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江湖半炷香

时间:2022-05-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乃飞 点击:

  救命香

  元末的时候,有一个叫桂云的年轻人,生得力大无穷,还会一些功夫。这年,桂云的父亲桂员外犯了心口痛的毛病,请了很多大夫都无法医治。最后一个大夫说:“有一个人或许能救你父亲,那就是‘江湖半炷香’。”

江湖半炷香

  桂云问,江湖半炷香是谁?大夫说,江湖半炷香是个异人,专治天下疑难杂症,他身边总是离不开半炷香,所以人们给他起了这个外号。大夫又说,江湖半炷香行踪诡秘,谁也不知道他家住哪里、身在何方。桂云听了,十分着急,骑上宝马,在马脖子上挂了块牌子,写明寻找“江湖半炷香”,就出门找人去了。

  桂云在外跑了三天,没听到江湖半炷香的半点下落。这天他跑累了,就走进一家酒楼,边吃饭边歇着。这时候,就见楼上抬下一个人来,是一个老头被卷在一张席子里,却还眨着眼睛。桂云见老头脸上有很多溃烂的地方,好像得了什么怪病。

  桂云上前拦住,说:“只有死人才裹在席里抬出去,这老头还没咽气呢,你们这不是草菅人命吗?”他拿出钱来,把老头安顿在一间客房里,接着就要去请大夫。不料老头微弱地说:“壮士,我这是中了毒,你也不用找大夫,只需给我拿几味药来就行。”老头说出了几味很普通的药。桂云买来药煎好,让老头喝下,不过片刻,老头身上的溃烂果然慢慢地退了下去。

  到了晚上,桂云和老头分榻而眠。半夜,桂云被一股淡淡的香味熏醒了,睁开眼一看,老头身上的溃烂已经全消,只见他正盘腿坐着,双目微闭,手上掐着半截香。

  桂云心中一动,轻轻地下了床,问老头:“你可是外面盛传的神医江湖半炷香?”老头睁开眼,笑道:“神医不敢当,我的真名叫周铭。”

  桂云心中大喜,正想说什么,窗户纸突然被人捅开,一股烟钻了进来。桂云叫声“不好”,他听说过这种江湖伎俩,这烟一定是有毒的熏香,有人要暗算他们!桂云忙打出一支袖箭,只听外面“啊”的一声惨叫,桂云来不及多想,背起周铭就往外跑。

  桂云背着周铭跑出酒楼,到一处平地才停下来。周铭感激不尽,对桂云说:“多谢壮士两次救了我性命,今生不知如何报答。”

  桂云就趁机说了想请周铭为父亲治病的事。

  于是周铭跟着桂云赶回家,到了家里,桂云的父亲还剩下一口气。周铭拿出半炷香来点着,又拿出几根银针来,在桂员外身上几处下了针。结果,半炷香还没燃完,桂员外就睁开了眼睛。

  桂云父子对周铭千恩万谢,周铭却只要求他们千万别对人说他来过这里,桂云父子答应了。

  救命香

  几年后,天下大乱,桂云加入了一支抗元的义军。他作战勇猛,屡立战功,从一个小小的士兵做到了将军,还跟一个叫朱元璋的义军头领结拜为兄弟。最后,朱元璋打下了天下,创立了大明江山,成了皇上。桂云被封为建威将军。

  可是没过几年太平日子,桂云就看出不对劲来了——当初在沙场上生死与共的兄弟,一个个地被朱元璋找了由头,拖到了刑场。桂云心里憋气,成天在家喝闷酒。

  这天,桂云散朝后正在家喝酒,家人来报,说有个干瘦的老头想见他。桂云正心烦,就说不见,家人却递过一个小盒子来,说是那个老头让转交的。桂云打开一看,见里面只有半截香。啊,难道来人是“江湖半炷香”周铭?这可有多少年没见着了呀!桂云马上让家人有请。等那个老头进来,桂云一看,可不正是周铭吗?

  周铭进来看了桂云一眼,就说:“我是来还债的。当年恩公救了我两次,现在终于有机会报答了。”桂云纳闷道:“可我现在身体好好的呀!”

  周铭却叹了口气,说:“你已经病入膏肓了!”

  桂云不明白,但还是请周铭坐下来一起喝酒。几杯下肚,桂云就发起了牢骚,埋怨朱元璋不该滥杀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周铭在一旁没言语,他不动声色地掏出半炷香,点燃后夹在两指之间。等桂云抱怨完了,他才说:“恩公,我就是来给你治这个‘病’的。你生性耿直,有什么就说什么,可是祸从口出,刚才那些话要是传到皇上耳里,你还能活几天?你现在不等于是病入膏肓了吗?”

  桂云听完一愣,再仔细一想,冷汗就下来了。周铭又说:“当年有人害我,是你救了我,可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害我吗?”

  桂云摇摇头,周铭就说:“我年轻时是开医馆的,没做几年就声名远播,抢尽了同行的生意。有几个同行对我恨之入骨,放火烧了我的医馆,我的家人都死在大火里了。我这才知道,人有点本事就会招人忌恨。从此我心灰意冷,漂泊江湖,谁知他们还是不放过我,我只好东躲西藏,连个囫囵觉都睡不上,每晚只睡半炷香的时间……”

  桂云听罢,不禁感慨万分:那些死去的功臣,不正像周铭一样吗?战功越多、权力越大,对皇位越有威胁,朱元璋就越盯着他……桂云正想着,突然“扑通”一声,从房梁上落下个人来。

  桂云吓了一跳,上前一看,掉下来的这人十分眼熟,竟是皇宫里的锦衣卫,看来朱元璋也不放心自己呀!桂云肺都气炸了,转身就去取刀,周铭忙拦住他,说:“杀了他,你便没生路了,你全家人都得死!”

  桂云的刀掉在了地上,周铭说:“我刚才点起的是迷魂香,在我们喝的酒里,我已下了解药。这锦衣卫中了迷魂香,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你把他送回家,就不要声张了。他在这里出了丑,你不杀他,还给他留了面子,他怎能在皇上跟前再陷害你呢?”

  桂云一听,只能如此了,就吩咐家人把那锦衣卫用轿子送到他家里。送走了锦衣卫,周铭对桂云说:“躲过了这次,逃不过下次,你这病要及时下药了。”

  桂云犯愁道:“这‘病’只怕是绝症,怎么下药呢?”

  周铭说:“药方已经开好了,就在我手里。”他展开手,手心里写了一个“隐”字。桂云皱眉道:“你是说,要我辞官归隐?”周铭点点头,说:“只是这药方还缺少一个至关重要的药引子,我去寻,你一定要等我。”周铭说完,就急匆匆走了。

  结拜香

  第二天桂云上朝,见朱元璋对自己如往常一样,看来那个锦衣卫果然没出卖自己,也就放心了。

  又过了几天,朱元璋交给桂云一个任务:大臣何健谋反,让桂云做监斩官。何健和桂云一样,也是在战场上为朱元璋卖过命的兄弟,他怎么可能谋反呢?

  桂云闷闷不乐地回到府中,老家却有人来报丧,说桂云的父亲犯了心口痛的旧病,一口气没上来,死了。桂云悲从中来,立刻向朱元璋报丧,说要回乡守孝。守孝是大事,朱元璋只好让桂云回去。监斩的事,自然就作罢了。

作品集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