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夜生花

时间:2021-09-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点击:
 
  恐惧的增长,就像刷油漆,刷了一层,再加一层。
 
1.
  那封周露绝不相信会出现的信,终于被寄来了。
 
  蓝信封,快递,像对方承诺的那样。
 
  信封上有一股淡淡香气。不是香水气味,也不是油墨香。周露十分熟悉这股气味。是那个人身上的气息。一种古老的,叫作鸦片的东西。那个人名叫彭颖,在周露供职的心理咨询中心治疗了半年有余。
 
夜生花
 
  一周前,彭颖突然决定结束治疗。彭颖恢复的情况并不理想,不过她说,最近工作开始忙碌,不会再有余暇。
 
  彭颖的问题是失眠。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她就吸食鸦片。小小的黑色膏块,换来脑海短暂的宁静。这是彭颖在治疗时向周露透露的小秘密。至于鸦片的来源,彭颖从来不说,周露也从来不问。
 
  看到彭颖要退出治疗,周露也不能勉强。临走前,她说要送给周露一件礼物。未等周露回应,她就已经走出了房间。
 
  直到今天。
 
  难道这就是彭颖所说的“礼物”?周露摸了摸信封,很薄,中间凸起一小块。她捏了捏,感觉那东西有食指那么长。
 
  就在周露打算撕开信封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她接听起来,是刚才发送信件的助理小何,说外面有两位警探要见她。
 
  “警察?为什么要见我?”周露感觉有些奇怪。
 
  “你的一个病人死了。他们来调查一下情况。”也许是扯上了警察,小何的声音在电话里挺紧张。
 
  “谁?”周露问着,目光下意识地停在了那个信封上。
 
  “彭颖。”
 
  一共来了两名干警,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开外,高个儿,戴一副金丝边眼镜,样子斯斯文文,右边眼角有一颗明显黑痣;女的和周露年纪相仿,个头不高,三十出头。两人都是穿便装。他们一进门就开门见山进行了自我介绍,并且出示了合法的检查文件。
 
  周露十分配合。她从与二人的对话里得知,彭颖死于三天前,也就是本月十三号。她的尸体是在家中被定期前来打扫卫生的阿姨发现的。警方正在查找凶手。两位警员说到这里,就不再透露更多细节。
 
  既然有合法文件,周露就把彭颖所有的治疗资料交给了他们。打印资料的时候,她悄悄瞟了一眼右边的抽屉。里面躺着彭颖寄来的那封信。那是她趁警察进来之前塞进抽屉的,鬼使神差一样。
 
  等警察走后,周露关上门,做贼一般,偷偷拉开了抽屉,拿出信封。
 
  她将信封顺边撕开,抖落出一个金属物件,掉在桌面上“叮当”一声脆响。坠落中,物件在阳光的反射下闪出一道光,刺向周露的眼睛。她侧了侧头,避开光,看清那是一把钥匙。
 
  钥匙是铜做的,细细长长,只在匙端有两个小齿,像一把明清时候衣箱铜锁上使用的钥匙。
 
  周露回忆了一下彭颖的整个治疗过程。细想起来,彭颖是个很会讲述的人,就算是遭受失眠的折磨也不影响她讲述的欲望和精力。
 
  作为彭颖的心理医生,周露其实对她的私人生活知之甚少。彭颖除了不谈现实,什么都有,奇奇怪怪、五花八门。有好几次,周露试图把彭颖从胡思乱想上引开,都遭到了彭颖的粗暴拒绝。她直截了当地说,她来看心理医生,就是想说话。只要说够了,她当晚就能睡个好觉。倾听也是一种治疗。
 
  周露只好听。然而,这种讲述,却在一周前戛然而止。
 
  周露摩挲着钥匙,回想起彭颖提出结束治疗的那一天。那天,是个连续数日秋雨后的难得晴天,彭颖却一反常态地和周露聊了很多。内容十分诡异。难道,这把钥匙是那天谈话的延续?
 
  温暖的指尖传来钥匙的冰冷。周露抬起头,满腹怀疑凝视窗外。窗外是城市深秋的景色,宝石蓝的天幕上空空荡荡,天高云淡只是用词虚幻。
 
  一束阳光投射到信封上,时光忽然转回到了那天下午。
 
  “周医生,我就要结束治疗了。离开前,想跟你说件事,你可别笑。”彭颖的脸对着阳光,瞳孔像不适应白昼的夜行小兽,收缩成一个小点。
 
  “怎么可能会笑?彭颖,你说吧。”周露悄悄舒了口气,心想彭颖终于要在临走前说点正题了。
 
  “你知道吗,你的命运马上会被改变。”当时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彭颖的声音压得低,像个即将违反规则预示未来的女巫。
 
  “哦?”周露失望了。彭颖又胡扯了。
 
  “就像这样。”彭颖接着弹了个响指,“在一瞬间,被改变。”
 
  “你为什么这么说?”
 
  “命运就像多米诺骨牌,一张倒了,跟在后面的牌全要倒。”彭颖深深吸一口气,“周医生,我的这张牌马上就要倒了。”
 
  “为什么?”
 
  “嘘。”彭颖竖起食指压住嘴唇,“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