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漠漠黄沙寻旧友 迢迢银汉渡双星(5)

时间:2021-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李六如怔了一怔,说道:“学过几年,普通的文字是看得懂的。华大侠,你问这个——”

    笑傲乾坤说道:“宝刀柄中藏有一个文件,是用蒙文写的,你看看说的是什么?”

    李六如取出那个文件,看了一遍,说道:“这是发自成吉思汗的‘金帐密令’,要萧护作内应的,密令说,若然我国的国主不肯投降,就要萧护把国主杀掉。奇怪,这个密令怎么会到了我爹爹的手里?”

    笑傲乾坤说道:“想必是那个给成吉思汗传令的密使途中给你爹爹破获,其时你爹爹正要到祁连山去,所以没有来得及回国报讯。”李六如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一定是这样。所以家父才拜托恩公把这宝刀送回来,而萧护也千方百计要抢夺这柄宝刀了。”笑傲乾坤在西夏京中的遭遇早已告诉了李六如。

    萧护是蒙古的内应,此事大家早已知道,自是不以为奇。蓬莱魔女笑道:“这么说来,这个秘密文件,其实也算不得什么秘密。”

    李六如道:“后面还有一段,成吉思汗要找一个人。”

    蓬莱魔女道:“哦,他要找的是什么人?”

    李六如道:“是一个名叫柳元宗的人。成吉思汗要萧护代他查访,这姓柳的是不是在西夏境内。”

    蓬莱魔女大为奇怪,笑道:“成吉思汗要找的正是我的爹爹。我爹爹与他风马牛不相及,他要找我爹爹,不知为了何事?这可真是奇怪了!”

    笑傲乾坤笑道:“爹爹在光明寺中,成吉思汗的人是决找不着他的。可惜成吉思汗早已不在和林,要不然你倒可以代你父亲会一会他。好了,现在天色已晚,咱们也应该回去了。”

    李六如敷上了金创药,已经可以跑动,他准备去找那个西域商队,于是便和笑傲乾坤等人分手。笑傲乾坤一行三人,在天黑之后,潜回和林。

    和林虽是蒙古的“行都”,但由于蒙古是个游牧民族,立国之初,城市建设还很简陋,作为“行都”的和林,和北方的一个大市集也差不多,连城墙也都没有修筑的。是以笑傲乾坤等人,很轻易就潜入了和林。

    经过了日间这场骚乱,和林的巡逻是比平日严密一些,不过,被刺杀的萧护在蒙古人的眼中也并不把他当作什么重要的人物,大汗的妃子已经平安到了“行宫”,这件案子他们也就不拿来当作一回事了。故此,虽有巡逻,也还不是侦骑密布。

    笑傲乾坤等人回到帐幕,吃过了饭,待到三更时分,换上夜行衣,依照原来的计划,夜探阿儿格山。

    这晚月黑风高,对夜行人来说,正是“最好”的天气。笑傲乾坤一行三人施展超卓的轻功,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到了山上。

    大汗的“行宫”建在山顶,“行宫”下面,东一座帐幕,西一座帐幕,零零落落地散布在山腰之间。这是“金帐武士”和宫中执事的帐幕,虽然数目不算太多,也有三五十座帐幕。却不知哪一座帐幕是“乌蒙”的。

    忽见火光明亮,有几个武士走来,其中一个正是乌蒙。笑傲乾坤等人跳上一棵大树,借茂密的树叶遮身。黑修罗悄声说道:“和乌蒙一起的这几个人,一个叫木华黎,一个叫赤老温,都是金帐武士中有数的人物,本领不在乌蒙之下。还有三个人我不认识。看他们的服饰,另外两个也是金帐武士,只有一个似是普通的卫士。”

    笑傲乾坤心想:“要制服这几个人不难,但一打起来,这可就要打草惊蛇了。只怕未曾擒着乌蒙,满山的武士都会来了。”

    心念未已,乌蒙这一行人已经从这棵大树下走过,只听得乌蒙嘀嘀咕咕他说道:“什么紧急的事情,三更半夜还要把人叫去。”赤老温道:“这是哲别吩咐的,他怕有刺客入宫捣乱,大汗不在,必须更加着意地保护妃子。”乌蒙哼道:“哲别给几个小子就吓破了胆?那几个小子多半是西夏人,不过是志在刺杀萧护而已。我就不信他们敢到行宫捣乱。”原来乌蒙不放心他的“肉票”,总想藉故不去行宫守夜。

    木华黎道:“不然,不然。哲别的神箭咱们都是知道的,他也决不是胆小的人。他说他碰上的那几个人武功好得出奇,只怕在咱们的金帐武士之中还没有谁比得上他们呢。无论如何,总是小心谨慎的好。大汗十天半月就要回来的了,决不能在大汗回来之前出事。”乌蒙听了,心中暗暗吃惊,更不放心他藏在帐幕中的肉票,可是也只好嘀嘀咕咕的跟着木华黎走。

    木华黎不理会他,吩咐那卫士道:“你再到速不台那儿去,叫他今晚多加小心,值夜的要派双岗。”速不台是今晚负责巡山的金帐武士,岗哨由他分派。这个卫士则是“行宫”中派出的传令兵。

    那卫士应了个“是”字,回头就走,经过笑傲乾坤等人藏身的那棵大树,恰巧刮起了一阵狂风,把他手中的火把吹灭了。

    卫士咕咕哝哝自嚷:“倒霉,倒霉!”原来他忘了带火石,火把熄了,无法点燃。山上的地形他虽然很熟,但因日间闹了刺客,黑夜之中,他一个人摸着走路,究竟是有点心慌。

    这阵狂风也有点“邪”,普通狂风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的,这阵狂风刮了一盏茶的时刻尚未停止,狂风卷起尘沙,这卫士连眼睛都张不开。

    这卫士在狂风沙中跌跌撞撞地奔跑,忽地和一个人碰个正着,这人一把抓着了他,说道:“你不带眼睛吗?”

    卫士道了个歉,说道:“对不住,我的火把吹熄了。你是谁?身上可带有火石?”这个人说的蒙古话倒是和林口音,但卫士却听不出这人是谁。

    这人道:“我是宇文化及将军的随从,从前方赶回来的。真倒媚,碰上这阵风,我的火把都吹掉了。这里的山路我又不熟。火石我倒是有的,但我不认得路,我给你点燃火把,你肯不肯带我去找一个人?”

    这个卫士并非莽汉,不过,一来因为那人说的是和林口音的蒙古语;二来他说得出宇文化及的名号;三来山下是布满哨岗的,这个人既是能通过哨岗,来到山上,想必是自己人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