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过把瘾就死(6)

时间:2011-05-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她停下手里的忙碌,严肃地望我一眼;"你是打算住两天再挪新窝?"
  "当然。"我坦然道,"我还想老死在一个带花园带游泳池的大房子里。"
  "你做梦去吧。"她笑道,转身继续忙活,唠唠叨叨地说:
  "住一天就得像个家的样子呵。"
  "门上再贴俩喜字。"我叫。
  "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杜梅,过来。"
  "等一会儿等一会儿,求你了!我已经是你老婆了,别逮不着似的。"
  "你是不是阴冷呵?"
  "我还阴冷?我觉得我都有点......快成女流氓了。"
  "你见过女流氓么?你最多也就算个逆来顺受的地主丫环。"
  "有什么意思呀?你真觉得特来劲儿么?觉可以不睡饭可以不吃?"
  "你这话我就不懂了。咱们是为了一个什么共同的目的走到一起来。"
  "就为这个呀?那你何必找我?随便在街上找个女的不都可以?"
  "你答应么?不说话了吧?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真逼我走到那一步,回过头来我还要控诉你。"
  "这对你是最重要的是么?"
  "哎,我今天觉得你特年轻。"
  "除了这个,别的都是可有可无。"
  "我可没这么说,你别往这套儿里绕我。这是不可分割的。
  譬如说一个政权的巩固,枪杆子掌握在谁手里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忽视基层组织建设。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有点一手硬一手软?"
  "我觉得你无耻!"
  "那么你说,在你看来唯此为大是什么?得得,我也甭问了,肯定你也是那个回答。"
  "你知道么?"
  "我太知道了,就像知道你姓什么哪国人民族籍贯彻文化程度。"
  "你说我听听,你真那么了解我?"
  "就是那最酸的,被各种糟人玷污得一塌糊涂,无数丑行借其名大行其道的那个字眼。"
  "你对这个恨成这样?"
  "是是,深恶痛绝。简直都有生理反应了,一听这字我就恶心,浑身起鸡皮疙瘩,过敏,呕吐。一万个人说这个字一成个是假招的!"
  "是不是勾起你什么伤心事了?"
  "你别跟我开这玩笑呵。"
  "......我是真的。"
  "你不信?"
  "没说不信,信。"
  "看出你不信,但早晚会让你信!"
  我们的蜜月没有出去旅行。本来想起财政危机转嫁到外地的亲友头上,但我们都觉得累,一身都很紧张,不想再人为地制造更大的紧张了。
  那些天,我们除了吃饭、排泄,就整天躺在床上,了睡,醒了就聊天,不舍昼夜。有人来敲门,我们也不吭声,装作屋里没人。
  我们聊过去,在我们俩相逢前各自认识的人,遇到的悲喜忧愤,从不想未来,因为他们没来未来。
  越聊我们越觉得我们相识纯属偶然,有大多的因素可以使我失之臂。纯粹是一念之差,邂逅了,认识了,一步发展了。在此之前,我们能活到与对方相识都是侥幸。疾病、车祸以及种种意外始终威胁、伴随着我们,还有那些危险的人们。
  杜梅紧紧拥抱着我,头抵在我的胸前哭泣,我们都感到对方弥足珍贵。
  破涕为笑之后,杜梅又问我,在她之前我和多少女人睡过觉。
  "没有。"我一口咬定,"你是头一个。"
  "有没有比我好的,长得比我漂亮的。"
  "没有。"
  "就是说她们都长得不如我?"
  "既不比你长得漂亮也没不如你,我是说压根没有。"
  "好吧,不管有没有,反正从此以后她们就都不存在了,从没存在过,你心里只许想着我一个人。"
  "好吧,就当她们没出生过。"
  "真能像她们从没出生过那样忘干净?"
  "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呵,你还是有过。不不,不必解释,这不怪你,怪我没有早点认识你,把你一个人孤单单地扔在社会上,社会多复杂呀--我失职。"
  杜梅坚决表示不要孩子,激进得像个低年级的大学生。
  其实我对孩子也不感兴趣,但她既然已经激进在先,我不妨多表现出一些传统价值观。
  "孩子还是应该要一个的,一个家么。"
  "不不,坚决不要。人家说了,有孩子夫妻感情就淡了。"
  "谁说的?"
  "人家。"我想也是,有了孩子你就会对孩子好不对我好了。我不能容忍我们俩之间会这么个第三者。
  "还是要。现在可以不要,将来一定得要,否则老了怎么办?"
  "将来也不要,永远不要!就我们俩,一辈子,老了我伺候你。"
  "万一你死在我前头呢?"
  "那我就先毒死你,然后自己再死。"
  "我的天!"
  我们挎着篮子去农贸市场买菜。在一长溜吆喝此伏彼起的菜摊前挑挑拣拣,讨价还价。杜梅不厌其烦地叮嘱小贩:
  "称给足呵。"
  那天是星期天,农贸市场的顾客摩肩接踵,其中有不少医院的熟人。杜梅见到熟人就大声打招呼,对人介绍我是她爱人。我就得对人家笑,腾出一只手和那些不昧平生的人握手。
  杜梅挽着我在农贸市场从头逛到尾,我看着阳光下熙攘的人群想:这大概就是幸福吧。
  晚上,贾玲和医院的一帮小护士来我家串门,一进走廊就听到她们的吵吵嚷嚷,扯着嗓子喊杜梅的名字。找到我们家门就用脚"乒乓"地踢门,然后疯疯颠颠地一拥而入,大说大笑,在屋里东张西望,看见什么都新鲜。
  贾玲大声对杜梅抱怨,"怎么搞的?我回家休趟假,你就匆匆忙忙把自己嫁出去了,也不等我把关,将来吃亏怨谁?"
  "怨我怨我。"我对贾玲说,"本来杜梅是想等你回来再说的,可我的魅力实在无法抵挡。"
顶一下
(30)
69.8%
踩一下
(13)
30.2%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