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甘十九妹(第四十二章)(2)

时间:2022-04-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萧逸 点击:


  尽管是碍着对方脸上的那一袭轻纱!

  然而,只须向那丰腴,足以勾魂摄魄的体态瞟上一眼,就能令他立刻感觉到眼前是谁来了。“啊……”樊钟秀单臂撑着,把受伤的躯体坐直了:“你……你是水……水……”

  水红芍三字就像是一支尖锐的冰箭,深深地刺扎到他心里,往事也在这一刹翻起脑海。

  此时此刻他实在难以面对敌人。说了这一个“水”字,斑斑老泪可就由不住点点滴滴地溅落下来。

  “哼,”目睹着樊钟秀的狼狈,这位丹凤轩主发出了一声冷哼,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樊老头,你总算老眼还没有昏花吧,一见面就认出了我是谁来!”她冷冷地接下道:“也好,这样我们也省了上来噜苏!”微微一顿,她接下去道:“不可否认,你是我这次出道以来,所遇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敌人,只是……哼!你当然看得很清楚,你大势已去!”

  樊钟秀扬了一下下巴,喘息着道:“水红芍,你这个女人也太狠了……好……事到如今,什么话也用不着再多说了,你看着办吧,我们父子,活,活在一块,死,死在一堆,胜败乃兵家常事,没有什么好说的,有什么手段你就施展出来吧!”

  水红芍点头道:“这几句话说得倒有几分豪气,还像是条大汉,樊钟秀,你站起来!”

  樊钟秀挺了一下身子,跃身站起,小船连连地晃动几下!激起了片片水花!

  “你待怎么样?”樊钟秀圆着双眼:“水红芍你就划下道儿来吧,刀光剑树樊某人绝不含糊!”

  “哼哼……”水红芍冷冷道:“凭你也配!”话声一落,即见她玉腕轻起,双方隔着足有两丈开外。随着水红芍的手势,向外微微一送!不过才击出了一半,樊钟秀已似霍然遭遇到了极大的力道冲击,一络长髯倏地如巨风甩向肩后,足下由不住向后倒退一步!

  非仅如此,就连那艘小船也扬起了轩然大波,尺把高的浪花猝然翻起来,把船头都打湿了,水红芍忽然中止住推出的掌势,才使得此一形势没有继续恶化。

  “樊老头!你还要跟我动手吗?”水红芍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冷,一副不把樊钟秀看在眼里的样子。微微一顿,她轻唤道:“金珠,三个人交给你了,一个都不许放走……”

  “轩主放心,他们一个也走不了的!”

  一面说着,金珠已跨前一步,冷峻的眸子在樊钟秀身上转了一转,缓缓移向船尾的左明月脸上。后者在此要命关头,却能视同无睹,保持着一副超然气质的宁静,确是极为难能可贵。

  “姑娘请了!”左明月脸上含蓄着微笑,拱了一下手道:“如左某眼睛不花,姑娘想必是丹凤轩的首席弟子金珠姑娘了?”

  金珠冷冷点了一下头:“不错,阁下想必也就是那位擅奇兵异术的左明月先生了?”

  “姑娘夸奖了!”左明月温文地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眼前大势已去,左某人黔驴技穷,当真是呼天不应,叫地无声了!”言罢,长长发出了了声叹息,又道:“如今主公父子负伤,清风堡荡然无存,姑娘师徒莫非真个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金珠摇摇头:“没有用,我师徒是无论如何放你们不过的……”微微顿了一下,她继续道:‘’左明月,我久仰你擅施奇兵异术,今日此刻,不知你事先可曾料到?”

  左明月还没有开口说话,却见樊钟秀一声狂笑,用着沙哑的嗓音道:“丫头,有什么厉害的手段你就施出来吧。樊某人生就的硬脾气,头可以掉,血可以流,想要我开口讨饶,却是万万办不到,来,老夫我就先接着你的……”

  话声一落,就见他挺腰作势,“飕”一声纵身下船。这个老头儿果真是火爆性子,身子一经落下,即刻出手发难,就见他身形一个快转,旋风般地已到了金珠边侧,左掌一抖,用“迸步打虎掌”一掌直向着金珠身上打来!

  须知樊钟秀功力甚是可观,目下虽然身上负伤,却也并无大碍,这一掌其力万钧,真有开山碎石之功!

  金珠就在他掌势下落的一刹,滴溜溜的一个快转,樊钟秀一掌落空,急忙撤身向左边退。

  似乎慢了一步。

  好快的进身之势,眼前的白影一闪,金珠去而复还,有如拍岸的疾浪,直循着樊钟秀身上扑了过去。这一扑之力,绝非寻常,敢情其间含蓄着丹风轩的盖世玄功“五阴”手法在内。

  一股力道奇猛,复又冰寒彻骨的劲道,蓦地袭向樊钟秀身上,使得他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樊钟秀若是不曾受伤,施展乾元内功之力,倒可与对方一分胜负,只是眼前气血两亏情势之下,面对对方如此功力,显然大为不支。

  随着金珠狂猛的攻势,就见他身躯大大地摇动了一下,足下一阵子踉跄,猝然脸色为之大变!

  说时迟,那时快!金珠那一双鸟爪般的瘦手,随着快如闪电的进身之势,在她身子初初一探的同时,陡地落在了樊钟秀双肩之上。樊钟秀猝然间就像遭遇到电殛般,大大地抖动了一下,随着金珠那双鸟爪般的瘦手霍地向外一抖,球也似地摔出了丈许以外。

  金珠一招得手,更不少缓须臾。

  显然她是打算在这一刹间,制对方于死命,眼看着她足下一个快速踏进,右手乍挥之下,已自袖内发出了寒光射目的一口匕首。

  “哧!”一道细微的银光,闪了一闪,已经触及到樊钟秀咽喉部位。

  樊钟秀简直无能兼顾,他此刻被金珠这一震之力,只摔得头昏眼花,百骸尽酸,乍然发觉对方暗器在目,再想闪躲,哪里还来得及?

  丹凤轩这一面的人,包括彩家姐妹四个丫环在内,谁也不会怀疑,俱都认为樊钟秀势将丧生在金珠的袖中飞刀之下。

  谁都知道这位大公主的飞刀百发百中!

  谁也都知道这位大公主出手飞刀之内,暗聚着她本身特有功力“五阴”玄功!不要说是一个人,就是一堵石墙,在她这种功力的贯注之下,也毫无疑问可以洞穿。飞快的刀身,夹带着一股类似哨音的尖锐啸声,在甫一临近樊钟秀眼前的刹那,事实上可使得樊钟秀无从防止,势将横尸当地。

  就在这一刹,陡然间飞来了一粒小小五色石子。那粒小石,看上去不过有雀卵般大小,猝然由侧翼飞出,不偏不倚,正好迎着了金珠发出的那口飞刀,刀尖碰着了石身,“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