟。
  "反正你要想对我们杜梅使坏,那你就算倒霉了,毁你太容易了。"
  我和贾玲你一句我一句地穷逗了会儿,她们起身告辞要走。
  "忙什么的,再坐会儿。"我挽留她们。
  "还是早点走吧,别影响你们休息。"
  贾玲的话又引起姑娘们一阵会意的大笑。
  送走贾玲她们,回到屋杜梅望着我意味深长地笑:
  "特恋恋不舍是么?"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庸俗啊。"我掩饰着愉快的心情,坐到一边看电视,看了两眼忍不住笑了,掉脸对杜梅说:
  "我不应该对你的朋友们热情点么?"
  "应该应该。"杜梅笑吟吟地说,"贾玲可爱吧?"
  "你说的是她性格吧?长得只能算一般,比你差远了。"
  "你不是就喜欢她这型的,圆圆的,脸红扑扑的,水蜜桃似的?"
  "她腰长。"
  "嗬,观察还挺细的,腰长都看出来了。别不好意思承认,喜欢就喜欢呗。"
  "你说你这人多没劲。你要那么巴不得我喜欢她,那我就喜欢她--是不错嘛。"
  "哼。"杜梅腰一扭,鼻子一哼。"少跟我来这套!我还看不出你那点坏?可迷着了哈,瞧你那兴奋劲儿贾宝玉进了大观园似的,眼睛都不够使用了吧?我们医院漂亮姑娘多了,还有更好的呢。"
  "好的再我,也是一个个来。"我刺她一句,喜洋洋站起来去洗脚,回头对她说:"你说你吃这没头没脑的醋有意思么?"
  "我才没吃醋呢。"她拌着一条腿撇着嘴说,"多爱搭理你似的。"
  "德性!"我斥责她。
  杜梅躺在床上就着台灯看一本小说,我躺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翻过一页,掉瞪我一眼:"看我干什么?"
  "羡慕你!"我也瞪眼。
  "我有什么可羡慕的,整个一个苦命人儿。"她又看书,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喝了口水。
  "能嫁给我不该羡慕?真是傻人有傻福气,居然能找着我这样儿的还不费吹灰之力。"
  "得了吧,你别自我感觉良好了。"她笑,眼珠一转,放下书,偏脸盯着我道:"噢,还想着呢,特替贾玲遗憾是么?
  没关系,你去跟她说说,让她当二房、我没意见。"
  "别学得这么下流好么?这不像你。"
  她又举起书,虽然眼睛盯着书,可脸渐渐地红了。
  她撂下书,埋头钻进我被窝,喃喃地说:"就不许你觉得她好。"
  杜梅真有股粘乎劲儿,那些天她几乎是没日没夜地猴在我身上,即便是在睡梦中也紧紧地抓牢我。当我重新回单位上班,我感到松了一口气。
  我们约好下班后她到我们单位来找我,一起逛逛街,然后回我家吃晚饭。
  下午六点她准时来了,一见她我毛骨悚然。老实说她就不能打扮。我见过很多青春期穿着军装度过的女人,一改文职就胡乱穿起来,惨不忍睹莫此为甚。
  街上的人都看她,她兴致勃勃在我看来近乎恬不知耻。这种情形下,她再欲和我勾肩搭背作亲热状孰不可忍。
  "怎么啦?"我抽开胳膊闪开身,她问。
  "大街上。"我不想无礼,另外我也知道她以为她这是为悦己者容呢。
  "大街上怎么啦?你还怕谁看见?"她东张西望,"哪个是你'情儿'呵?你指给我看看。"
  我没吭声,只是斜眼冷觑她。
  "看什么?"
  "看你好看。"
  她沉下脸,从墨镜后盯着我。
  我忍不住数落她:"你怎么打扮得只'鸡'似的?"
  她扭脸朝旁边的商店的玻璃橱窗照了一眼。
  你出门照镜子了么?头上那缕头发用火筷子烫的吧?哪垃圾箱拣的这条黑网眼的连裤袜?再在肩上钉点亮片脖子上挂串玻璃珠子耳朵上挂俩钥匙环你就齐--你去哪儿?"
  她扭头就走,我追上去:"你到底想去哪儿呵?"
  她不吭声,只是大步向前走。
  "站住,那个方向是派出所,你要去投案呵?"我低声下气地劝她:"别生气呀,有什么话咱们回家说。"
  "别跟着我--讨厌!"她站住,大声对我说。
  一街人都闻声回头,马路对面的两个巡逻的武警也站住往这边瞅,眼神警觉。
  我大惭,狼狈不堪,她得意地瞟我一眼,傲慢地向前走去。
  我一个人回了父母家。我妈妈问我怎么一个人来了?佯作镇定地说杜梅在后边,一会儿就到。
  饭都做好了摆上桌,她也没到。家里人问我等不等,我没好气地说不等了,端起就吃。
  一顿饭吃完她也没来。我无聊就给潘佑军打了个电话,问他们这阵干什么呢。
  "我还问你干嘛去了呢?"他说,"至于嘛,不就结个婚么,面都不照了?"
  我一会儿到他那儿去。又等了半小时,杜梅还没来,我沉不住气了,也没心思去潘佑军家,直接回家。
顶一下
(30)
68.2%
踩一下
(14)
31.8%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