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历史重演

时间:2022-04-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五卷 第十三章 历史重演

“铿锵“之声。响个不绝。
  项少龙、纪嫣然、赵致和一众铁卫,加上尤氏姊妹,看着滇国小王子庄保义和荆善剑来剑往,打得倒也似模似样。
  众女当然频频为这小孩子打气,荆善则凭其灵活的身手,只守不攻。
  “当!“
  庄保义终是人小力弱,一下握不住剑柄,掉在地上。
  可是他毫不气馁,滚身地上,拾剑再打。
  项少龙心中暗赞,喝停了练习,传了他几个基本功。让他自行练习,便到尤氏姊妹处让她们为他化妆,纪嫣然等亦避返内堂,以免给人见到她们的绝世姿容。
  尤氏姊妹昨天目睹他大展神威,更是倾慕,热情如火,幸好项少龙昨晚与纪赵两女连场大战,根本有心无力,否则说不定会闹出事来。
  项少龙始终是个受严格军事训练的人,知道在行动之际,若荒淫过度,对精神身体均有害无益。
  而两女亦由庄夫人处明白了项少龙的苦衷,所以只止于一般的亲热和言语上的示意。
  化好妆后,两女仍不肯放他离开,硬迫他躺在卧几上,为他按摩推拿。
  只推了几下,项少龙舒服松弛得睡了过去。
  醒来时,两女正在一左一右的为他推拿脚板,使他如在云端。好不自在。
  尤翠之笑道:“睡得好吗?“
  尤凝之道:“龙阳君来找你,在外面等了整刻钟哩。“
  项少龙吓了一跳,坐起来道:“为什么不唤醒我?“
  尤翠之过来服侍他穿上外裳,柔情似水地道:“不舍得嘛!今晚项爷沐浴时,由我们再给你推拿吧!“
  项少龙习惯了她们无微不至和毫不避男女之嫌的悉心侍候,点点头便要起来。
  尤凝之扯着他衣袖幽怨道:“项爷不给点奖赏我们姊妹吗?“
  项少龙想起这时代的男人谁不是随处攀折美女,自己的行为已近似异类了,盛情难却下,搂着两人痛吻一番后,才一步高一步低的出去见龙阳君。
  不知是否因重会项少龙,今天这美丽的男人特别容光焕发,坐好后接过手下奉上的香茗,呷了几口后,龙阳君道:“田单的事非常棘手,因为田单现在住进楚宫里,与李园为邻,所以守卫森严,我看除非把握到他离开王宫的时间,否则休想行刺他。“
  项少龙大感头痛,道:“有没有方法弄张王宫的地形图来呢?“
  龙阳君为难地道:“假若多点时间,说不定可以做到,但依我看于孝烈王大殓后,田单会立即起程返齐……唉!“
  项少龙道:“楚宫有什么防卫呢?“
  龙阳君道:“这个真的不大清楚,不过只是环绕王宫的护河、高墙和哨楼,就是不易解决的难题了。何况现在连田单真正住在宫内什么地方都未晓得。“
  项少龙道:“凡是王侯巨宅府第,必有逃生秘道……“
  龙阳君打断道:“不用想这方面的可行性了,像我们的魏宫,便有人十二个时辰轮番监听地底的动静,否则掘条地道进宫,不是要宰谁谁就没命吗?“
  项少龙道:“田单总要参加宴会吧?只要知道他何时会到何地赴会,不是可在中途截杀他吗?“
  龙阳君颓然道:“楚人虽被称为南蛮。但比之我们北方诸国更是守礼,楚王大殓前,理该禁止一切宴会喜庆之事,所以你这一着仍是行不通。“
  项少龙苦恼地道:“那谁可以把田单由王宫引出来呢?唉!只要知道田单住在王宫何处,说不定我便有办法了。“
  这时他脑内想的,自是通往赵穆宅中的下水道,不过由于楚宫大多了,又没有内应,楚宫的下水道又不知是否那么方便,所以此法仍是行不通的居多。
  龙阳君忽压低声音道:“那滇王妃是否非常美丽?“
  项少龙奇道:“确是非常动人,君上难道……“
  龙阳君“俏脸“微红,“娇嗔“道:“不要误会,只是昨晚我到春申君府上时。
  李园和春申君都大赞滇王妃,说这样狐媚的女人确是万中无一,当时田单、韩闯和郭开都在座,人人动容,所以找才想到滇王妃说不定可以美色引诱田单上当呢!不过想具体些又很难行得通。“
  项少龙道:“他们有说起我吗?“
  龙阳君“横“他一眼道:“怎会漏了你,他们对你的身手和果断的行踪均大感惊异。不过任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联想到项少龙来,连奴家都认不出你,其他人更休想了。“
  项少龙最少把龙阳君当了半个女人。又因着相互间“深厚“的交情,无论他作什么女儿娇态,都只觉亲切,而不会生出反感。
  笑道:“李园说起万瑞光时。有否咬牙切齿呢?“
  龙阳君道:“这倒没有,照我看李族内争权夺势亦非常厉害。李园昨晚便大骂李闯文不知进退,活该给人打断腿骨。“
  项少龙糊涂起来,问道:“春申君和李园又是什么关系?“
  龙阳君道:“好到不得了,李园见到春申君时像老鼠见到猫,逢迎恭敬得过了分。我看李园暗中必有对付春申君的阴谋,否则不须如此卑躬屈膝。“
  龙阳君又道:“你可见过李嫣嫣?我看除了纪才女,没有人比她更清秀明丽了,不过她眉眼间总有股化不开的哀愁,教人心痛。“
  项少龙苦笑道:“可惜她全无见我的意思,否则我可和君上分享这观感了。“
  龙阳君沉吟片晌,道:“我派了人去侦查徐先的行踪,不过我恐怕已迟了一步,急死奴家了。“
  项少龙轻拍他肩头道:“放心吧:只要有我项少龙在,定不教秦军入侵魏境。“
  龙阳君大喜道:“那这事就拜托你了。“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发觉一时间很难找到行刺田单的方法,龙阳君惟有先行告退了。
  龙阳君前脚刚走,李园便和春申君相偕而至。
  项少龙当然由得庄夫人去应付,不过还未回到纪赵二女的院落,庄孔来请他出主府见客,他惟有硬着头皮去了。
  由后进举步走入主厅时,他故意改变了一向行路的姿势,迎面走向正和庄夫人分宾主坐下的春申君和李园,厅的四周均守立着两人的亲卫。
  果如龙阳君所料,李园没半点怀疑地站起来迎接他这个万瑞光,春申君则自重身分,安坐如故。
  李园施礼道:“万将军果是非常人,难怪一到寿春,立时成为家传户晓的人物。“
  项少龙还礼后,以改变了声调和带着浓重滇音的周语道:“比起君上和太国舅,我万瑞光只配作提鞋抹席的小厮吧!太国舅客气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