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蜕变:1997

时间:2021-10-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赵伟扬 点击:
了,她只感觉到自己身体,灵魂是那么肮脏,龌龊

        喧哗了一天的城市终于倦了,但夜间的灯火点点使它看上去更加迷幻,只是无限静谧。闪烁的霓虹逐渐隐去,黑暗中矗立的高楼在空旷的夜色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神秘,怪异。

    已经是午夜,滨江路上偶尔少有人出没,这是A市最繁华地段之一,是出了名的不夜街。

    小店子里灯光映照在墙壁上四周灰红,刺鼻的呛人烟味还没有散去,送走了那位客人回到屋里,她再也抑制不住悲痛,红红的双眸泪早已如雨水般滑落。

    走到镜子旁,她木然的呆望着里面的自己:那是一张红润而稚气未脱的脸,挂着些许憔悴,疲倦。虽然罩着浓浓悲戚,哀愁,依然掩饰不住她的美丽动人。

    脑子里一片空白,她的心在撕裂,在痛哭。最可恨是一闭上双眼,面前就浮现出那人满是怪味的手,满是胡须的嘴在她身上,脸上…….

    她痛恨命运的不公平,她痛恨那些“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她更痛恨自己不能抵挡那几个臭钱的诱惑,她悔自己不该来这里,不该轻易就相信别人,不该……

    但一切都已经是真实,她狠狠的掐一下自己,是的,自己还活着。但从此一切都完了,她只感觉到自己身体,灵魂是那么肮脏,龌龊,自己再无脸回家,无脸活在世上。

    可怕的画面一次次席卷上心头,犹如针刺,让她怎么也无法逃离,解脱。

    突然,一个可怕念头跃进心里,她猛的抓起梳妆台上一把剪子,她想到了死。

  “尘烟,今天你运气真好,他是个大款,人是老了点,但是出手还真阔气”。尘烟是她的名字,如云高兴的说着从外边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打叠钞票。

     她似乎没有听见,身体不停起伏。

  “尘烟,你疯了,你傻啊!”如云看见她手上剪子几乎惊呆了,她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如此倔强,刚烈。她疾步冲上去一把把尘烟握着的剪子抢下。“当”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这时候,如云终于看清楚了她眼睛里闪着的泪花,刚进门那股高兴劲儿早已经烟消云散,心头冰凉。回想起自己刚来时也就与现在尘烟一样,可如今自己……

  “是的,如云,我疯了,我就是不要活了,你觉得我还有脸活下去吗?”

    她说完撕声痛哭起来。

  “尘烟,不要这么说,慢慢就好了,忘了吧!以后……”如云柔声安慰她,想要把她从痛苦中拖出来,但话还没有说完。

   尘烟一下子转过身,对着她吼了起来。

  “忘了,如云,你真会说话,你能够做到,我不能,我恨你。“

  “如云,你知道吗,不是因为你我能来到这里吗?我能吗?,现在我已经不纯洁了,是你毁了我的清白,我还能活下去吗?忘了?你让我怎么能够忘?你能明白你能知道我现在多么痛苦吗?”

   如云被她一连串的话说懵了,她惊慌失措只能应承到。“我明白,我知道尘烟”。

  “哼”,她冷笑了一声。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如云:你变了,为了钱,你什么都无所谓了,你对得起你,对得起你家里父母吗?你不仅害了你自己,你还害了我,你早已经不是你了,你简直不是人。”

    她犹如一头发怒的母狮,嘶哑的声音和着哭泣,眼睛里的火似乎要把如云熔化。

  “尘烟,别说了,求求你,真的,不要说了”。

    如云在在她那喷着火焰的她怒目之下,在她的吼叫声里,脸上也早已经泪留满面。

    沉默,夜已深。

  “哈,哈,哈。。。。。。”如云象是变了一个人,突然笑了起来,打破了刹时的宁静。

    那娇丽的面孔被怪异的笑扭曲的变了形,但挂满了苦涩与无奈。

  “尘烟,你骂吧,你骂我吧,只要你心里好受些。是的,我不是人,是我叫你来到这里,是我害了你。”

   她顿了顿,看上去累了,顺势就坐在了地上。

  “尘烟,你以为我想这样吗?我以前与你现在想法一样,我也想正经做人。。。。。。”

  “那你你为什么不呢?还要,还要。。。。。。”尘烟实在说不下去了,一下子双腿跪在地上,两手摇晃着她的肩,头发早已经散乱。

   如云垂下了头,她不敢看尘烟,只是不停的摇头,也哭出声来。

  “尘烟,你知道的,自我爸去世以后,母亲又在生病,还有弟妹,他们都还要上学,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里,什么也不会,我能做什么呢?当我为了找工作一次次被拒绝后,当我没有去处流落街头时,当我因为没有钱连续3天都没有吃饭时,当我。。。。。。。”

作品集赵伟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