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坟碑知是何人立 客舍难堪故侣来

时间:2021-11-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8章 坟碑知是何人立 客舍难堪故侣来

    秦弄王打了一个寒噤,喝道:“你是谁?”她提高了声音喝问,其实是给自己壮胆,声音已是不禁有点抖颤。

    那女子阴侧侧他说道:“我是索命无常,嘿,嘿,你抢了清波的情郎,她变了野鬼游魂,无依无伴,要我勾了你的魂去和她作伴的。”声到人到,唰的一鞭就向秦弄玉打来!秦弄玉使了一招“长河落日”,青钢剑划了一道圆弧,圈削对方的长鞭。这一招剑法本来极是精妙,可惜秦弄玉惊魂未定,剑势圈得不圆,劲道也嫌不足,那女子软鞭一抖,一招“毒蛇吐信”,钻出了她的剑光圈子,“嗤”的一声,将秦弄玉的衣襟下摆撕去了一幅。这还是秦弄玉用家传的“蹑云步法”闪避得宜,这才侥幸没有伤在她的鞭下。

    耿照大怒道:“装神弄鬼,你想吓谁?哼,就算你是玉面妖狐复生,也得吃我一剑!”那女子“哎哟”一声叫道:“想不到你这样狠心!不管怎样,清波姐姐对你总是付出过真情的。俗语说:一死百了。清波姐姐因你而死,你居然还是不肯饶她?哼,我也要为她抱不平了!说不得只好请你去陪她啦!”

    这女子鬼话连篇,可是她口中胡言乱语,手上的鞭法却是丝毫不乱。耿照的连环三剑竟给她用“回风扫柳”的鞭法连消带打,反攻过来。玉面妖狐生前最擅使鞭,曾胜过“四霸天”中号称“北神鞭”的北宫黝,在武林中号称一绝。耿照此时见了这女子的鞭法,不禁吃了一惊,心道:“这妖女扮作玉面妖狐的家数,可真是有点邪门!好在我是绝不相信鬼神的,否则还真会当她是玉面妖狐借尸还魂呢!”

    耿照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再歪缠,可体怪我宝剑无情!”那女子噗嗤一声笑道:“你本来就是负心汉子,不用我说也知道你是无情的了。我替清波姐姐向你索命,你要知道我是谁,你到黄泉路问她去吧!”耿照怒道:“你一再戏弄,你当我是怕了你么?好,且看是谁索了谁的命?”使出了“大衍八式”中的一招剑式“星海浮磋”,剑光似匹练般的向前卷去,力透剑尖,“咔嚓”一声,把这女子的鞭梢削去了一段。这女子也真了得,鞭梢被削,居然能够还招,以攻为守地虚晃一招,引开耿照的眼神,倒纵出三丈开外。

    秦弄玉已经看清楚了这女子只是扮作玉面妖狐生前的模样吓人,惊魂已定,追上前来,喝道:“你是玉面妖狐的什么人,不说明白,就想跑么?”说时迟,那时快,耿照亦已赶上,双剑合壁,前后夹攻,截了这女子的退路。

    这女子哈哈一笑,说道:“谁说我想跑了?好呀,你们夫妻联手,难道我就没有人么?”

    这女子笑声未绝,墙头上突然现出幢幢黑影,了一个个捷如鹰隼地扑来,霎忽之间,已把耿、秦二人围在当中。为首的一人接声笑道:“鼎娘,你这场戏演得精彩极了!但也应该到了煞科的时候啦!”耿照定睛一看,认得这人是柳元甲的大弟 

    原来宫昭文早已做了金宫的侍卫,这女子名叫金鼎娘,是祁连老怪金超岳的女儿。金超岳曾经当过金国的国师,而玉面妖狐则是金主御封的“郡主”,在金宫的时候,她和金超岳的女儿是常在一起的。她们二人经常切磋武功,故此金鼎娘懂得玉面妖狐的武功家数。不过玉面妖狐多在外面活动,而金鼎娘则一直是躲在宫中,是以不为江湖中人所知。

    玉面妖狐与金超岳相继死后,金鼎娘嫁了宫昭文,夫妇同为金廷效力。这次是金鼎娘第一次随丈夫出来“办案”,除了他们夫妇之外,还有五名金宫侍卫。他们最初的目标本来是追踪仲少符的,后来追到了将近蓟州之时发现了耿照,耿照是金廷钦犯,比仲少符重要得多,他们当然是要转移目标了。但他们是跟在后面追踪的,耿照这一行人早些时候进了城,在一个横街冷巷的小客店投宿,待到他们也进了城,追踪的线索已断。

    蓟州是个大城,大大小小的客店少说也有几百间,要遍搜所有的客店实是不易。宫昭文颇富智计,料想耿照到了蓟州,定然会回家一看,于是先到耿家埋伏,果然给他料着。

    宫昭文等人一到,立即把耿照和秦弄玉包围起来。金鼎娘阴侧恻地笑道:“这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嘿,嘿,你们现在想逃跑也跑不成啦!”耿照大怒,一招“白虹贯日”,长剑刺胸,便下杀手。这一招是“大衍八式”中最凌厉的招数,耿照用上了内家真力,力贯剑尖,一剑刺出嗡嗡作响。

    金鼎娘不敢硬接,一个“细胸巧翻云”倒纵避开,笑道:“当真要拼命呀?别忙,别忙,清波姐姐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呢,你总可以赶得上和她相会的。”

    宫昭文喝道:“姓耿的小子休要逞能!”判官笔左右一分,左点“期门穴”,右点“白海穴”。宫昭文是柳元甲的大弟子,已得乃师衣钵之传,这一“惊神笔法”使得精妙之极。耿照不敢轻敌,用足内力,倏地变招,变为“横云断峰”的招数削出。

    “铛”的一声,火花四溅。宫昭文左手的判官笔和耿照的宝剑碰个正着,判官笔损了一个缺口。

    但他右手的判官笔则几乎是擦着耿照的肩膊刺了过去,笔尖挑破了耿照的衣裳。两人都是晃了一晃,耿照也不禁大吃一惊。

    双方见面一招,各有惊险,当真可以说得是旗鼓相当,功力悉敌。但官昭文的判官笔被耿照的宝剑削了一个缺口,却是稍稍吃亏。

    宫昭文喝道:“布七煞阵!”和他同来的那五个侍卫已是各自站好位置,加上宫昭文和金鼎娘,七个人用七种不同的兵器,从七个不同的方位,同时向耿照与秦弄玉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秦弄玉的“蹑云剑法”以飘忽见长,虚实莫测,她觑准了一个使护手钩的汉子,一招“玉女投梭”。刺去,剑到中途,剑锋倏地一转,又指向了一个使链子锤的汉子胁下的“愈气穴”这一指东打西、指南打北的剑招,使得出神入化,受她攻击的这两个汉子本来最少有一个要中剑的,不料一剑刺出,阵势已转,另外两名侍卫从秦弄玉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来,登时化解了她这一招“玉女投梭”,原来那两个汉子已是绕到了她的两侧,要不是耿照给她荡开那双钩一锤,秦弄玉就非但伤不了对方,反而要给对方所伤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