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甘十九妹(第三十五章)

时间:2022-03-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逸 点击:
甘十九妹(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皎皎明月,寸心天知。

  一瞬间,她内心中却又变成了铁样的硬。

  人影闪动,阮行现身前道:“姑娘,你在想什么?”

  甘十九妹道:“银心殿即将不守,你关照一下,要大家准备好了,我们将要随时准备反攻!”

  阮行喜道:“遵命。”

  甘十九妹道:“还有,你过一会儿再叫花二郎来我这里一趟!”

  阮行答应一声,匆匆转身自去。

  甘十九妹随即在面前一块石头上坐下来,一面打量着对面的阵势,在一片云气氛氢里,细细地观察着对方的微妙阵势,越是观察仔细,越令她心怀钦佩,因为对方在环绕银心殿四周,所布下的阵势,堪称高明之至,以她深湛之阴阳五行造诣,竟然是难窥全豹,莫测高深。虽然,她在“南天秃鹰”秦无畏面前,夸下了海口,给对方一个时辰之内的限时,只是是否真能如自己所说,毫无困难的,就能在这个时限内,破了对方的阵势,这其中却是大有疑问!

  缓缓地站起来,她向着长廊那一端的银心殿瞭望着,决定冒险一行,探测一下对方的虚实。

  就在这时候,花二郎来到了面前,抱拳道:“姑娘叫我吗?”

  甘十九妹点点头道:“我要你同我探测一下敌阵的虚实,你可有这个胆子?”

  花二郎笑一笑道:“别说有姑娘同行,大可放心,就是没有姑娘同行,吩咐属下一声,属下亦当万死不辞的,这一点点姑娘想必还信得过属下。”

  甘十九妹温和的目神,在他脸上转着:“花兄,你这些话可是真心的?”

  花二郎道:“句句属实!”

  甘十九妹嗫嚅地道:“请恕我好奇,你我认识不深,是什么力量要你这么做?”

  “这个……”花二郎情不自禁地脸上红了一下:“属下是为姑娘德威所感召。”

  甘十九妹嘤然一笑,撩起的眼皮,在他脸上一转:“真的,仅仅只是德威的感召?”

  花二郎心中愕然一动,暗忖道:且慢,莫非她是在试探于我,看看我是否钟情于她?

  这个突然的问话,倒一时使得他为之语结,脸上再次地现起了窘迫。

  平心而论,他之受命于甘十九妹,当然还基于别的因素,只是此时此刻,在不了解对方真实意图之前,他却不能贸然地吐出实情。因此甘十九妹这么一问,他简直不知何以作答,一双眸子直直地盯向对方,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只管看着对方发起呆来。

  甘十九妹道:“你怎么不说话?”

  花二郎似乎没有勇气和她目光对视,聆听之下缓缓垂下头来:“属下不敢……”

  “不敢什么?”

  说这句话时,她缓缓地向前移动了几步,走到花二郎面前,眼神里出现一种异样的神态。

  花二郎顿时大为吃惊:“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他一连说了两句“属下不敢”,身子频频向后退了几步。这番表情看在甘十九妹眼里,倒不禁使得她呆了一呆。

  “不成材的东西……”甘十九妹心里冷笑了一声,暗自忖着:“我原是有意抬举与你,想不到你竟是如此不堪承受,哪里有一些男子汉的气魄?真令人大失所望。”

  心里这么想着,遂即不禁又想到了目前仍住在碧荷庄里的尹心。把那个尹心拿来与面前的花二郎一比较,花二郎即登时大大地为之失色!

  甘十九妹不由恍然一惊,先时的一些情意,顿时为之瓦解冰消。

  惊觉之后的甘十九妹,不禁又回到了昔日的冷若冰霜。她虽然强为“侠女”,到底不脱“女儿”之身,很难长时间地把握住“坚强”的信念,不由自主地竟然显现出了女儿家的温柔天性。

  然而这一刹,由于花二郎的退缩不前,陡然间使她由虚弱之中惊醒过来,不禁兴出了“所谋非时”“所谋非人”的感伤。“国色难自弃”,看来自己即使有“乱红秋千,落花任飘零”的自我作贱心理,却也一时难以找到那“有度,有量”的角色来承受自己的寂寞芳心……

  一刹时,她无故兴起了一种淡淡的春愁。

  眼睛瞬也不瞬地注视着当前的花二郎,一颗芳心却跳过了重重障隘,直落向那个尹心的身上,真恨不能他眼前就在这里,来承受自己此一刻的软弱与寂寞。想到这里,她的一颗心完全乱了,当时只管呆呆地注视着花二郎,目神里再次地显现出虚弱与无力。只可惜花二郎聪明一世,胡涂一时、竟然错过了此一大好时机,等到对方忽然间有所警觉,却已是转瞬千里,咫尺天涯!

  渐渐地,甘十九妹已回复到昔日的平静,这时再打量对方这个人,觉得并无可取之感!

  她心中一惊,暗幸自己的及时省悟,不觉惊出一身冷汗,却也为着自己的身为“女儿”

  之身,兴出了一番感伤!

  女人到底是女人,尽管你有超人的才智,坚定的意念,但在造物之始,先天上旱就先已注定了你“软弱”的命运,尤其是“感情”一方面,不容你不为男性所左右……

  一想到这里,不禁使得她十分懊恼,下意识里也就使她故意地有所振作。

  当初离山之前,她曾在师父面前夸下海口,要为女人中的强人,绝不向男人低头,现在似乎不宜中途变节,以软弱示人,何况眼前这个花二郎即无论哪一方面,也配不上自己……

  这么一想,先时的那一袭淡淡春愁,惆怅无依,便不禁冰消雨散。

  花二郎在被她注视的目光里,忽然觉察出一种尖税的冷酷,不禁大吃了一惊,想到了此女的心狠手辣,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只以为自己妄图偷香,却又萎缩不前的矛盾心理,为对方所洞穿,只怕眼前便是死路一条了。一念触及,花二郎便由不住通通通一连后退了几步,脸上明显地现出了一片慌张。这番景象看在甘十九妹眼睛里,按不住暗自好笑。

  “花二郎,”她喃喃地说道:“我看错你了!”

  花二郎呆了一下,强作镇定道:“属下不明白姑娘的意思……”

  甘十九妹冷笑一声:“不明白就算了,我问你,你可有胆量与我一闯敌人阵势?”

  花二郎抱拳道:“但凭姑娘吩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