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个情痴 十年如一日 几疑梦幻 卅载困幽宫

时间:2022-06-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13回 真个情痴 十年如一日 几疑梦幻 卅载困幽宫

  这许总管是李卫亲信,平时也到内堂,所以李明珠并不见疑,揭帘问道:“爹爹唤我何事?”说时迟,那时快,董巨川身子一弓,疾如飞箭,蓦然冲进内室。帘后藏着的女子要躲已来不及,弓鞋一起,右足斜飞踢出,董巨川身子陡然一缩,足根一旋,双掌一阴一阳,猛的发出,那女子一脚踢空,倏觉掌风扫颈,身子一仰,竟然在间不容发之中避了开去。董巨川并不收势,左手一抓敌腕,右手猝击面门,攻势绵绵不绝,那女子身形闪动,手背一择,用“棚式”化开了董巨川迎面的劈掌,左腕向前冲击,又把敌人左拳的攻势也化解了,董巨川喝道:“陈美娘,你的丈夫已给擒了,你还敢顽抗?”那女子陡然一震,董巨川左手一沉,右掌直攻那女子两乳之间的“玄机穴”,那女子大怒,一个滚身,左右两肘,前撞后撞,这一招突然从内家拳的“如封似团”,变为外家拳的“豹食虎儿”,来势极猛。董巨川是形意派名宿,经验老到,他知道只凭本身功力,虽然也可取胜,但却必有一翻恶斗,只恐误了时刻,所以一开首就诓称她的丈夫被擒,使她心乱,继而用轻薄的掌法,引她发怒,乱则气浮,怒则心躁,董巨川觑个正着,左手一托敌腕,右手掌心一翻,迅如闪电般的扣着了那女子臂弯的“曲池穴”,施展擒拿手法把那女子捉了过来。李明珠惊道:“许总管,这人是谁?为何到我的卧室来捉人?”董巨川笑道:“不把她捉去,你的爹爹可要性命不保哩!”迈开大步,与许成呼啸而去。

  这女子名唤陈美娘,正是江南大侠甘凤池的妻子。陈美娘武功虽比甘凤池差许多,但在江湖上也已经少有。他们夫妻二人,最好游戏风尘,在江南一带行侠仗义。一个月前,他们搭了一个江湖班子,来到杭州卖艺。甘凤池因名头太响,所以用药易容,到了杭州,恰巧碰着抚台李卫为母亲祝寿,招他们的班子进衙表演;又恰巧抚台的女儿欢喜陈美娘的杂技,时时招她进衙,甘凤池身无别事,也就留了下来。为了想看看抚衙内有什么能人,故意参加了卫士的选拔,甘凤池到杭州时曾和路民瞻通过消息,吕四娘和路民瞻一到杭州,立刻找到了甘风池,请他设法。这日恰逢抚台面试,甘凤池当场显技,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将抚台擒了过来。那料董巨川老奸巨滑,听得抚台说起甘凤池(化名唐龙)的来历,事发之后,心想那个杂技班的女子,必是陈美娘无疑。试往内堂一撞果然撞个正着。

  且说甘凤池将李卫挟为人质,在堂上大口大口的喝酒,神采飞扬,抚台的卫士,在堂下穿梭来往,一个个胆战心惊。甘凤池等得心焦,喝道:“兀那姓董的老贼,为何还不回来?”话犹未了,堂下一声应道:“甘大侠少安毋躁,俺来了!”

  董巨川三指扣着陈美娘的脉门,笑嘻嘻的将她拖上堂来,甘风池见了,又惊又怒。董巨川笑道:“将抚台大人交换贤嫂,这总算两不吃亏吧。”甘凤池气得七窍生烟

  ,暗骂“奸贼”,但他夫妻恩爱,纵然生气,也要交换。当下咬牙说道:“好,你把她放开,我将抚台还你。”董巨川道:“你可不许暗下毒手。”甘风池怒道:“江南大侠,说一不二。”董巨川将陈美娘往前一推,甘风池也把李卫放下。李卫跑下台阶,陈美娘跑上堂上。这时内堂里人声嘈杂,秦中越所带的御林军忽然从里面冲了出来。

  且说李明珠目睹董巨川将陈美娘擒去,又惊又气,她绝想不到这卖解的女子有那么大的来头,跑入卧房,砰一声关了房门,滚在床上痛哭,气恼父亲的卫士对她没有礼貌。正哭泣间,衣橱忽然打开,里面钻出了一个人来,竟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李明珠惊骇之极,收了哭声,那少女微微笑道:“小姐你生谁的气啊?说给我听,我有办法替你报仇。”话声柔美亲切,李明珠问道:“你是什么人?”那少女道:“我是那卖解女子的班中姐妹。”李明珠道:“为什么我不见你进来?”那女子道:“据听说小姐天姿国色,我也想象陈姐姐一道来看你,可是你只请陈姐姐一人,所以我只好悄悄的跟她进来了。”李明珠小孩心性,听那少女赞她美貌,十分高兴。笑道:“你才美呢!你是新近搭班的吗?”那少女道:“是呀,没有见着小姐以前,我也以为自己很美,见了小姐,才知道自己差得远呢!”李明珠越发高兴,想了一想,忽然问道:“你说你有办法替我报仇,你有什么办法呢?你的姐姐也给他们捉去了。”那女子道:“是京城来的那些御林军吗?”李明珠想起那日在囚房里,旁边有几个人看守犯人,刚才来捉人的那个家伙似乎就是看守之一,点点头道:“大约是吧。”那少女道:“那易办了,我和你去把犯人偷放出来……”李明珠惊道:“不行,爹爹要骂的。”那少女笑道:“你听我说呀,咱们把他放出来,悄悄的藏起来,然后交给你的父亲看管。这样,犯人还是在抚衙内,可是让那些御林军栽一个跟斗。谁叫他们不尊重你爹,还欺侮你呢?”李明珠道:“他们有人看守的呀。”那少女笑道:“只要你带我到囚房,我就有亦法。”李明珠还是个不懂事的女孩,那知天高地厚,她觉得这事情倒也好玩,而且她对那囚犯也颇好感,心想:把他藏起来和他聊聊天,一定很有趣。那囚犯一表斯文,还会做诗的呢!当下说道:“好!咱们就去。”取出两套男子衣裳,说道:“咱们换了衣棠去吧。”那少女赞道:“你真聪明。”不一会换好服装,李明珠将她带到囚房。外面的卫士喝道:“什么人?”李明珠一时心慌,竟然说不出话。

  那少女道:“抚台大人听说钦犯有病,叫我来看看是否要请大夫?”守门的“噫”了一声道:“抚台大人怎么知道?”那少女用肘轻轻撞了李明珠一下,说道:“你先回去禀告总管,叫他请大夫去。我进去看看。”李明珠初时贪玩,现在见守门卫土个个凶神恶煞般盯着自己,不觉心慌。猛醒起自己现在已经不是抚台千金的身份,若然受到什么侮辱,那岂不是自讨没趣,听了少女的话,立刻转过身躯,扬手说道:“你看了钦犯之后,赶快来找我!”御林军的统领秦中越在里面大叫道:“什么人?不许进来!”李明珠已经跑开,守门的卫士伸手拦那乔装少女,少女道:“抚台大人要看也不行吗?”卫士道:“把抚台的令符拿来。”少女微微一笑,手指一弹,已点中了那卫士穴道,秦中越在房内听得外面“扑通”倒地之声,慌忙跳起,只见一个少年疾抢进来,骈指如戟,点他面上双睛。秦中越大喝一声:“有刺客!”双笔斜飞,左右交刺,那少年身法竟是迅疾异常,身形一矮,就在双笔方分未合之际,踏中宫直抢进来,招式未变,双指略沉,戳向胸口的“当门穴”,这“当门穴”又名“血穴”,乃是人身九个“死穴”之一,秦中越大吃一惊,躲闪不及,伏地一滚,左手判官笔骤的掷出,阻敌进攻,那少年五指一拢,竟然把秦中越的兵器抓在手中,反手一掷,如同背后有眼睛一般,将抢进囚房的一个卫士击倒。步似灵猿,仍然追击,秦中越是御林军的统领之一,武功不弱,这时已一个“鲤鱼打挺”,翻了起来,把剩下的一支判官笔当五行剑用,盘旋飞舞,前遮后挡,而门外几个当班的御林军,也闻声涌进。这少年好不厉害,反身一跃,把最先涌进的两名军士直掼出去。秦中越稍有余暇,心念一动,奔向房中的囚犯,那料呼呼风响,眼睛一花,那少年竟如大鸟一般,在自己头顶飞过,拦在钦犯槛前,双掌一推,打了一个圆圈,左手上挑,右手下按,秦中越把笔一挡,那少年双掌变指,一点“期门”,一点“将台”,这两处穴道,都是人身“晕穴”,秦中越本是打穴的好手,见这少年点穴奇快,吓了一身冷汗。疾忙退时,那里还来得及,刚一转身,背后立觉奇痛,左肋的“精促穴”已给点着。这“精促穴”在背后由下数上的第二条与第三条的骨缝中,适当脾位,乃是人身九个“哑穴”之一,一被点中,浑身瘫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