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赠宝收徒 孪生怜玉女 飞头滴血 一剑探知交

时间:2022-05-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江湖三女侠(全文在线阅读)  >  第01回 赠宝收徒 孪生怜玉女 飞头滴血 一剑探知交
 
 
  剑胆琴心谁可语,江湖飘泊怜三女。
 
  弹指数华年,华年梦似烟。
 
  遥天寒日暮,寂寞空山路。
 
  踏遍去来枝,孤鸿独自飞——
 
  自题《江湖三女侠》,调寄菩萨蛮
 
  寂寞山村,黄菊路旁迎客至;
 
  中秋将近,已凉天气未寒时。
 
  在盘曲的山路上,一个年约五旬的汉子,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烟杆,正在怡然自得的吸着旱烟。
 
  山路两旁,杂花生树,那些野生的小黄菊尤其可爱。山风吹过,清香扑鼻。
 
  但这个山路上的行人,却不是什么文人雅士,他是河南汝州的名武师邝琏。
 
  他也不是为了游山而来,前面的村庄有他的儿女亲家。他的亲家姓冯名广潮,也是一位武师,冯广潮的儿子冯英奇娶了他的女儿邝练霞,去年生了一对孪生女儿,今天正是他这一对外孙女儿的周岁之喜,他是去喝“抓周”酒的。“抓周”是他们家乡的风俗,父母在孩子周岁之时,把亲友所送的礼物堆在孩子的面前,让他自己去“抓”,从孩子所抓的物事,可以观察他的喜爱,推断他的未来。
 
  “人家都说我这两个外孙女儿是玉女下凡,阿霞这丫头的福气可真不小,王母娘娘的身边也只有一个玉女呢。嗯,今天我可得仔细看清楚她们的酒涡,别叫女儿笑话。”原来他这对外孙女儿,不但有如粉雕玉琢,逗人喜爱。而且生得一模一样,脸上也都有一个小酒涡。唯一的分别是姐姐的酒涡生在左边,妹妹的酒涡生在右边。
 
  他正在满怀喜悦的想着他这对可爱的外孙女儿,山风吹来,忽地传来了好像是有人说话的声音。
 
  “不会弄错吧?”
 
  “不会。那孩子,我……”
 
  好像是两个人对话,断断续续,听不清楚。邝琏凝神细听,又听到一句比较完整的说话:“他们的交情非比寻常”,但下面的话语又模糊不清了:“既然有……那人一走……”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听不见了。
 
  这两个人已经走出村子,但邝琏居高临下,虽然看不清楚他们的面容,也还看得见他们的背影,村子里的人,邝琏全都熟识,这两个人显然是外来的陌生人。
 
 
 
 
  邝琏疑心大起,暗自想道:“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来这里打听什么事情似的,只不知是黑道的人物还是白道的公差?”
 
  住在这个山村的都是普通百姓,唯一有点“特殊”的就只是他的亲家冯广潮了。冯广潮少年时候也曾行走江湖,但在三十二岁那年,就归隐故里,闭门谢客,课子授徒。他隐居故里、不知不觉亦己过了十年了。武林朋友问他为什么方当壮盛之年,便作山村隐士,他往往顾左右而言他,甚或只是笑而不答。
 
  邝琏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早就“息影”田园,但他知道在这十年当中,冯广潮确实绝迹江湖,甘于隐逸。他今年虽然才不过四十二岁,比邝琏的年纪还小六岁,但已像是个心如止水的老人了,去年他做了祖父之后,更加以含饴弄孙为乐,不问外间的事。
 
  他还知道冯广潮从没参加任何反清的帮会,虽然他们对满洲的入主中华,压迫汉人,都是心中不满。但“大清”朝廷的根基早已稳固,(今年是康熙四十五年,距离满清入关已经六十三年了。)不满又有什么办法?多少义士遗民也只能吞声忍泪!伏身草莽,待隙伺机,何况他们只是寻常百姓。
 
  此时那两个人已经是走得连影子都不见了,邝琏又再咀嚼他们那些零碎的话语,不停的想:“他们说的那个孩子是谁?听那人口气,似乎与那孩子相识,当然不会是指我那两个刚满周岁的外孙女儿吧?和他们后来说的那个人又有没有关系呢?广潮的朋友我都知道,称得上和他有特别交情的恐怕只有我了。他的江湖上的朋友早已断绝往来,那还有谁?但‘那人’总不至于是指我吧?”
 
 
 
 
  他想来想去,仍是莫名其妙,最后想道:“这两个人谈论的事情说不定和我那亲家根本全无关系;也说不定他们根本就不是来查什么案的,都是自作聪明的揣测!”“别管他们了,还是快点去看我那两个可爱的外孙女儿吧。见了广潮再说。”他抽了一袋旱烟,不知不觉,已是走到村前了。
 
  冯家的把式场就在村边,邝琏远远望去,只见一个剑眉朗目蜂腰猿臂的少年,在空场中心,滴溜溜的疾转,忽而贴地翻腰,状似犀牛望月,忽而耸身张臂俨如剑辨摩空。邝琏暗道:“亲家常常夸奖他新收的徒弟质美好学,看来果似不错,只是这是那门子的功夫呀?”
 
  冯广潮有两个徒弟,大徒弟王陵,三年前学满出师;在京中干镖行生意。在把式场中练武的少年,名叫唐晓澜,乃是他的二徒弟。这唐晓澜来厉甚奇,连邝琏也不知他是何方人氏。有一天冯广潮突带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来拜见他,说是新收的徒弟,说话带关外口音,但眉清目秀,却又恂如处子。冯广潮从未到过关外,却如何会有个带关外口音的徒弟,邝琏百思不解,暗中也有问过亲家,冯广潮总不肯明说,而且言词之间似有隐况。武林中虽属至亲,也不便探人隐秘,邝琏也就罢了。今日凑巧,碰着唐晓澜练武,邝琏细心观看,看了一阵,不禁大惊失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