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无意发藏书 坐行梦梦 有心求伴侣 误会重重

时间:2022-07-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25回 无意发藏书 坐行梦梦 有心求伴侣 误会重重

  冯琳自那日撇开了李治之后,来到年家,交出了年羹尧的信物之后,住到那个大园子里。园子已经荒废多年,年遐龄本不敢让她去住,冯琳微笑显了一手武功,随手拾起一颗小石,将庭院中一棵槐树上的鸟儿打落,年遐龄想起自己儿子的许多异事,又见了她的本领,心想这小姑娘既然是儿子叫来的,必然大有来历,稍事打扫之后,就由她搬进以前钟万堂住过的那间书房。

  冯琳走进荒园,只觉心神动荡,到了书房之后,更觉这个地方好像来过一般。苦苦思索,却是想不起来。年羹尧要她住到花园里去,原有根深的用意。因为冯琳吃了允祯的迷药,失掉记忆,对进皇府之前的旧事,再也记不起来。因此年羹尧想让她住在旧时住过的地方,好触发她的思想,恢复她的记忆。

  可是冯琳失掉记忆已有多年,虽觉这园子地方好熟,仍然想不起来,住了几天,园子的每个角落都走到了,恍惚记起,这些地方,都是自己旧游之地。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到过这个园子,却记不起了。再转念一想:自己和年羹尧是最近才认识的,怎么会到过他的家中?心中疑虑不定,过了半个多月,心中才渐渐安静下来。

  一晚,冯琳在园子里徘徊,苦苦思索,忽见墙头上黑影一晃,先后有两个人跳了进来。

  冯琳一看,见这两人身法虽颇矫捷,轻功却非上乘,她掌心本己暗扣两柄喂毒飞刀,待要发出,转念一想,却又止住。

  只听得前头那人道:“这里就是钟万堂生前的地方了,咦,怎么房间里有灯光?”

  他的同伴道:“难道那女娃子还在这里?”

  前面那人笑道:“绝对不会。我确实打探清楚,就在钟万堂死的那天,他已被双魔抱进皇府去了。”

  冯琳听得“钟万堂”三字,心头又是一震,心想怎么这个名字好熟!

  后面那个夜行人又道:“莫非年羹尧留有人看守?”

  他同伴道:“年羹尧现在北京,忙着替允祯夺位,他哪里还有闲心顾着这个园子。”

  后面那人道:“年羹尧诡计多端,不可不防。”两人悄悄商议一阵,各自取出一个形如鹤嘴似的东西,走到窗子下面,冯琳也不知道他们干些什么。过了一会,两人推门进去。冯琳悄悄的从花树丛中钻了出来,身形一起,飞上屋檐,用个“珍珠倒卷帘”的姿势,双足勾着屋檐,悄悄向下张望。

  屋内的那两个夜行人面面相觑,好像甚为惶惑。原来他们以为屋内有人,所以用那形如鹤嘴似的东西,把“鸡鸣五鼓返魂香”喷入里面,不料一到屋内,却发现杳无一人,这乃是夜行人的大忌,不禁慌了。一人再跃出外面,四面张看,冯琳缩在檐脊,那人张望一回,回到屋内,道:“奇了,真没有人。”他的同伴道:“不管它有没有人,咱们快搜。”两人翻箱倒筐,看见冯琳的衣裳,十分奇怪。

  一人道:“难道邝师叔那个外孙女儿又回来了?”

  另一人道:“她在皇府里住得好好的,怎会回来,别胡猜吧。”继续搜查,用刀剑铁凿,在墙壁地上乱刺乱插。冯琳看得好生纳罕。心道:难道这里埋有什么重宝不成?过了一会,两人将她睡的那张大床也搬过一边,在床底搜探,又用铁凿搭土,忽闻得金属相触之声,一人道:“找着了!”挖出一个铁匣,左弄右弄,却弄不开。

  同伴道:“拿回去再设法吧。”

  先前那人道:“不知里面藏的是不是那本书,若然不是,岂不白白辛苦一趟。”

  摸出一柄缅刀,道:“待我把这铁匣斩开。”

  他的同伴道:“当心点,可不要弄坏匣中藏书。”话声未停,先前那人已一刀劈下,蓦地里火星蓬飞,铁匣一开,两柄飞刀电射而出,那人猝不及防,给飞刀射中心窝,惨叫一声,当场倒地。另一人闪过一边,过了一会,见无异状,再上前去,将匣里的书拿了出来,看了一看放入怀内,大喜笑道:“终算找着了。”把尸首踢过一边,道:“师哥,明年今日,我替你做周年祭。书已找到,你在九泉之下,也当瞑目了。”反身走出屋子。冯琳心道:这人好坏,叫他也吃一刀。那人刚刚走出屋子,给冯琳一口飞刀,也正正插中心窝,倒地惨叫,片刻之后,也随着他的师兄到黄泉路去。冯琳跳了下来,先陶出那一本书,只见封面写着“金针度世”四字。又进屋内拾起那铁匣中射出的两柄飞刀,看了一看,不觉大吃一惊!

  那两柄飞刀的形式和自己的完全一样,冯琳再察看那两人的伤口,中毒的微象也相同,又惊又疑,心想:韩伯伯说我所用的喂毒飞刀乃是独门暗器,江湖之上,无人会使,何以这铁匣中所射出的飞刀,和我的完全同一家数?

  原来冯琳自小跟随钟万堂,学成了夺命神刀的绝技,被双魔抱进皇府之后,本性虽然迷失,小对所学过的武艺,却未忘记,她那一匣二十四把毒刀,也仍带在身边。四皇府中高手如云,冯琳因得他们喜爱,每人都传她武艺;其中韩重山乃是使暗器的高手,见了她的飞刀,便知是傅青主这一派的真传,韩重山拿了她的飞刀,细心研究,不消几天,连淬炼飞刀的毒药,也研究出了。但韩重山自己是一派宗祖,不愿使用别派的暗器,所以只传了冯琳淬炼飞刀的方法和配制解药,并指点她的手法,自己却不使用。钟万堂死后,无极派没有传人,年羹尧虽也学得几成,但以年羹尧的身份,自然不会再在江湖行走,所以韩重山才会对她说那一番话。冯琳也以为飞刀之技是出于韩重山所传,根本记不起有个“钟万堂”了。

  冯琳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只好把那两个尸首悄悄埋了。收拾好房之后,展开那铁匣中的藏书一看,又吃一惊,吃惊之后,又不禁喜出望外!

  这本书分上下二卷,上卷共十三篇,前三篇是内功窍要,后十篇则是拳经剑诀。下卷十二篇全是医书。冯琳先看拳经剑诀,觉得有些手法还不及自己所学的厉害,但再看前三篇时,则觉其中深藏奥义,精妙无穷。冯琳本来从李治那儿,学了一些修练内功之法,可是因为李治本人尚未达到炉火纯青之境,有许多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而且又是出于口授,东鳞西爪,有如一盘散珠,串不起来。看了书后,顿觉脉络分明,以前所学的,非但能用书中之理一以贯之,而且悟了许多精义。要知傅青主乃是内家正宗,武功虽然不及白发魔女的辛辣,但照他的方法修习内功,比起白发魔女这一派来,却要事半功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