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虫虫是王子

时间:2021-10-26来源: 作者:雨泽 点击:
  从前在中国古代有个神秘的国度,名叫楼兰,王国里有一个国王和一位王后相亲相爱,在诞下王子西里里之后,王后便神秘的失踪了,老国王很爱王后曾命人寻遍世界的每个角落,可依然没有王后的消息,国王只好在等待和思念中独自把王子西里里抚养成人,国王并没有因为失去爱人而一蹶不振,反而在他的治理下国泰民安,国家异常的繁荣强盛,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一片盛世景象。
虫虫是王子
 
  然而岁月荏苒,一晃儿国王就到了能知天命的年纪,西里里王子也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变成了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他聪明、勇敢、正直,然而人无完人有时他也很任性,有钱人家的子女总是有一些坏习惯的,更何况他是王子,国王担心自己一天天变老便提前拟好了诏书,希望等他百年之后国家依然能够繁荣太平,而就在册封西里里王子为太子的时候,老国王突然病倒了而且一觉不醒。
 
  为了给老国王治病,西里里王子命人张贴布告寻遍天下有能之士,可没一个人能够医好老国王的病,那天晚上西里里王子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起来后便独自去看望病榻上的父亲,还没走近就见卧室的门半开着,服侍国王的侍卫和宫女都倒在了门口,屋里人影晃动,不时还传出一阵阵怪笑,心想老国王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想一探究竟。
 
  “这个位子本该属于我的,我的,啊——睡吧睡吧。”悄悄的走近后王子才发现是国王的弟弟,也就是他的叔叔,楼兰的大国师正在给老国王施法。
 
  “住手,你在干什么。”西里里王子制止了国师的阴谋。
 
  “额——!”国师没想到王子会深更半夜来这里,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是你诅咒了父亲,让他再也不能醒过来。”王子质问道。
 
  “嗯哼——是的。”见事情败漏露出了狼子野心。
 
  “哦,这不可能。”西里里自王子怎么也不能相信,谋害国王、他的父亲竟然是自己的亲叔叔。
 
  “是的是的,没错,谋害你的父亲,哦!对了也包括你从未见过面的母亲,是我是我就是我,哈哈哈——。”真相被揭露后大国师露出了狰狞的面孔。
 
  “我的母亲,她、她还活着吗?”西里里追问道。
 
  “是的是的,你是知道我的,我是不喜欢花杀生的。”国师一副装摸做样的邪恶脸孔。
 
  “哦不!她在哪,我的母亲她在哪?”
 
  “哈哈哈——等我登上王位就会让你们一家团聚的,相信这会很快的。”国师得意忘形丝毫没有把王子放在眼里。
 
  “很快?”
 
  “是的是的很快。”说着国师一步步逼近了西里里王子。
 
  “来人呢快来人,是他是他,他诅咒了国王,来人呐快抓住他。”王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惊慌失措完全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只是一个劲儿的想往外跑,而他叔叔却阴魂不散紧跟在他的后面,闻讯冲进来的士兵也不知所措,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国师,王子的叔叔,就在他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国师念动咒语将那些侍卫一个接一个的弹飞在半空中,定住不动,王子吓坏了想逃出魔爪,可最终西里里还是被抓住了,他的叔叔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按在窗边。
 
  “快、快告诉我你最害怕什么我的王子。”
 
  “什么——虫子,我最害怕虫子。”
 
  “是吗,那么我就、就把你变成你最害怕的——虫子。”
 
  “什么什么——虫子。”
 
  “是的是的、虫子。”
 
  “不,你可是我的亲叔叔。”善良的王子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是的是的,我承认我并不讨厌你,甚至有点喜欢你,不过我更喜欢坐在王座上高高在上让别人喜欢的感觉,哈哈哈——”说着国师对着西里里王子吹了一口气,瞬间西里里王子就变成了一条恶心吧啦的虫子。
 
  “再见了,我的虫虫、王子,额!”说完国师就把他用指头弹了出去就像一株美丽的烟花。
 
  变成虫子的西里里,不知飞了多远,当他带着绝望掉在地上的那一刻只有疼痛和心碎,当它满心沮丧的躲在角落里时,当他对着水洼儿看到自己的模样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想快些结束自己的生命,然而命运却推着他不断地前行,正当他心灰意懒的时候一群淘气的小孩子突然发现并抓住了他,看见这么大这么恶心的虫子,怎么也得好好蹂躏一番,腰斩、水淹、火烧、活埋,用石子丢它,把它挂在棍子上游街,在经历了各种生命的极限运动后,那帮小孩子才将奄奄一息的西里里用弹弓飞射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都来不及考虑生与死的问题,然而惊心动魄的历险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之后西里里又逃过了小鸟的追杀,挣脱了蜥蜴、螳螂和蜘蛛所设下的陷阱,之后又避开了公鸡和小鸡仔一家子的围追堵截,躲过了老鼠和猫的攻击,伤痕累累的西里里以为逃到房上能够安全一些,可精疲力竭的他刚爬到一半的时候就从从房上掉了下去,本以为就这样死掉,可幸运的是当它掉下来的时候有恰巧有东西接住了他,不然可就要粉身碎骨了。
 
  当西里里睁开眼睛时,他居然在一个堆满了零食和水果的菜筐里,已经几天没吃东西的他,看到香喷喷的食物,不顾一切地吃了起来,酒足饭饱之后,在晃晃悠悠的菜筐里竟然挤在蛋糕里憨憨大睡起来,经历了种种的磨难这才知道生命的宝贵。
 
  “啊——麦芽丽这是什么呀?”就在美好的梦境中时,西里里被一阵尖叫声惊醒了。
 
  “怎么了麦芽糖——一只虫子,好大一只虫子,胖嘟嘟的真的好可爱呦。”惊魂未定的西里里,原以为刚出虎口怕是又进了狼窝,然而当那个叫麦芽丽的女孩将它轻轻托在手心里的时候,西里里却突然被这个漂亮的的女孩迷住了,她太美了、善良活泼天真又可爱,西里里仿佛一下子坠入了爱河。
 
  “什么什么,可爱,这么恶心你还说它可爱,这一筐的东西都让他糟践了,还不快点弄死它。”那个叫麦芽糖的姑娘倒是对西里里厌恶至极这也难怪,
 
  “你干嘛,你看它,哇!它多可爱呀,”麦芽丽对西里里爱不释手,西里里知道此时的命运就在那个叫麦芽丽的姑娘手里,一向傲慢的他却学会了怎么讨好她。
 
  “嘁!你没事吧?一只虫子有什么可爱的,当心它咬你。”
 
  “没事的,你看它。”麦芽丽调皮得很。
 
  “拿开、快拿开了,说、你是不是又去见隔壁家的小胖去了,老实交代。”麦芽丽拿着西里里威胁着麦芽糖。
 
  “诶呀,没有了啦。”麦芽糖一副恶心吧啦的样子,却怎么也不肯承认。麦芽糖和麦芽丽其实是一对姐姐,那个胖胖的憨厚诚实的是姐姐麦芽糖,那个漂亮天真善良的是麦芽丽,他们父母死的早两姐妹自小就相依为命,虽然日子过得平淡但是姐妹二人总是那么的开心快乐。
 
  之后的日子,西里里就被麦芽丽当成了宠物养在了家里,在麦芽丽的细心地呵护,西里里王子总算能舒舒服服的,过上几天消停日子了,每天有吃有喝还有美女陪着别提多自在了,日子就这样无忧无虑的过着,虽然西里里时刻都在担心着父王,思念着母亲,担心这个国家的未来可自己变成这样,真是有心无力一筹莫展。
 
  那天麦芽丽,正拿着新鲜的菜叶给西里里当食物,可西里里挑三拣四的,从前都是锦衣玉食的,现在沦落到只能靠吃菜叶和残羹剩饭来度日也着实难为了他。
 
  “麦芽丽,麦芽丽,你快看,国师要当咱们的新国王了。”那天麦芽糖从街上匆匆的跑了回来手里不知道从哪撕下来的布告。
 
  “开什么玩笑,那个琵琶骨要是当上了国王,这下老百姓可要倒大霉了。”麦芽丽随口说道。
 
  “是真的耶,上面说,西里里王子已经失踪很久了,老国王又一病不起,俗话说国不能一日无君,大臣们只好让国师当国王了。”西里里一听他那个恶毒的叔叔就要登基成为新的国王,十分气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刚从瓶底刚爬到了瓶口就被麦芽丽弹了回去。
 
  “王后失踪现在连王子也失踪了,还真是奇怪呢。”
 
  “麦芽丽你看它就要爬出来了。”
 
  “你可真淘气,下去下去。”说着西里里王子又被推回了瓶底,
 
  “咦!好恶心,不跟你说了我去做饭了。”说着麦芽糖就进了厨房。
 
  看着西里里王子急得直在碗底转圈,可麦芽丽却悠闲地用手托着下巴也不知在想什么。
 
  看着麦芽丽,西里里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说不出来,即便说出来麦芽丽也听不见,直到晚上西里里见麦芽丽和姐姐都睡了,夜深人静才从瓶子里费力的爬出来,在黑夜中寻寻觅觅终于来到了麦芽丽睡觉的地方,顺着门缝挤了进去用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爬到了床上,可刚一上去就被麦芽糖的臭脚丫子熏得掉了下来,西里里只好又爬了一次,几番周折才找到麦芽丽,西里里从脚趾一只往上爬,直痒得麦芽丽咯咯的乐,刚爬到麦芽丽的身上,月光从窗外斜射进来照在了麦芽丽的脸上,王子却被麦芽丽美丽的脸庞,洁白如玉的皮肤给迷住了,正神魂颠倒时睡梦中的麦芽糖一巴掌压过了,差点把西里里给砸扁了,挣脱后终于爬到了麦芽丽的耳朵里。
 
  “额!好多的耳屎——麦芽丽麦芽丽,我是西里里王子我没死,国师他就是一个大坏蛋——”西里里把自己的遭遇一一讲给了麦芽丽,讲完之后西里里累得大口喘着出气,回去时,西里里留恋的向麦芽丽张望着,希望得到她的帮助。
 
  “麦芽糖你快醒醒,醒醒啊。”一觉醒来后麦芽丽果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干什么呀?”麦芽糖怎么也醒不过来。
 
  “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虫虫是王子,它是王子。”披头散发的麦芽丽像着了魔一样,拿着瓶子里的西里里跑到麦芽糖的跟前向她大声说道,可麦芽糖睡得正酣怎么会理她,之后麦芽丽又兴奋的跑到了街上大呼小叫的,不一会儿全村的人都知道了,西里里王子被恶毒的国师变成虫子的这件事情,甚至没过几天那个邪恶的国师也知道了,可现在没人相信她都以为她发神经,所以麦芽丽又跑了回来找麦芽糖。
 
  “麦芽糖你快来呀,快点过来了。”
 
  “干什么呀?大清早的你该不会是中邪了吧。”麦芽糖被麦芽丽吵得不得安宁只好凑了过来。
 
  “你是王子吗?你是王子吗——可你只是条、是条虫子,”兴奋不已的麦芽丽找来了放大镜、听筒、喇叭想一探究竟,可到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哎呀,你别白日做梦了,他要是王子说不定我还是王后呢,做梦还当真,一条虫子你可真是的。”麦芽糖不以为然。
 
  “你能听懂我说什么吗?你要真的是王子就证明给我看。”西里里在瓶子里忽然点了点头。、
 
  “哇!你真的是王子,坐下、打滚、装死、转圈,你真的是王子,虫虫是王子真的是王子。”麦芽丽兴奋不已。
 
  “哇!它该不会真的是王子吧。”麦芽糖看着西里里的样子吓得目瞪口呆、惊愕不已。
 
  “我猜他一定是被诅咒了,怎么才能解开诅咒。”麦芽丽急不可耐的样子。
 
  一连几天,麦芽丽都在想怎么才能把西里里重新变成王子的办法,可绞尽脑汁,对西里里也用尽了各种惨无人道的招数和各种可怕的实验,大蒜汁、辣椒水、针灸、电击,可是麦芽丽把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用上了,可这还是没能让西里里,让一条虫子变成人。
 
  “怎么办怎么办呢?”那天麦芽丽和西里里都心灰意懒的戳在桌子上发呆。
 
  “听说在山里面有一个巫婆,能呼风唤雨,我想要能是找到她应该就能解除诅咒吧。”正在做饭的麦芽糖也不知道听谁说的。
 
  “是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嗯哼!这该不会又是隔壁小胖告诉你的吧。”麦芽丽和西里里一听到这样的消息立刻兴奋起来可麦芽丽还是要对姐姐调侃一番的。
 
  “才没有,村里的老人都知道——哎,你干嘛?”
 
  “我去找她。”说着麦芽丽不管不顾的,带着西里里就跑出了家门,可刚一出门就有一队士兵气势汹汹地找过来了。
 
  “就是她,别让她跑了。”那队士兵一见到麦芽丽就追了过来。
 
  “不好琵琶骨一定知道了王子没死又要来杀死他。”麦芽糖一语道破。
 
  “那怎么办,怎么办。”麦芽丽不知所措。
 
  “什么怎么办,跑呀,你带着他先走我来挡住他们。”平时麦芽他好吃懒做关键时刻还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几个回合下麦芽糖就用她那肥硕的身躯把那些士兵全都打翻在地,就在麦芽糖得意的时候,那个士兵的头头竟然要暗算他,幸好隔壁的小胖救了她,两人一见钟情幸福满满的样子。
 
  逃出险境的麦芽丽带着西里里王子一路疾驰,跑到了大山里面,在山中转了好几圈也没有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巫婆,疲惫不堪的她们只好坐下来休息,看着麦芽丽西里里满是心疼,却又无能为力。就在他们无计可施的时候一阵怪风袭来,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条阴森而恐怖的小径,顺着小径麦芽丽和西里里战战兢兢的向前摸索过去,忽然间电闪雷鸣,闪光中看见一个低矮的茅草屋,麦芽丽哆哆嗦嗦的推门进去,突然在黑暗中一张阴森恐怖的身影从里面走了过来,麦芽丽和西里里王子吓得浑身发抖,可当那个黑影走进时突然一根蜡烛燃了起来,定神一看却发现那是一位漂亮温柔的美女。
 
  “你是谁?”麦芽丽问道。
 
  “我、我就是恶毒的巫婆专吃像你这样的小姑娘,还有、还有虫子,额!”那个巫婆看着瓶子里的西里里也着实恶心到家了。
 
  “嘿嘿嘿——您别开玩笑了,哪有巫婆会长得像你这样漂亮的。”麦芽丽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哈哈哈那倒是,说吧你带着我的儿子到这里干什么呀?”那个巫婆竟然未卜先知。
 
  “什么什么你的儿子,我哪里带着你儿子。”麦芽丽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
 
  “就是那条虫虫。额!真的是、好恶心,没想到我们母子第二次见面竟会竟会这么、这么的尴尬。”西里里一听忽然愣住了,麦芽丽也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的母亲还活着,与母亲深情地对望之后,巫婆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您是说你,你是它的母亲,一个巫婆——虫虫是王子你是虫虫的母亲那也就是——王后。”麦芽丽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位竟是失踪已久的王后。
 
  “是的,当年国师,那个卑鄙的、无耻的、人渣败类以国王和王子的性命要挟,并打伤了我,我不得以才出走躲在这里疗伤他让我失去丈夫如今又把我的儿子变成、变成一条虫子。”一提到往事西里里的母亲救火冒三丈,西里里王子知道真相后满是欢喜可又无计可施。
 
  “可您说了半天,要怎么救他呢?”欢喜过后麦芽丽却陷入了沉思。
 
  “说来也容易,只要你给他一个吻,不过要出于真心,也就是说你要爱上他。”王后忽然说道。
 
  “爱上他,你是说爱上一只虫子吗?额!这就是您想出来的、馊主意。”看着垂头丧气的西里里麦芽丽也有些难受,可叫她爱上一条虫子也着实有点恶心。
 
  “不用着急,我又不是叫你立刻就爱上他,你们还有时间,国师还有半个月就要成为新国王了,我们一定会阻止他的。”王后胸有成竹的样子。
 
  “半个月,你是说在这半个月里我要爱上他吗?”麦芽丽一脸的疑惑。
 
  “当然了,难道你要跟一条虫子生活一辈子吗?”
 
  “嘿嘿!一辈子怎么可能。”麦芽丽暗暗嘀咕道。
 
  “好了跟走吧。”
 
  “上哪?”
 
  “回家,在外面这么久是时候回去了,也不知道我那死鬼变成什么样了。”说着西里里的母亲一挥魔杖就将屋里的东西收入囊中,头也不回的往出走。
 
  “你是说回城里一家团圆,然后去打败可恶的琵琶骨,可我们什么也没准备呀。”麦芽丽有模有样的摆开了架势,可她还是有些担心。
 
  “准备什么呀,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刀、枪、剑、戟,要不要弄个大炮出来呀。”那个巫婆也就是王后西里里王子的母亲,正在麦芽丽面前施展着各种魔法。
 
  “额!不用了,那好吧,反正有你就够了。”麦芽丽和西里里都被王后的魔法惊呆了。
 
  一路上麦芽丽带着西里里游山玩水,她们一起跌倒、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欣赏夜晚的星星,西里里每晚都会钻到麦芽丽的耳朵里给她唱歌,对她倾诉。麦芽丽每天都会从美丽的梦中笑着苏醒过来。
 
  “我真的会爱上一只虫子吗?”那天西里里躲进草丛里便便,之后又不知道从哪采来一朵蒲公英作为礼物送给麦芽丽,看着西里里累得气喘吁吁的麦芽丽突然问自己。
 
  “这可说不好,不过我相信他已经爱上你了。”这时往后忽然走了过来。
 
  “你是说王子爱上了我,一个村姑,可我什么也不会。”
 
  “是的,可是你有一颗善良和勇敢的心。”西里里也点点头
 
  时间过得真快,经过了千辛万苦一路的坎坷,就在国师登基的那天,王后、西里里王子和麦芽丽赶了回来,并偷偷混进了登基大典,然而就在危机的时候王后却突然不见了,麦芽丽只好鼓足勇气一个人去揭穿国师的阴谋。
 
  “你撒谎是你谋害了国王,还把王子变成了一只虫子。”就在国师得意忘形的时候,对着国民吹嘘的时候,麦芽丽带着西里里王子跑到了国师的面前勇敢的揭露了他。
 
  “哈哈哈,真可笑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国师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惊慌失措。
 
  “麦芽丽你没事吧。”前来参加庆典的麦芽糖看见麦芽丽兴奋极了。
 
  “麦芽糖我没事。”
 
  “乡亲们,国师他就是个骗子,琵琶骨,他在撒谎他曾派人到村子里追杀王子和我的妹妹,之后他又叫人来威胁说不许透露任何有关王子的事情否则就将我们全村人杀死。”麦芽糖也帮着麦芽丽揭穿国师的阴谋。
 
  “胡说八道,来人抓住他们,把这些卑鄙的、肥胖的、造谣者、骗子拉出去统统砍了。”国师丧心病狂原形毕露。
 
  “你才是骗子,这么对待一个漂亮的姑娘算什么,我们才不要像你这样的国王。”小胖和村子里的人挺身而出,霎时间国王的登基大典乱做了一团。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样子,不过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我总是很开心,你让我有有了一种感觉,对一种感觉。”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麦芽丽深情的表白并亲吻了西里里,就在那一瞬间西里里王子又变了回来。
 
  “哦不——”看着王子变回了人形,所有的计划毁于一旦,国师怒不可遏动了杀机。
 
  “哇!你长得还蛮帅的。”
 
  “麦芽丽其实我一直都想对你说。”西里里有些害羞。
 
  “说什么?”麦芽丽满心期待着。
 
  “我、我如果不是王子也不是虫虫,你还会爱我吗?”麦芽丽被质问得哑口无言。
 
  “那可是我的初吻,你该不会耍赖皮吧。”麦芽丽发起火来也是蛮大的揪着西里里的耳朵吼道。
 
  “怎么会呢,开、开玩笑的。”一向骄傲的王子却在一个村姑的面前规规矩矩的。
 
  “其实什么我什么?你再说一遍。”
 
  “其实我很早就爱上你了。”西里里认真而又诚实的说打动了麦芽丽
 
  “嘻嘻哈——哼!这还差不多。”
 
  “够了,别在这腻腻歪歪,收起你们那可悲的爱情吧。”就在麦芽丽和西里里深陷情网的时候,国师运用魔法震飞了所有挡在它面前的人,随即施展魔咒对着西里里大动杀机,就在麦芽丽为西里里挺身而出的时候,一道闪光解救了王子和麦芽丽,随后国王和王后走了出来。
 
  “住手。”
 
  “哥哥——你、你还没死?”国师看到王后大惊失色。
 
  “是的,多亏了你我才活得这么,这么好,这么幸福。”
 
  “哦!不这不可能不可能——”见事情败漏国师只能孤注一掷,而且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王后与国师之间难免有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一番电闪雷鸣,飞沙走石、刀光剑影过后,王后终于打败了国师,正义战胜了邪恶。
 
  “你这个卑鄙的窃国者,贪婪的蛀虫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的哥哥、嫂子和侄子。”老国王揪着国师的衣领质问道。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想——坐在那儿,高高在上,万人敬仰,权利、财富、地位,这些谁不想呢。”国师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可你已经拥有的很多了。”
 
  “可这些还远远不够还不够。”国师被贪婪和欲望蒙蔽了双眼,无论如何也是满足不了的。卑鄙的国师死心不改竟然作垂死挣扎,他竟然想与国王同归于尽,幸亏王后手疾眼快,国师自作自受,没想到被自己的魔法反噬也变成了一条虫子,老国王对他的弟弟也就是那个邪恶的国师又爱又恨,最后只能把他关进笼子,不过想解除咒语好像是不可能的,很难有人会爱上那么恶毒的一个人。
 
  很快国家又恢复了平静,王子一家团聚,又顺利登基成了新的国王,并迎取了麦芽丽作为他的王后,当然麦芽糖也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
作品集雨泽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