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暗示【悬疑推理】

时间:2022-02-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点击:
  警车刚刚接近案发现场,大雨接踵而至。雨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打在明城木槿公园高大的树木上,发出令人心烦的噼啪之声。深夜,公园偏僻的小径上路灯稀少,光线投射不到的地方就如矿井一样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在木槿公园一座花台边,一个年轻男子,哆嗦着躬着身,像鸟儿张开双翅一样打开身上的运动衣,遮盖着身下的一样东西。他的模样,紧张、恐惧而又略显滑稽。

暗示
 
  这是今年初夏第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男子每天晚上出来跑步,本来就是图个清净,谁知道却碰上了这样的事情,还好随身带了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他甩甩坠挂发梢的雨水,又往前吃力地躬了躬腰,让身体躬成一个小小的穹顶,尽量不要让雨水破坏了现场。
 
  木槿公园是城西一座天然隆起的小山,这个花台就修建在山顶上。男子看见几辆警车顺着山腰陆续上爬,在不远处停下。看到红蓝交替闪烁的警灯,他微微舒了一口气,可一想起身下护着的东西,就忍不住又想要吐。他抬起头,宁肯让冰凉的雨水倾倒在脸上,也不愿去看那东西。
 
  很快,几道电筒灯光穿透厚厚的雨帘,前前后后走了上来。到达这个地方,警车开不过来,只能走小路。
 
  走在最前面的是两个人,个头差不多,都穿着雨衣。在电筒随着脚步上下起伏的灯光下,隐约看得出左边的那个二十出头,一边走还一边打电话。右边的那个年纪稍微大些,三十出头。
 
  “科长,对方不愿意就这么给出名单。”说话的是那个二十出头的人,他是警员孙立。和他并排走在一起的,是刑侦科科长高毅。
 
  “为什么?”高毅一眼看见花台边报警的男子,快走了两步。报警电话里警方得到的信息是,有人在公园内发现了尸体。但是高毅借着依稀的手电筒灯光看去,在那个男子护着的身下,怎么也看不出有尸体的样子。
 
  “顾老头儿说是机密。”孙立无奈地说。
 
  前天晚上,他们在一处夜店后门接到报警,发现了一具尸体,女性,右手上臂有一个“Σ”文身。这是帮派西格玛的标志。女子身上没有带身份证,警方也没有找到她的手机,DNA比对也没有结果,刑侦科无法查出死者身份。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帮派文身。高毅让孙立联系反黑大队,却碰了一鼻子灰。孙立说的顾老头儿正是反黑大队队长顾长华。
 
  高毅拿出手机,避开脚下打滑的地方,快步向前,拨通了顾长华的电话。电话接连响过数遍之后,顾长华才极不耐烦地接听起来。
 
  “高毅,我已经说了,这个名单不能给。”
 
  “尸体是女性,二十多岁,身上连中十二刀。”高毅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雨下得更大了。此时,从他身后,赶上一小队警察,超过他,跑步赶到花台边,搭起了一个塑料帐篷。很快,帐篷里透出应急灯光,几个被拉伸的人影投射在帐篷上。
 
  “她一旦加入西格玛,就已经是个死人。”顾老头儿的语气有点冰冷。
 
  高毅知道顾老头儿虽然说得无情,却是实话。西格玛是一个地下黑帮组织,在明城越来越嚣张,凡是申请加入帮会,都要先由老帮员推荐,缴纳会费之后,还要立下生死状,帮会里叫做“离生契”,也就是说,从此之后,新会员完全属于帮会,效忠帮会,对于自己和家庭,新会员已经是死人一个。警方一直想要把西格玛连根拔了,无奈这个帮会像个千年树妖,根须已经滋生到社会层层面面,要想完全铲除,并非一日之功。而且最糟糕的是,警方一直苦苦追查,却始终只能查到帮会的中级阶层,高层人物究竟是谁,有多少人,一直是个谜。
 
  “你说的没错。可是,她再怎么签了‘离生契’,也是谁家爹娘的女儿。”高毅觉得自己说得苦口婆心,像个居委会大妈,但这也是事实,不管死者是谁,都是有家的人。高毅深吸一口气,决定再从另一个角度劝通顾老头儿,“再说,西格玛什么时候开始收女会员了?”对于西格玛的情况,高毅多少也了解一些。他们也动用女性干活,但是会员向来只吸收男性。
 
  高毅听到顾长华不出声了,以为说动了对方,没想到手机里传来“啪”的一声,对方挂了。
 
  高毅无奈收起手机,一脚跨入帐篷。
 
  帐篷里六个角各点着一盏应急灯,把一个六平方米的帐篷照得雪亮。在灯光中的花台里,摇曳着几小丛绿色灌木。在灌木前面的水泥花台上,没有尸体,而是放着一个二十厘米高、直径约十厘米的玻璃瓶。瓶体玻璃是黄色的,灯光从后面透过来,照得瓶子琥珀一样晶莹剔透。在瓶子里,直立着一颗很小的植物。植物中间是一朵小花,茎秆上有两片绿叶,茎秆插在花店常用的那种绿色营养泡沫垫上。
 
  这也要报案?高毅抬头,看见报案的男子直起腰,冲出帐篷。很快,高毅听到外面一阵呕吐。高毅向花台走近,立刻明白了男子呕吐的原因。瓶子里叶子和杆径的确是真的植物,但是那朵小花,却是一只耳朵。
 
  “是人的右耳。”法医杨凌渊说,“切口十分锋利。”
 
  高毅弯下腰,双眼与瓶子齐平。他看到,耳朵的边缘被切割得整整齐齐,然后用细线一针针缝到花杆上。孙立拿出相机,从各个角度拍照,闪光灯在花瓶上一闪一灭,仿佛就是一场另类的艺术表演。
 
  “这是什么?”高毅用戴手套的手指了指瓶子底部。在底部,卧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看起来像一条小虫。
 
  “纸做的。”孙立拍下几个特写镜头之后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