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下苦人

时间:2023-07-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李金海 点击:

  下苦人是一句方言,指的是身份低贱的苦命人。在生活中,你遇到过下苦人吗?你又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呢?

  我在一个学院里当副院长,主管后勤。一天,我在院里转悠,远远见到水工组的几个人在一个污水井旁边议论。我认识其中一个叫老曹的,他老实憨厚,说话有点结巴,和我算是老乡。

下苦人

  我走过去,只见污水井的盖子开着,一股污浊之气飘了过来,原来是污水井堵塞了,需要疏通。那几个人见我走近,不再议论,和我打了招呼就不吱声了。就在这时,老曹说话了:“我,我来。”说着他就下到井里,忍着恶臭仔细地弄着。我探头望着他,点头夸了几句便走了。

  一个礼拜后,我家下水道堵了,我就給水工组打了电话。很快维修的人就来了,正巧是老曹。他手脚麻利地疏通了下水道,正准备走,我连忙拉住他,道了声辛苦,请他坐下,把泡好的茶递给他,又给他点上烟。他很感动,接茶的手都有些颤抖。

  “您,您是好人呐,这样..对待..我们下苦人!”老曹说着,有些拘谨地喝茶抽烟。为了让他放松下来,我和他唠着闲话,可他还是放不开,待一根烟抽完后,老曹便起身告辞了。我塞给他一盒烟,他客气一番,接了过去。

  自那以后,我和老曹变得熟悉起来,老曹的话也渐渐多了。一天,老曹特地跑到我办公室,说他儿子小曹定于周日结婚,让我去他们村里捧个场。我二话没说便答应了。

  周日那天,我早早来到老曹家参加酒席,老曹特意过来给我敬酒,聊到小曹,他叹了口气,说:“小曹,这孩子,会..会电工,也有证,但现..现在还没..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便安慰他两句,说总会找到的。老曹感激地笑了笑。

  谁知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老曹到了我家,还带了一包土特产。他坐下后,支支吾吾半天才开了口。原来,老曹打探到学院电工组的一个电工准备辞职,他想让儿子小曹来补这个缺。我便说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如果属实,小曹反正是有证的,过来工作也未尝不可。老曹非常感激,临走还握着我的手不断道谢,我有些不好意思,硬是塞给他一条烟。

  第二天,我就去院里打听了一番,发现老曹说得没错,于是我就和院里的人事打了声招呼,很快,小曹就来电工组上班了。为此,老曹又提着一包礼物来我家答谢了,我推脱不掉,只好收下,又拿了些东西塞给他,算是返还。

  此事过后还不到一个月,老曹又来找我了,说小曹小两口这么年轻,这么分着,不是个事,让我给他儿媳妇在学院找个轻松点的差事干干。我先是一愣,随即笑笑说:“我看看吧。”其实我有些不情愿,但老曹也算是我老乡,人还那么老实本分,能帮的就帮一点儿吧。这么想着,我又去院里打通了关系,于是老曹的儿媳妇便成了我们职工食堂的收银员。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老曹又来找我了,说:“电工组旁边有一间破房子,一直闲着,就让小曹他们小两口住了吧!”

  我哭笑不得地说:“那里住人不合适..”话还没说完,老曹抢着说:“合适合适,房子我已经收拾好了。”这时我才注意到,老曹和我说话倍儿溜,竟没有一点儿磕绊了。

  我无奈之下只能应承下来。临走时,老曹说:“我们下苦人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我挥挥手,懒得再搭理他。

  从此,我见了老曹就绕开走,实在躲不过,便点个头,快步走开,但每次老曹都会追上来,热情地招呼我。

  两个礼拜后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家看电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隔门问是谁。

  “我,老曹。”门外朗声答道。

  我叹了口气,打开门,只见老曹满脸笑容地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他老婆。

  老曹一进门,就自来熟地坐上沙发,接过我泡好的茶喝了一大口,又掏出烟递给我,说:“你随意。”随后他指着他老婆,一本正经地说,“好体力,样样活儿都能干。”

  我皱起眉头,竟然有点儿结巴了:“这,这个,怎么?”

  “嗨,做你们家的保姆啊!”老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谁说我要保姆?”我瞪圆了眼睛,心里一阵惶恐。

  “我说的。瞧,你家该有个保姆。”老曹摆摆手说,“什么工钱不工钱的,看着给吧!你最体谅我们下苦人了!”

  我瘫坐在沙发上,不知如何是好。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