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甘十九妹(第三十八章)

时间:2022-04-0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逸 点击:
甘十九妹(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这一觉,又不知睡了多久。

  当他睁开眸子时,石洞里充满了柔和的金红色光彩,轻风由洞前徐徐吹过,树帽子磨擦出声,片片树叶各有光泽,景象舒徐和谐,甚是适人。

  尹剑平伸着懒腰由池边站起,一时耳聪目明,神智至为清爽,心里想到必然是睡眠之功。莫名其妙地又睡了一大觉,真是好没来由。

  当他身子一站起时,一袭长衣由身上落下来,这才发觉自己敢情还是裸着身子,当下慌不迭将衣裤穿好,心里却不禁在想着,记得方才临睡前,分明看见那个蓝衣怪人又出现洞前,而自己偏偏就在那一刹支持不注而沉沉睡去。

  一想到这里,心里顿时一惊,赶忙查看自己那件随身宝衣“锁于金甲”以及随身宝剑“海棠秋露”,所幸,这两样东西都还不曾遗失。这不禁使他心里更是奇怪,当下忙将“锁子金甲”穿好,佩好长剑,方侍向洞外踏出,不意目光掠处,忽然心中又是一惊。

  敢情,那个蓝衣怪人分明是又在眼前。

  隔着洞口,蓝衣人像是正由外面走进来,一只手上提着老大的两个野生桃实,忽然发觉尹剑平向外步出,不禁吃惊地站住!也许对于尹剑平,他已有了数面之缘,心里不再见外、二人面面相对时,蓝衣人只用着奇怪的目神,直直地向他逼视着。

  尹剑平心里紧张稍去,被对方目光逼视得不胜狐疑,当下忍不住微微一笑,向着这人抱了一下拳道:“这位仁兄请了,还没有请问仁兄大名,仙居何处?这洞府莫非就是仁兄的居住之处吗?”

  他心里充满了大多问题,是以一见面即迫不及待地向对方提出。

  蓝衣人那张病容深布的脸上,忽然带出了一些笑容。只见他霍地右手一抬,只听得“呼”的一声,手上连枝的一双桃实,直向着尹剑平迎面猝然飞来。

  尹剑平想不到他忽然有此一手,心里一惊,当下毫不迟疑,右手突起,蓦地向着来物一兜,就势二指轻翻,已拿住了桃枝,信手一抡,已将两只巨桃,连枝带叶地提在手上。

  这一番动作,看似无奇,其实若非具有非常手法,实不易为!

  蓝衣人想是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有此身手,乍见之下,苍白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些惊讶,身形略闪,风卷落叶般地飘身入洞。

  尹剑平紧跟其后,闪身而入。

  蓝衣人足捶轻旋,有如灵猫一般,“呼”的一声己转向洞角,坐于一尊石几之上,动作极其熟练,想是平素日常早已习惯之动作作之。

  尹剑平看在眼中,越知其必然身上藏有罕世异功,一时好不钦佩!当下忍不住赞道:

  “仁兄,好功夫。”提了一下手上的桃子,他看向蓝衣人道:“这两枚桃子是送给我的?”

  蓝衣人点了一下头,一双眸子只是骨碌碌在对方身上转个不休。

  尹剑平几乎一日未曾进食,眼前被这两个大桃子乍然勾起了食欲,当下道了声谢,随即急不及待地将一只大桃子吃到肚子里,那桃子极其甜蜜,人口即化,真是越吃越好味。他匆匆忙忙吃了一个,正想再吃第二个,忽见对面蓝衣人摇摇头道:“好了,这一个等一会再吃吧。”

  尹剑平好容易盼到他开口出声,心里真有意外的惊喜,虽然他只开口说了短短一句话,却可由其语音里听出浓重的南方口音。

  蓝衣人湛湛目光注视着他道:“桃性大暑,少食有益,多吃了却是不好,尤其是你现在不好。”

  尹剑平抱拳道:“承教,还不曾请教仁兄贵姓?何以深居这荒山之内?”

  蓝衣人忽然脸上现出了一种为难,多少有些不悦地摇摇头道:“我己多年不见生人,更不曾在人前道及姓氏,再说年月太久,多已记忆不清,你也不必多管。”

  尹剑平怔了一下,心中固是狐疑,只是对方既然这么说,实在也是不便再讨无趣。

  蓝衣人芜尔一笑,露出自白的一嘴牙齿道:“附近这个山名唤蟠龙岭,山势并不很高,但却多险崖,人不易攀,由于山上除了石泉之外,树木不多,是以通常连樵夫也不多来,这里虽是山脚,却因多狼,人迹亦渺,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尹剑平道:“在下昨夜为雨所困,胡里胡涂地闯来这里,若非发现仁兄这座石洞,真还不知何以度过?”

  “不必客气,”蓝衣人摇摇头道:“这座石洞并非我所有,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

  尹剑平怔了一下道:“这么说仁兄你并非住在这里了?”

  “不一定,”蓝衣人道:“我在山顶上另有住处,这里每过三五日来上一次,兴之所至,偶尔也会在这里住上两天。”一面说,他转过脸打量着那池温泉道:“这里适当地眼,全山仅此一处温泉,水质奇佳,可去百病,对于我辈练武之人,更可兼修培元固本之效,只是地岩穴眼,所喷元磁地火,如无相当内功之人,万难当受,只宜在池外略作冲洗为宜。”

  尹剑平这才忽然想到自己何以会有昏昏欲睡之感。原来竟是池中温泉所致。

  蓝衣人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我方才进洞时,见你昏沉入睡,就知你必是沐浴过久所致,一般人更不知所以,贸然全身入池了,如无实在的内功支持,只怕有性命之忧,以你方才情形来看,你的内功,实在已具有相当的火候。”

  尹剑平黯然道:“原来如此,仁兄如果不说,在下倒还不知,原来这一池温泉,竟有如此神秘!”

  蓝衣人道:“我可以知道你的姓名吗?”

  尹剑平心里一动,暗忖道:这可好,我问他的来历,他守口不说,现在却要来盘问我的根底。心里盘算着,原不便实说,可是却禁不住对方那双眸子的注视,第一次见面,应待人以诚。当下略一盘算,遂即点点头道:“在下姓尹名叫剑平,自幼许身武林,粗通武技。”

  蓝衣人嘴角掀了一下,他像是已消逝了一上来的那种羞涩之感,脸上微微带出了一丝笑容。

  “少年人,你用不着谦虚!”他喃喃地道:“你的功夫据我看已是很不错了,你师承何人?”

  尹剑平被对方这句“少年人”称得心里好不自在,对方看起来顶多不过较自己长上几岁,居然如此托大,心里纳闷,但也不便出言顶撞。

  蓝衣人静静地打量着他,似在等着他的回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