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破浪长淮

时间:2022-04-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五卷 第九章 破浪长淮

原本的如意算盘,忽然全被打乱了。
  当晚并没有狼来,经过了讨论后,纪嫣然亦相信庄夫人该不是在说谎,因为田猎时田单的表现确是太失常了,而且以田单的深谋远虑,绝不会处于那种一面倒的被动局面里,要靠吕不韦来保护他。
  在很大的程度上,田单根本不会相信吕不韦可以弄死项少龙。虽然吕不韦差点就办到了。
  所以旦楚返楚的军队必安排好了妥善的接应,甚至反布下陷阱来应付尾随的敌人,不过他们理该不知道徐夷乱这着奇兵的存在。
  最后项少龙决定了派刚痊愈了的乌达和另一来自蒲布、刘巢系统的铁卫丹泉两人,乘快马全速往截滕翼,教他们改变整个作战计划,只设法拖住田单的军队,而非是歼灭对方。
  这样可延误田单返齐的行程,使他们多点刺杀他的机会。
  由于刘氏兄弟和旦楚均不在田单之旁,田单这时的保护网可说是最脆弱的了。
  次日清晨拔营起程前,庄夫人领着她那两个“妹子“过来商量到寿春的细节。
  她们都脱去了面纱,尤翠之和尤凝之果是貌似姊妹,姿色出众,但比之庄夫人独特的迷人风姿,却逊了半筹。
  庄夫人笑道:“她们确是我的妹子,只不过非是亲妹,而同是庄家的人吧!“又与纪嫣然两女亲热地打招呼,说了一番仰慕的话后,才转入正题道:“李园的手下里,不乏认识项先生的人,纪才女更是寿春街知巷闻的著名人物,所以要靠一些掩眼法,才可瞒过楚人。“
  项少龙摸着脸颊和下颔道:“我可以长满胡须,到晚上才出动,那样就可避人耳目了。“
  庄夫人道:“避人耳目绝非难事,问题却在于若行动不便,将更难找到行刺田单的机会,幸好我这两位好妹子最懂易容之道,可在项先生脸上弄点手脚,那除非面对面碰上熟人,否则该可蒙混过去。“
  纪嫣然道:“那他以什么身分去见人呢?“
  庄夫人道:“就充作我的亲兄弟万瑞光好了,他由于当年兵变时受了重伤,虽逃出楚境,却一直没有好过来,三个月前才过世,寿春该没有认识他的人。“
  她说来虽语调平淡,但众人都听得出其中洗不清的深仇血恨。
  赵致恻然道:“今趟夫人回滇对付仇人,究竟有多少分把握呢?“
  庄夫人若无其事道:“本来是半分把握也没有,只是抱着必死之心,趁楚国自顾不暇时我母子们回去与贼子拚个死活;但现在有了项少龙,却有十分把握了。“
  项少龙苦笑道:“夫人太看得起在下了。“
  庄夫人微笑道:“你最好由现在开始改称我作大姊,我则唤你作瑞光,由这里到寿春还有整个月的行程,我再详细把瑞光的身世遭遇告诉你好了。幸好瑞光乃西北方著名悍将,一向有威武之名,最适合你冒充。由于我们本是滇人,并没有楚音,只要你努力点学习,该可瞒过楚人了。“
  项少龙暗忖上次扮的是董马痴,今趟扮的是悍将万端光,若都能把田单骗倒,就真是精彩了。
  纪嫣然最是细心,道:“庄夫人今次以什么名义回楚京呢?“
  庄夫人道:“春申君乃家翁好友,当年孝烈王因怕我们滇国坐大,成为西南之霸,故策动李令联结夜郎人推翻我们庄家,一夜间我们庄族被杀者近万人,春申君曾力阻此事,只不过争不过孝烈王,而若非得他派人接应,我们亦休想逃离楚境,所以我们今趟理该先到春申君府去。“
  项少龙和纪嫣然对望一眼,放下心事。
  现在孝烈王已死,楚国变成春申君和李园争霸的场所,对倾向春申君的庄夫人来说,杀了与李园勾结的田单自然不算什么一回事。
  项少龙精神大振道:“好了!起程吧!“
  赵致嗔道:“夫人仍未说我和嫣然姐该扮什么哩!“
  项少龙笑道:“当然是我万瑞光的娇妻,只要遮上块厚点的面纱,便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一向以来,直至强秦兴起前,诸国之中,楚国以地处南方,附近又无劲敌,所以无论军事上和经济上,都有者别国所欠缺的安全和稳定。
  加上南方土地肥沃,洞庭湖外是无穷尽的沃野,只等着楚人去开发,故富足无忧。
  在最盛之时,楚人属地南卷沅、湘;北绕颖、泗;西包巴、蜀;东裹郯、淮。颖、汝以为洫,江、汉以为池;坦之以郑林,绵之以方城。
  几乎统一了南方,战国开始时,乃首屈一指的大国。
  除了吞并了众多的小国外,还大量开拓了东夷、南蛮和西南夷的疆土,把她们均置于楚邦文化的影响下。
  不过正如纪嫣然的分析,要管治这么多的民族和如斯广阔的疆土,必须一个强大有为的政府。
  可惜楚人自悼王、宣王之后,再无有为君主,怀王更困死于秦。中央既失去了制衡的力量,地方势力是乘时兴起。
  孝烈王策动滇国的兵变,正是对地方势力的一个反扑。不过事实并无任何改变,只不过由庄姓之王改为李姓之王吧了。
  现在孝烈驾崩,纷乱又再出现了。
  项少龙等阴差阳错,被迫赶上了这个“盛会“。
  骤听楚国似是乱成一团,但事实却非如此,秦人由于国内连丧两王,小盘又年幼,军方和吕不韦的斗争成了拉锯战,更须集中全力去防卫东三郡,楚国遂得偏安南方之局。
  一直以来,由于经济的蓬勃,楚人的生活充满了优游闲适的味儿,和北人的严肃紧张,成为强烈的对比。
  对此纪嫣然便说得很传神。
  当离开了秦岭,再翻了两天起伏不平的山路后,终抵达了汉中平原。
  丹泉和乌光两人在庄夫人一名家将带路下去会滕翼后,众人朝寿春进发。
  纪嫣然与项少龙并骑而行,谈起楚国文化时道:“楚人虽是我的亡国仇人,但我对楚人的文化却一向倾慕,像他们的始租,并非胼手胝足的农神,而是飞扬缥缈的火神;河神更是位妙目流盼的美女。其他的神祗,或是彩衣姣服的巫女,又或桂酒椒浆的芳烈。楚辞更是音节委婉,词藻缤纷,充满哀艳缠绵的情绪。“
  项少龙有少许妒忌地道:“不过我在李园身上却完全看不到这些听着满美丽的东西。“
  纪嫣然“噗哧“娇笑,横他一眼后,再忍俊不住道:“他又不是追求你,那有时间大抛文采。“
  吁出一口仙气,得意洋洋地道:“真好!很少听到夫君大人以这么酸溜溜的口气说话。“
  这时庄夫人使人来唤,要他们堕往后方,好趁旅途无事时,教他们学习滇地的乡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