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过把瘾就死(10)

时间:2011-05-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我又到单身宿舍的楼上去找。贾玲出来说杜梅昨晚没来,接着她又问我出了什么事,怎么跑这儿来找她。我忍着气说这个小婊子昨天夜里跑了。她笑了说准是你把她气跑的。我气她?我向贾玲诉苦我就差喝她洗脚水了。贾玲说她还是爱你的,平时总夸你这好那好。我喊了一声说当然我受之无愧。
  然后我们又一直分析她能跑哪儿去,我问贾玲她还有什么熟人在城里。贾玲问我给她姨妈家打电话了没有。我说没有。
  贾玲陪我到科里找了部电话,我甚至不知道她姨妈家的电话号码,还是贾玲告诉了我。我拨通电话,杜梅的表妹告诉我她在早晨刚进门。我让她叫杜梅接电话,表妹去了会儿回来说她不接。"我马上去。"说完放下电话。
  "你说这叫什么?"我冲贾玲发牢骚。"招谁惹谁了我?她过去跟别人也这样么?"
  "她除了跟你还跟过谁?"贾玲笑着推了我一把,"快去磕头请罪吧。要不要搓板?我那儿有块可以借你。"
  "不必了,想必她嫁家有暖气管子。"我走了几步又掉头回来对贾玲说:"保密呵。"
  "放心。"贾玲笑着离去。"我怎么那么爱传你们这些破事?"
  我去杜梅姨家的路上,顺道拐到单位请了个假,说家里有点事,硬着头皮听上司一通通诲:"年轻轻的可别叫家务缠住。要计划生育。别像处里的那些女同志,本来很有前途的,生了孩子就全完了,变得婆婆妈妈。"
  杜梅的表妹给我开的门,把我堵在门廊里嘀咕半天,说她表姐正在哭呢,让我过去别对她发火,表现好点。我唯唯诺诺答应着,堆出一脸笑进了屋。
  杜梅的姨妈正在劝她,一见我进来便让开站到一边。杜梅哭得跟泪人儿似的,倒叫我动了些怜香惜玉之心。偏她穿得一身齐整,又叫我奇怪。
  "走吧,回家吧。"我三步两步赶上去,涎着脸软语柔声地半蹲着手按膝叫她。
  "不回去!"她脸一扭,丧声丧气地说。"有本事你一辈子别理我。"
  "走吧。"我动手拉,背对着她姨妈什么的,瞪眼小声道:
  "别来劲呵!"
  "你还跟我厉害?我就不回去。"她一甩手打在我脸上,打得我脸颊生痛,并吼:"少碰我!"
  我笑着直起腰,心里感觉受了刺伤:"还生气呐,别生了。"
  她姨妈在一边说:"小俩口闹了矛盾,就应该互相体谅,互相多让着点。"
  "是是。"我答应着,抬眼瞧杜梅。
  "男同志就应该心胸开阔。"
  "是。"我又过去叫杜梅。"有什么事咱们回家说不行么?"
  "女同志也不要得理不让人,往后还得一起过日子嘛。"
  "你怎么我表姐了?"她表妹问。
  "我......,咳。不说了,都我错了。"我把杜梅拉起来,暗暗使劲表面上还作搀扶状:"走吧,别拧啦,何必呢?"
  "就不走,就不走。"杜梅半推半就,嘴始终硬着。
  "回去别吵了,哪说哪了。"她姨妈在后面说。
  "哎哎。"我不住嘴地应着。
  她表妹给我们开了门,我拖着杜梅马不停足地出了她姨妈家。
  "你咋晚跑哪去了?"街上阳光充沛,人群闲适。
  "你管呢。?"
  "好好,我不管,冷不冷呵昨晚我出去一会儿就冻得够呛,干嘛这么跟自个儿过不去呀?"
  "你瞧,你又说这种话。我不走了,回去。"
  "别别,"我拉住她,一脸谄笑,"我不说了。"
  无轨电车来了,我拉着她上了车。
  "你管我上哪儿呢?反正我死我活你也不心疼。"
  "哪里,心疼。"我去售票台买了两张票,又回来站在她身边。
  "心疼什么?还不照样睡你的觉。"
  "你昨晚是不是回来过?衣服都换了么?"
  "我不回来你想冻死我呀?我根本没走远,就看你出来找不找我。"
  "找了。"
  "你那叫找呵?兜了一圈,连十分钟都没有就回去了。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真气,回来一看你,居然睡着了,亏你睡得着!"她说着又来了气,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那是愁得睡着了。"
  "呸,还不知梦里和什么人鬼混去了呢。早把我忘到一边,巴不得我这一走就别回来呢。"
  她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替自个可怜,泪也越发制不住了,低下头让泪从鼻尖滴到地上。
  我表情沉痛,昂首严肃地看车窗外,主要也是不想让同车乘客有什么下流的想像。
  我不说话,她就一路抽泣。
  下了车,我对她说:"快到院门了,你可别这副样子进院,好像我怎么你了似的--身上有手绢么?"
  她掏手绢擦泪,理理妆道:"你就是欺负我了。"
  "是非问题以后再谈。"
  "唉--"她把手绢放回包里,长叹一声:"有时真想永远不理你了。"
  "你算了吧,别弄得自己多愁善感的。你可以了,还觉得没占够上风?我都叫你弄成什么了?我干什么了究竟?多说了一句没有?我的冤情还没处诉呢!"
  "你怎么又说这话?"她惊叫,"原来你心里根本没认错。"
  "我认什么错?我有什么错?我千古奇冤应该昭雪的。"
  她不吭了,闭着眼使劲挤泪。
  "你们政委来了呵。"我侧身挡住杜梅,跟老头点头哈腰打招呼,顺势带着她走。
  她盲人般地任我领着走,进院门时,贾玲正手里拿了一封信,往门口挂着的邮箱里投,看见我们,便张嘴指着杜梅掩口用眼睛问:接回来了?我摇手叫她别吭声,这边一分钟,那边她闭着眼走路一头撞在传达室旁机动车限速标志牌上。
  门口所有的人,包括哨兵都不禁一笑,我也笑了,她哇地一声哭出声来。
  然后是掉头往外冲,口口声声去买菜刀抹脖子,我奋力阻挡,把她连抱带拖地往院内的小花园弄。很多人都站住看热闹,笑嘻嘻的。贾玲站在一边面有忧色,又不便上前协力。
顶一下
(30)
69.8%
踩一下
(13)
30.2%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