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漠漠黄沙寻旧友 迢迢银汉渡双星(4)

时间:2021-12-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话犹未了,一件意外之事突然发生。道旁拥挤着争看热闹的人群之中,有一个少年突然扑出,一柄飞刀向萧护掷去,这少年身法奇快,出手如电,就在随从人员纷纷惊呼“有刺客”的声中,只见萧护已是一个倒栽葱跌下了骆驼,那柄飞刀从他的前胸插入,后心穿出,早已是一命呜呼了。

    华、柳二人认出了这个刺客,不由得都是一怔,心中想道:“咦,怎么是他?”原来这个少年正是从商队中逃跑出来的那个盗刀少年。笑傲乾坤笑道:“清瑶,不是我想惹麻烦,但这个麻烦却是非惹不可了!”

    话犹未了,只见辛莽原已是跳下马来,追上了那个少年,来不及拔刀,拿起马鞭唰的就是一鞭打去,唤道:“好个胆大包大的刺客,你还想跑么?”这少年身法奇快,但仍是避不过辛莽原这一鞭。

    辛莽原是黑道上有数的人物,武功非同小可,少年横刀一架,只觉虎口一麻,手中的月牙弯刀已是给辛莽原的马鞭卷去。第二鞭唰的又打下来,少年刚刚跳起闪避,正好给打着了膝盖,登时跌倒。

    辛莽原第三鞭又打下去,眼看这一鞭就要打破少年的天灵盖,辛莽原忽地“哎哟”一声。马鞭歪过了一边。笑傲乾坤、蓬莱魔女双双跃出。原来辛莽原是给蓬莱魔女的独门暗器乌金尘丝刺着虎口,以致这一鞭失了准头。

    蓬莱魔女身法如电,倏地就到了辛莽原面前,举剑便刺,辛莽原马鞭扫去,剑光过处,马鞭断为三段。蓬莱魔女这一招名为“三转法轮”,一招三式,削断了马鞭,剑势依然未衰,要不是辛莽原缩手得快,手指都几乎给她削掉。

    辛莽原拔刀招架,此时他已认出了蓬莱魔女,喝道:“哼,原来是你这个魔——”话犹未了,只听得“铮”的一声,辛莽原的喉咙好像突然给人卡住,说不出话来,原来是笑傲乾坤恐防他说出蓬莱魔女的身份,一枚铜钱打进了辛莽原口中。辛莽原正在全神对付蓬莱魔女,莫说闪避不开,连嘴巴都未曾合拢,就给铜钱打进去了。

    笑傲乾坤这枚铜钱的力道胜似铅弹,不但把辛莽原的门牙打落,将他的喉管也割伤了。辛莽原本来就打不过蓬莱魔女,笑傲乾坤再一出手,他当然更是抵敌不住,不过数招,就给蓬莱魔女一剑穿心,取了他的性命。

    那少年跌倒之际,蒙古武士纷纷跑来,刀枪剑戟一齐向他戳下。笑傲乾坤一手将少年拉了起来,一手抓着了个身材魁梧的军官,猛地一抡作了个旋风急舞,喝道:“好,你们杀!”三柄弯刀两支长枪戳到了这个军官的身上,后面的蒙古武士大惊急退,笑傲乾坤振臂一抛,把那军官当作人球抛出,又撞翻了几个武士。

    笑做乾坤把这少年放下,说道:“你还能跑么?快抢坐骑!”少年认出了笑傲乾坤,大为惊异,睁大了双眼,叫道:“你,你,你为何救我?”笑傲乾坤道:“不要多问,快跑!”

    少年伤了膝盖,本领还是远胜于普通的兵士,立即就抢了一匹坐骑,跟着笑傲乾坤、蓬莱魔女与黑修罗三人冲出重围。

    到了树林里面,笑傲乾坤解下宝刀,说道:“那日我对你说了谎话,请莫见怪。”少年睁大双眼,说道:“阁下是谁?这柄宝刀从何而来,可肯见告?”

    笑傲乾坤哈哈笑道:“你不知道我,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是李公子吧?李长泰是——”原来笑傲乾坤在这少年那晚盗刀之后,心中已料着几分,今日见他不顾性命刺杀萧护,已知他必定是李长泰的儿子无疑。

    果然那少年答道:“我叫李六如,李长泰正是家父。这柄宝刀——”笑傲乾坤道:“这柄宝刀是令尊付托与我,托我交还公子的。我在西夏曾经到过你家,想不到却在这里遇见你。请公子收回这柄宝刀。”

    李六如接过宝刀,连忙问道:“请问恩公高姓大名,不知恩公是在哪里见着家父?”

    笑傲乾坤说道:“我姓华,名谷涵。这位是北五省的绿林盟主柳清瑶。这位是我的朋友,曾被关在你们西夏天牢中的黑修罗。

    李六如听了他们的名字,又惊又喜,又有几分怀疑,说道:“恩公原来就是江湖上人称笑傲乾坤的华大侠吗?”心里想道:“听人说笑傲乾坤是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这人却好似有四十上下年纪了。”笑傲乾坤似乎知道他的心思,哈哈一笑,除下面具,现出了本来面目。蓬莱魔女也笑道:“我沾满了血污,也该洗洗面了。”她是用易容丹化装,打扮成一个乡下妇女的,在山溪之旁,洗干净了面上的化装之后,登时容光焕发,前后判若两人。

    李六如再无怀疑,连忙跪下磕头,谢过笑傲乾坤的救命之恩,问道:“家父怎么样了?他何以要托华大侠给我带回这柄宝刀。”李六如心里已是隐隐感到不妙。”

    笑傲乾坤道:“公子请莫伤心,令尊,他、他已经死了。”当下将李长泰在祁连山上被刺之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李六如。李六如泣不成声。笑傲乾坤劝慰他道:“你亲手杀了萧护,已经是给你爹爹报了仇了。我还以为你早已知道他是你杀父之仇人呢。”

    李六如收了眼泪,便咽说道:“爹爹奉命到祁连山去,久不回来,我已知道凶多吉少。萧护是与我家有仇,但我这次杀他,却并非仅仅为了私仇。我也还不知道他就是主谋杀我爹爹的凶手。”

    笑傲乾坤道:“我明白,你杀萧护是为了国恨家仇,国恨更在家仇之上。”

    李六如道:“萧护明投我国,里通蒙古,这是我早已知道的了。战事一起,我料想这厮一定要加害我们一家,所以我们母子才逃到西域去的。不久,耻辱的消息传来——国主献女求和,投降蒙古。我猜:前往蒙古纳降的使者多半会是萧护。我气这贼子不过,是以充作珠宝商人,前来行刺,果然给我料中,也是先父在天之灵保佑,我得以杀了这个奸贼。我本来拼着与这奸贼同归于尽的,多亏恩公出手,使我幸免于难。”

    笑傲乾坤扶起李六如,说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豁了性命刺杀萧护,我岂能不助你一臂之力?这算不得什么恩惠,你用不着一再多谢了。我只想问你,你懂得蒙文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