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玉女露机心 疑团莫释 君王贪绝色 险象环生

时间:2022-07-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29回 玉女露机心 疑团莫释 君王贪绝色 险象环生

  冯琳辗然一笑,道:“你真好。”把山果咬了一口,皱眉道:“你骗我,这果子是酸的。”

  李治道:“酸的更好,你听我的话,把果子吃了吧。”

  冯琳口渴肚饿,三两口把果子咬去一半,笑道:“我听你的话啦。”过了一阵,肚子作响,冯琳面上一红,道:“你出去一会儿。”李治道:“你好点吗?”忽听得“勃”然有声,臭气四溢,冯琳顿足道:“你快出去,人家要拉屎啦。”

  李冶想不到这山果催泻之功,比巴豆还快,心中大喜,连臭气也不觉得,转过了身

  ,走近洞口,说道:“好了,好了!你把毒气泻清,过几天就可以和我下山了。你能够移动吗?你把衣服换了,等下我给你洗。”

  冯琳掩鼻说道:“我知道啦,你这人真是婆婆妈妈。”话虽如此,心中却是大为感动,想道:“连我都觉得臭,他却毫不在乎。”又想道:“若然他知道我不是他的什么‘瑛妹’,不知还会不会对我如此?”又想道:“他待人接物,出于一片至诚,这可是假装不得。我以前在他受伤之际弃他而去,他现在还对我这样。即算他是把我当成‘瑛妹’才这样对我,也是难得的了。”心中感动,不觉滴下泪来。

  冯琳换了衣服,李治把地上秽迹抹净,卷起衣服,笑道:“果子虽酸,对你却很有益,再吃两个。”走出洞外,忽见洞旁藤萝深处人影一闪,李治喝道:“谁?”拾起一块石头,向人影躲藏之处掷去。那人攀着长藤,晃了两晃,像荡秋千一般飘下半山,躲入荆棘丛中。孪治瞧清楚了,原来正是被他刺伤的海云和尚,心中暗叫不妙,不敢远离冯琳去追,就在洞口附近,寻觅山泉洗涤衣服。洗完再看,海云和尚的身影,已经隐没不见。

  李治将洗干净的衣裳挂在树上,让它风干,回到洞中,冯琳又已泻了一次,又换了一身衣裳

  ,见李治回来,问道:“你刚才和谁说话?”

  李治道:“那凶和尚还没死。不过,你也不用慌,我就在附近洗衣服,你听到什么响动,立刻叫我。”

  冯琳道:“我知道啦,那凶和尚那天不是也中了你一剑吗?他又不知道我生病,纵算他伤好了,也不敢来。”

  李治道:“小心的好。”卷起衣服,又出外面洗涤。

  一天一夜,冯琳泻了六次,李治一点也不怕污秽麻烦,一夜未睡,细心照料。第二天冯琳腹泻止了,可以扶着墙壁走路,只是肚子饿得难受。笑道:“我想吃烤羊肉。”李治听她一说,也觉肚饿难堪,把干粮袋打开一看,所剩无几,心道:“这里野山羊有的是,要吃烤羊肉那也不难,只是凶僧窥伺在侧,我那能分身出去猎羊?”笑道:“你将就点儿,先吃吃干粮吧,嗯,还有几块肉脯,这炒米也还不错。”将干粮全部递给了冯琳,自己出外采山果吃,并生火烧水,削木为瓢,盛水给冯琳饮,干了半天,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

  山洞附近可以吃的野果不多,果子也抵不着肚饿,李治将开水给冯琳送干粮吃,见她吃得津津有味,饥火越发上升。冯琳道:“你不吃一点?”李治咽了口水,道:“我刚才吃过了,还饱呢。”冯琳把肉脯吃完,干粮吃了一半,舔舔舌头,笑道:“真奇怪,我平时最讨厌吃干粮,那知干粮也有这样美味!简直比山珍海味还要好吃得多。”李治心道:“肚子一饿,再粗贱的东西也要说好吃。”冯琳见他面青唇白,不知这乃是因饥饿所致,好生过意不去,道:“这两天你也够累啦,好好睡一会吧。”李治点了点头,喝了一瓢开水,坐在地上,屏除杂念,运气练功,大约是饿过了头,感觉上反而不像先前那样的饿得难受,只是四肢无力,练了一阵,听得冯琳说道:“咦,肚子真快饱,干粮又不好吃啦。我好了之后,和你到北京去,咱们去吃聚翠园的溜鸡脯,清真馆的烤鸭子,五芳斋的炒鳝糊,‘都一处’(店名)的马莲肉,然后去吃六必居的酱黄瓜……这些都是北京的老字号,菜做得呱呱叫!”

  冯琳在皇府长大,时时溜出来吃东西,对北京的名菜如数家珍。李治本来饥火稍煞,给她这么一数,又饿起来,越发难熬。央求她道:“好妹子,你别说啦。”冯琳一怔,笑道:“瞧你的模样,敢情也是饿了!这里什么也没有,你又不去打羊。”李治忽道:“咦,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的店名菜名?”冯琳道:“我下山之后,在北京城里玩了半年。”李治道:“你怎么有这样的心情?”心里有点不信。

  冯琳溜了嘴,又道:“你知道羊肉有多少种吃法?我告诉你,只‘烤肉宛’一家,吃羊肉就有十八种吃法!”李治心想:她现在已嫌干粮不好吃了,那她一定不是很饿了。她中的毒已经泻尽,再吃一些东西,长长气力,就可下山啦,外面几声羊叫,冯琳道:“好哥哥,你听见啦?打一只羊来吧,打不到羊,打只野兔也好。”李治跳起来道:“好,借几把飞刀给我!”冯琳大喜,把无毒的飞刀捡了几把给他。李治道:“你跳跳看。”冯琳跳了两跳。李治道:“好,快要复原啦。你把有毒的飞刀带着,记得若有什么事情,就大声叫我。”

  李治在洞口装了两张踏弩,用两块石头压着机括,生人进来一不小心,踢着石头,弓箭便会射出,弄好之后,喝了一瓢水,走出洞天,走了一会,果然见有山羊,只是山羊跑得甚快,李治没有气力,哪追得上?吃了几枚野果,心想:我不如拣一处僻静的地方,躲在岩石背后,等山羊走过,我一把飞刀就把它打死。李治依计行事,可是这样的打猎法,有如“守株待兔”,等了半天,还没有山羊走过,李治又饿又急,好不容易才听到一声羊叫。

  李治在岩石后一柄飞刀射了出来,那只小羊大约是走散了的,给飞刀打中,跃过山涧,倒地哀鸣,李治闪了出来,见小羊咩咩哀叫,心中一阵难过,想道:“这小羊孤零零的,想来正是去找它的妈妈,我把它打死了,母羊晚上不见它的宝宝回来,不知多伤心呢!”又想道:“瑛妹也像这只小山羊一样,她连身世来历都不知道,她的母亲也许是正等着她回来呢!我一定得保护她,不能让她被坏人伤害了。”李治久饿之后,手劲不足,那飞刀砍在山羊脚上,嵌在肉内,李治走了近前,小山羊又是一声哀叫,李治叹了口气,屈了半膝,把那柄飞刀拔出,在背囊上取出金创药替小山羊敷了伤口,推它走开,心道:“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这句话说得真不错。我宁可饿死也不吃这只小羊。”躲在岩后,想再等野兽经过,那小山羊的叫声渐去渐远,忽然又听得一声尖叫,从山风中远远传来。李治跳了起来,心道:“这不是山羊的叫声。”伏地一听,叫声断断续续,可不正是冯琳的叫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