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甘十九妹(第四十二章)(4)

时间:2022-04-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逸 点击:


  尹剑平怒哼一声道:“好!”

  就见他双臂突扬,发出了双掌,无巧不巧地正好与对方的一双瘦手迎在了一块。

  十指初沾的一刹,尹剑平双肩乍晃,眼前霍地现出了两条人影,同时向后闪开!正是“蟠龙岭”尹剑平新近才学会的绝技之一,“分身化影”身法。

  这种身法,无异是武林初见。

  休说金珠一时看花了眼,就连一旁的水红芍目睹之下,也不禁呆了一呆。

  其实说穿了,这种身法不过是身子某一角度,利用快速摇晃而形成的一种错觉!妙的是这种错觉一经形成,所给予对方以惊吓与恐慌,制胜的诀窍也常常就在这一刹那为之完成。

  金珠这一刹,显然大失常态,目睹着对方双重人影,她呆了一呆……就在这一刻,尹剑平的身子再次地袭近,仍然是双重人影,分左右同时迫身而迸。

  一向自恃技高的金珠,当此情况下,亦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点足就退。

  耳听得一边水红芍发出了一声尖啸,霍地腾身而起,直向着这边扑来,大股劲风,随着她张开的两只衣袖,排山倒海也似地直向着尹剑平身上袭来。好像是迟了一步。看上去,尹剑平固然难当其力,整个身子,直向后面平倒下来,可是他的一双手骈指如剑,却已伤了金珠的右肋,拔手,血标!

  “哧!”一股血箭直窜起来有尺许来高。

  金珠只痛得娇躯一阵子打颤,足下情不由己地踉跄步出,彩姐儿、彩莲儿两个侍女,一左一右飞快扑上来,扶住了她,金珠一阵子打颤,当场昏死了过去。

  尹剑平千钧一发间掌伤了金珠,却难挡水红芍贯注于双袖间的“铁袖”之功,整个身子“元宝”也似地滚翻出去。利用就地滚翻之势,把对方袖上的一拂之力,化解了个干净。

  他身子方自站起的同时,水红芍已疾风催浪般地赶了过来,大股的劲道,随着她落下的身势、有如江河倒泻,其力至猛,几令尹剑平感觉到简直难以当受。然而,他却体认到此时此刻的不易退缩!如果自己挺挡不住对方雷霆万钧的一击,必将难挡对方接下去的一式杀手。

  他相信必将如此。

  玉龙剑就在这看似要命的关头,猝然撤出了鞘,一溜子寒光,直迎向水红芍正面猛劈下来……他下躯着力,气贯丹田,强大的压力虽使得他双膝颤抖,他却是硬硬地承当下来。这一剑真可说得上适时而发,真正称得上高明之至。

  水红芍进得快,退得也快,一进一退,有如风卷残云,但听得“呼噜噜!”一阵衣袂荡风之声,她已飘身子丈许以外。

  尹剑平这一坚持,果然为自己带来了活命之机,非但如此,往后胜负便将大是不同,水红芍原本十拿九稳可以制胜对方,想不到方才这一剑,却把情势完全转过来。

  眼看着尹剑平长剑盘顶,身势直立,一双亮光炯炯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向自己,俨然有大将之风。水红芍冷森森地笑了一声,道:“好剑法……想不到我多年不入江湖,武林之中竟然会出现这般杰出的人物……高明!高明!”

  一面说时,她身子缓缓向前接近,足下踏的是“中宫”,然而这一步法立刻就被她发觉到并不高明,遂即改向左面,又改向右面,三面俱都试过之后,水红芍由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叹:“人道是英雄出少年,看起来,诚是不假了!”一面说就见她抬起了一双玉手,把面上纱罩分了一下,即在眼前,开了二指宽长短的一个空隙,现出了隐藏于其中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

  尹剑平心知对方接下去的一手,必然凌厉无匹,哪里敢丝毫心存大意!

  这一刹,他脑子里不停地涌现吴老夫人草堂秘功,为使不叫水红芍摸清了自己门路,他遂即把剑势变幻了另一形态,变成了双手持剑,剑尖下垂,立于双足之间。

  水红芍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着他,见状依然是迟迟不动。

  一线阳光由远方地平线上冒了出来,白蒙蒙的天际立刻就像染了一片胭脂那般的嫣红!

  大地万物顿时如同着了生气般地活跃起来!

  水红芍快速地向前一连踏了两步。

  尹剑平也赶上了两步。

  两步之后,他身子霍地向左一闪,水红芍恰恰这时飞身直上!

  玉龙剑寒芒闪处,平挥而出,却迎上了水红芍的一双纤纤玉手,十根晶莹透剔的指甲甫与玉龙剑的剑身方一接触,传出了“唏哩哩”一阵脆响。尹剑平只觉那只持剑的手,猝然间遭遇到一股绝大力道,迫使得掌中剑霍然垂落下来!

  水红芍把握住此一刻玄机,一声尖叱,盘身出手,十指箕开着,直向尹剑平的两肋上插了下来。

  “哧!”晶莹透剔的十根指甲,在方一接触尹剑平两侧衣边,即使他感觉得一阵刺肤切肌的奇痛,长衣两侧,有如迎着了剑锋般地被划开了两道口子,一时血光迸现,将那袭黄衣都染红了。

  看到这里,樊氏父子连同左明月,俱都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樊钟秀方待扑身而上的一刹,却不曾想到现场的战局弹指间突然又有了极大的变化!

  原来就在水红芍十根指尖方一触及尹剑平两肋的同时,后者竟使出了出人意料的奇招,那口原已垂下的玉龙剑,在他足尖挑动之下,勃然跃起!“噗”的一声,不偏不倚地插进了水红芍的心窝!

  这一剑由于双方距离太近,力量至猛,水红芍作梦也不曾想到对方竟然会施展出如此不可思议的一招!一刹那,她整个身子像是木人般地钉在了地上。

  渐渐地她身躯弯下来……变成了一盏弓样的形状,一滴滴的鲜血,顺着穿出背后的那截剑尖,点点滴滴溅落下来。

  她身子晃了一下,终于倒了下来。

  在场无论敌我双方,每一个人都惊呆了。

  尹剑平一言不发地由水红芍身上拔出了长剑。他紧紧地咬着牙,看了各人一眼,两肋上阵阵发痛,所幸的,那只是一些皮肉之伤,他还支持得住,试想那口玉龙剑晚一点出手,整个的情景必将不同,那时候死的是谁可就大堪玩味了。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用玉龙剑的剑尖把水红芍脸上的那一袭面纱挑起。

  那是一张惨不忍睹的奇丑面颊。

  臆测着昔年惨遭火焚时,将一张花容玉貌烧成如此模样,尹剑平内心便不无戚戚之感,下意识地对此衍生出无限同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