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某水某山迷姓氏 一钗一佩断知闻

时间:2022-01-1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云海玉弓缘(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六回 某水某山迷姓氏 一钗一佩断知闻

  这三个魔头乍然见到金世遗之时均是一怔,严阵以待,不料隔了许久,金世遗竟似没事似的,仍隔着山洞和江南说笑。看那股神气,根本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内。金日??大怒,正想上前挑战,陡然间,忽见金世这身形一晃,怪声笑道:“你想打架吗?”呼的一声,铁拐朝他的头顶没头没恼的劈下来,看似完全不成招数,其实却是一招极厉害的杀手,拐头连点金日??的七处大穴,拐身打他的脑盖,拐尾又撞他颈项的脊椎。金月??大吃一惊,怪俸一挥,施展了一招“雷电棒法”中的护身招数,但见光华闪闪之中,“轰”的一声巨响,金日??大叫一声,倒纵出一丈开外。金世遗叫道:“再来,再来,你这一棒使得很不错啊!”原来金日??固然给他震得虎口流血,但金世遗那一招极其复杂,极其厉害的杀手,却也给他在一招之间全都化解,而且那反震之力,亦自不弱,令得金世遗也晃了几晃。

  昆仑散人与桑木姥一见金世遗出手,不约而同,一齐反击,昆仑散人的大手印先行拍到,金世遗忽地叫道“哎哟,不好!”突然一个??斗翻出去,昆仑散人从未见过这样古怪的打法,一掌拍空,心头一凛,金世遗一个??斗翻出,顺手将拐柄向他小腿一勾,昆仑散人站立不稳,一跤跌倒,桑木姥约两条腰带交叉卷到,本来是对准了金世遗约两条手臂,哪料金世遗在地上一滚滚开,恰巧昆仑散人跌下,桑木姥那两条腰带竟然将他困上了。

  金世遗哈哈大笑,金日??急忙抡棒抢上,拦在桑木姥前面。金世遗笑道:“我从不伤害失了抵抗能力的人,你怕什么?”说话之间,桑木姥已是松了腰带,昆仑散人一跃而起,他这一怒非同小可,取出一对判官笔疾攻而上,便要和金世遗拚命,一棒双笔,同时杀到,势道极为凌厉!

  金世遗的铁拐中空,里面藏着一柄玄铁短剑,他将短剑拉出,铁拐一挥,汤开了金日??的怪棒,铁剑一封,又把昆仑散人的一对判官笔拦过一边。桑木姥一见金世遗的两般兵器都与对手相持,她那两条腰带立刻乘隙穿进,腰带挥得笔直,上刺金世遗的双目,并有极为厉害的后着,准备一刺不中,便立刻放软腰带,锁实他的咽喉。

  金世遗叫道:“好一个狠毒的老虔婆!”桑木姥的腰带未到,他先倒下地去,那少女本来一直在旁观战,这时也不禁暗暗替他担心,生怕金日??与昆仑散人会乘机施展杀手,果然金世遗一倒,昆仑散人一对判官笔便立刻向他背后心插下。

  江南和邹绛霞这时正从洞中探头出来,眼睛一张,便见金世遗遇险招,不禁失声惊呼。那少女身法快极,飞身掠起,一招“铁锁拦舟”,长剑一展,将昆仑散人的双笔封出外门,就在这一瞬间,金世遗一个??斗已翻山数丈开外,哈哈笑道:“你的剑法果然不错!”那少女心中一动,这才知道金世遗是有意开玩笑的,即使自己不替他挡这一招,昆仑散人的双笔也决计点他不中。

  金世遣将铁拐一顿,一个??斗又翻回来,而且故意翻到了桑木姥的跟前,口中叫道:“江南,江南,我教你一个怪招!”桑木姥双带翻卷,金世遣将铁拐竖起,桑木姥的两根腰带都缠在拐上,金世遗突然跳起,伸手在她脸上一摸,哈哈笑道:“你的脸上满是鹞皮肉瘤,这一大把年纪早该在家纳福啦,何以还到江湖土来惹事生非?”桑木姥气得眼睛发黑,腰带松开,金世遗早已笑嘻嘻的跳开了。江南笑得在洞中打跌,大声叫道:“喂,喂,我还未看清楚啊!”金世遗道:“我这个怪招只能使一次,第二次就不灵啦,谁叫你不留心?”他这话倒不是和江南说笑,以桑木姥的武功,原不容易受他戏弄,只是他刚才出其不意,招数来得太怪而已。

  邹绛霞低声说道!请他快点将这三个魔头打发了吧,我不想听他们的鬼叫。“金世遗道:“对啊,我也不想听他们的鬼叫。喂,喂!你为人为到底,送佛送到西,帮我打这这一场架吧。你若不帮,我一个人可打发不了他们。”后面那段话是对那少女说的。原来那少女恼他刚才捉弄,同时也有点惊诧他那身怪异的武功,颇想袖手旁观,看金世遗能否以一敌三?看金世遗还有什么古怪招数。她心念一动,剑招稍缓,金世遗便已猜出了它的心意。

  江南叫道:“江湖上义气为先,姑娘呀,金大侠刚才帮了你,你怎可以不理他?”那少女听这两个宝贝一吹一唱,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金月??挽了一个棒花,一招“雷电交轰”,砰的一声,一棒打下,金世遗展剑挡开,低声说道:“姑娘,你正正经经打架吧。要命的玩意儿可开不得玩笑啊!”这少女面上一红,心中大骂岂有此理,明明是金世遗一直嘻皮笑脸,却反说她没有正经打架。这少女心中有气,又想抽身退出,岂知金世遗古怪精灵,所使的招数半虚半实,一方面故意拦着少女的退路,一方面却自然而然的将那三个魔头的招数都引得向少女这方面攻过来。这三个魔头的武功都已到了一流境界,那少女稍一松懈,险险被他们所伤,只得抖擞精神,展开极精妙的剑法,将他们的攻势,接了十之七八。

  金世遗正是要她如此,他故意让那少女档着正面,将这三个魔头的招数接了十之七八,他却在旁边东打一拐,西刺一剑,状如戏耍,慢不经心,其实却是在暗暗留心那个魔头的破绽。

  那少女正自心中有气,猛听得金世遗大喝一声:“着!”铁拐翘起,一招“举火燎天”,昆仑散人一个“大手印”刚刚拍出,被他的铁拐戳个正着,痛彻心肺,手掌翻了起来,不能平复,金世遗哈哈大笑,倏地一个转身,“呸”的一声,一口唾涎,同桑木姥喷去,桑木姥识得厉害,连忙一个“细胸巧翻云”,倒纵飞出,金世遗如影随形,跟踪跃起,手起拐落,在她的屁股上重重敲了一下。桑木姥大叫一声,翻身落地,和衣滚下斜坡,站起来时,只见昆仑散人已越过她的前头,如飞疾跑,原来他手腕的筋脉已被金世遗震断,非得苦练三年,那“大手印”的功夫是不能恢复的了。桑木姥有生以来,从未受过如此侮辱,气得要死,可是她到底还有自知之明,见昆仑散人已经先逃,深知自己回去拼命,也只是更受金世遗的戏侮而已。於是,她也学昆仑散人那样,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抛下了金日??便即飞逃。

  金日??孤掌难鸣,被那少女杀得连连后退,金世遗将铁拐一顿,说道:“你这小子倒还有几根硬骨头,就看在你这点硬份上,我倒舍不得打你了。喂,喂。你还不走,更待何时?”金日??长叹一声,收了怪棒,恨恨说道:“我若不能独创一派武功,从今之后,再也不到中原。”金世遗笑道:“也不必如此发誓,来,来,来,咱们交个朋友!”伸出手去,金日??心道:“他若有心杀我,我反正也逃不了。”坦然伸出手来,与他一握,但觉金世遗的掌力倏地迫来,金日??心头一凛,急忙连动相抗,掌力方吐,霎然间金世遗的掌力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手掌也似游鱼一般从金日??的掌握中滑了出来,金日??骤失重心,踉踉跄跄的向前奔出几步。金世遗笑道:“你居然没有跌倒,好,凭你这副根基,可以开创一派了,你回去吧,好自为之!”金日??这才知道金世遗是有意试他的真实功夫,满面通红,啼笑皆非,疾奔而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