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错位爱恋之说散就散

时间:2022-09-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赵伟扬 点击:
  (一)
 
  第一次见到陈竹是在一场展览会上做兼职。缓缓的从人群里走了过来递给韩晶莹一张名片,让她在展会完后给他打电话,说他们公司也需要兼职礼仪。
 
  韩晶莹就读于本地的一所师范学院,大一。她觉得一切都那么的新鲜而富有刺激,已至于把高中的失恋也抛却身后,她重新发现了自己的快乐,比如现在,出去做做兼职,还可以挣点零花钱。
 
  好奇害死猫,韩晶莹天生的好奇,比如对于陈竹,她不能理解为何看上去一脸严肃的样子。
 
  第一次单独的接触是在陈竹公司产品推广会结束之后,他径直向她走来说“你晚上有空嘛?为了感谢你的帮助,我请你吃饭。”
 
  韩晶莹本欲拒绝,但是不知为何已触及陈竹那对深邃而期颐的眼睛时,她的心像小兔子似的不停的跳动,韩晶莹无法拒绝,瑟瑟红着脸“恩”。
 
  那晚,陈竹带着韩晶莹开着车在城市里绕了几个圈,去磁器口的边上的轮船上吃韩国烤肉。直到现在韩晶莹才发现陈竹是那么的健谈,口若悬河的讲述着他的以前,直到看见韩晶莹清澈的眼珠里闪现着崇拜,他戛然而止。把挨着她身边的椅子靠了靠,像一个熟悉的恋人暧昧却又有分寸的把韩晶莹的脸搞得通红。
 
  已至深夜,坐在陈竹的车上,韩晶莹心不在焉。直到发现陈竹的手放肆的放在她的腿上,她把他的手推开,他又放回来,这样的反复。“我就放在你这里,你别动,要不我开车会分心。”韩晶莹本想说什么,但是惹住了。只觉得哪手上发出阵阵的巨热像要点燃她整个身体,她只想早些回到学校。
 
  再也不来了,韩晶莹的确后悔与陈竹去吃饭,回到寝室的那一刻她狠狠的把陈竹的手机号码涮除了。寝室里其他的同学都还没有回来,想必都是约会去了。
 
  她不想恋爱了,韩晶莹的唯一一次恋爱死了,在来上大学之前。
 
  依旧是周末,韩晶莹刚洗澡回到寝室,看见手机上有未接来电?下意识的再拨回去“哪位打电话?”“是我,陈竹”,我在你们寝室下面,你快下来,一起吃饭”。韩晶莹从阳台伸头望下去,只见陈竹靠在他那辆黑色的奥迪面前,正在向她挥手。“我晚上有课,不出来。”她决绝的回了过去。“你不下来,我就一直在下面等你”。说完陈竹挂了电话从包里掏出一支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韩晶莹是一个心软的人,周末的寝室变得空荡荡的,她的心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会便走出阳台望望,陈竹的车子停在那里巍然不动。坏人那么多,我好给谁看,韩晶莹饱受失恋后的打击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只是对于陈竹,她有说不出的顾虑,虽然只身一人来这个喧嚣的城市常常也会感觉孤单。
 
  有些经历是无法回避的,半个小时以后韩晶莹还是坐在了陈竹的车里,在他镇定的面容里韩晶莹感觉到一种狼狈与堕落落。
 
  陈竹带着她来到一家西餐厅,他点了红酒。韩晶莹喝起来有点甜,像可乐。等到感觉头晕心底像火烧一样,她只能任由陈竹带上了车,之后被陈竹抱在了床上。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自我的堕落,浑然间两个人重叠在一起,夜色如水。
 
  第二天醒来,韩晶莹睁开眼,看见陈竹赤裸的身体盯着双眼对她痴痴的笑,突然韩晶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过了一会,她问:“你喜欢我嘛?”
 
  “当然。”陈竹意犹未尽。他再次拉过她,细细的抚摸着她晶莹剔透的身体,不听的说着一些含混不清的话语,直到筋疲力尽。
 
  时间似水,渐渐的韩晶莹习惯了与陈竹在一起的日子,每每周末陈竹总也会如约而至。韩晶莹明显的感觉到陈竹的疯狂,好像是一个快要死的人,在一起就不停折腾,他的那双深邃的眼睛贪恋的看着她的身体怎么也看不够。是的,陈竹患得患失的心总担心,深怕她会消失,生怕是一场春梦。
 
  “你爱我嘛?”陈竹突然问她,韩晶莹有些惊讶,盯着他沮丧的脸。
 
  “你不爱,可是我爱你,是真的。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的。”陈竹叹了口气,感情是虚无的,终究会逝去的,你还年轻。韩晶莹抱住了他:我不会离开你的,至少在大学毕业之前。
 
  时间过得飞快,陈竹俨然就是她的男朋友。每当周末或者闲暇时韩晶莹就会给陈竹打电话,如果响了几声后陈竹没有接她便挂断,在某个时间里陈竹总会打过来,并在老地方开着车等着她的到来。带着她去逛街、去郊外,去吃好吃的,凡是韩晶莹喜欢的陈竹有求必应,一段时间下来,韩晶莹发现自己的一切都是陈竹的,穿的衣服,用滴手机,包括信用卡都是他给办理的。她很享受这样的状态,陈竹舍得为她花钱,从这个事情上至少可以证明他是在乎她的。
 
  哪天韩晶莹陪寝室的同学去三峡广场买衣服,当来到一家内衣店的时候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耳边响起,她转过头一眼看见正是陈竹拎着包在催促一个女人快点,一眼都知道那个女人是他的老婆,韩晶莹没有招呼陈竹,当然他也没有看见她。
 
  “在哪里呢?可爱的大叔。”她掏出手机发了个信息,这是韩晶莹对他的称呼陈竹很受用,平常在一起只有在韩晶莹心情不好时就才直接叫他名字。
 
  “在公司呢,亲爱的你在干嘛?”看着手机上的陈竹发来的信息,韩晶莹心里被刺疼了一下。她想起陈竹曾经对他说从没有对她撒谎,真是男人的话信不得。
 
  韩晶莹拿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信息,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有一种冲动想要马上跑过去让陈竹现原形,可是终究她控制住了自己,只是远远的望着那边拿着手机还在给她发信息的陈竹。
 
  “怎么不回话?你在忙吗?莹。”
 
  “在干嘛呢?晶莹我已经买好了,我们走吧!”室友拉着她的手从商场的出口走去。远远的陈竹看见了她,一脸讶异。
 
  “老公,我身上的钱刚才给儿子买书包了,你过来结一下账。”韩晶莹顺着声音望去这才看清楚陈竹的老婆,一个约莫三十来岁少妇,卷发齐腰的卷发,穿着蓝色礼服裙,中间被卷发簇拥的脸虽称得上美丽,但也显得端庄娇丽可人,只是看上去年龄明显比陈竹大好几岁。
 
  陈竹愣在哪里他的脚步本来要向韩晶莹这边移动的,被这不高不低的声音又叫了回去,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他老婆。韩晶莹望了望他欲言又止,只觉得心里酸酸的便一声不响的随室友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陈竹便打电话过来了,她正准备按下的时候把手机却关掉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很早以前陈竹也给她说过他有老婆,可今天突然的偶遇还是让她的心感觉酸酸的还莫名地痛了一下。
 
  韩晶莹知道陈竹有一家公司,老婆是公司的财务,虽然他挂总经理的名头但是实际控制人却是她。当初韩晶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过陈竹愿意为了她而离婚吗?陈竹来了一句离婚了谁给我们钱用。而陈竹与他老婆的结合即使是那个女人比他年长五岁他还是愿意委屈自己,也就是看中了她家的财产,对于像他这样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没有基础没有关系,这无疑是一天不可拒绝的捷径,这些陈竹以前给韩晶莹也说过,虽然韩晶莹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有时感觉陈竹那么陌生。
 
  有时醒来,韩晶莹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怪自己心太软。说好的毕业后就散,自己这是怎么了,对陈竹竟然动了真情。在心里暗暗的骂了骂自己,当一回到学校寝室,她便浑浑然的躺在床上。她的眼前浮现出陈竹的影子,想起在一起的幸福时光,韩晶莹有点不甘心,为什么要给自己订一个时间大学毕业就分开,她有点后悔了。以前是陈竹担心她一生气就不理他,把他拉入黑名单。现在反过来了,反而是自己担心陈竹架不住他老婆的威严而不来找她了。虽然今天陈竹一直给她打电话但就是不接,韩晶莹的心里憋着一股怨气,说不清也道不明、、、
 
  (二)
 
  时光如水,转眼即逝。
 
  三年来,韩晶莹与陈竹就这样分分合合的好几次终究在毕业之后还是住在了一起,房子是陈竹托朋友租的一室一厅还算不错,就在三峡广场的附近说是为了她以后工作上下班方便,实际上韩晶莹知道他的公司离这里不远。
 
  都说人间四月最美天,外边的世界早已是春意怏然。韩晶莹懒洋洋的从被窝里爬起来,窗外的阳光一片温暖,她习惯性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看旁边陈竹已经不知所向。该死的陈竹明明说好这个周末去磁器口古镇逛一下,一大早不知又去哪里了?
 
  不管了,韩晶莹匆匆起床洗漱,准备曾这大美的风景出去好好的玩一下。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慢腾腾的拿起电话一看不是陈竹的。
 
  “你好,请问找哪位?”韩晶莹的心情不好,说话也无精打采。
 
  “老同学你好,听不出来我是谁迈?那个以前坐在你背后老是把弄你头发的,想起来了吧?”
 
  “你是,你是王默。”韩晶莹觉得无比惊讶不知道这个多年没有联系的高中同学怎么有她电话滴。
 
  “是啊,我是王默,哈哈,你现在在哪里呢?我可终于把你找到了。你这个手机是微信号吧,待会我添加你,还请美女同学通过一下啊!什么时候你有空我请你吃饭出来聚聚。”
 
  “嗯,好滴,到时再约吧!”韩晶莹不知道说什么,她想起了高中的那些往事。这时手机不断的提示有电话打进来了,不用说是陈竹的。
 
  “就这样吧,不好意思王默我要接个电话。”韩晶莹不得不挂断了电话。
 
  “在哪里呢?宝贝。”陈竹在电话那头戏虐的问候道。
 
  “刚才再给谁打电话呢?我打了好久才打进来。”
 
  “没干嘛,一个人发呆。哦,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韩晶莹第一次对陈竹说了慌话,心里有些不安。
 
  “有什么事情吗?你爸妈还好吧!”韩晶莹突然想起已经许久没有与家里联系了,虽然期间好几次想给面朝黄土图背朝天的父母问候一下,却因为害怕父母问她现在的工作,问她耍男朋友没有?想想临近毕业的那会,韩晶莹本来可以把就业协议签了滴,但是陈竹说区县条件艰苦工资又低,并承诺帮助她在重庆把工作落实好。可毕业都快三个月了,依旧没有听到他提半个工作的字。
 
  “喂,喂、、、”,陈竹在电话听不到她的回答,不停的叫唤着。
 
  “没事,你那边事情完了吗?今天到底还去不去磁器口逛啊!”韩晶莹知道周六陈竹要把他的女儿及老婆送到丈母娘家去,陈竹说过她老婆每周都要回渝北父母家,这是雷打不动的。
 
  “那你收拾一下吧,另外把我那个眼镜带下来,今早走得太匆忙了。大约10分钟我在师院老校区的门口等你。”
 
  “嗯。”韩晶莹挂断了电话心里却有点空落落的感觉,有时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木偶,自从认识陈竹以后,她的世界仿佛变得那么小,以前的同学也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她尽情的享受这陈竹给与的一切。不知道的室友羡慕的说她生得命好,找了一个好男朋友。
 
  四月的初阳照在韩晶莹的脸上泛起点点红晕,她好像像一只放飞的笼中小鸟并一点也没有累,看见满街的小东西稀奇古怪,这里瞅瞅哪里看看,陈竹提着包跟在后面,看见韩晶莹开心的样子那么可爱动人,他的心里仿佛回到了20多岁的时光,一切刚好。他庆幸上天给他了遇见了韩晶莹,可是心里隐隐的有时会痛,害怕这样的惬意转眼即去。可是每每接到老婆电话回到那个家的时候,一颗心便变得沉重,他感觉自己只是一副空有的躯壳,只有在韩晶莹的身边才有灵魂,才有真正的快乐。回想起当初自己的那场婚姻延续至今,他有想过放弃,当现实是他不可能做到。
 
  “我要那个,竹。你快过来看好不好看?”韩晶莹带着一顶遮阳帽正仰着头向他望着,显得有些调皮,那张俏皮的脸经过这样装饰20多岁的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高中生的模样。
 
  “挺好看的,我怎么觉得什么东西到了你身上都变得那么合适呢?完全是为你量身而作。”
 
  韩晶莹向她做了一个鬼眼说:“就你会说,能不能认真一点好好看看嘛。”
 
  “就是它了,真滴好看。”说完他径直去收银台把钱付了。
 
  “走吧晶莹,我们找个地方去坐坐,休息一下。”韩晶莹这才觉得有点累了。
 
  来到了一个叫“等一个人”的音乐吧,陈竹问道“喝点什么?”韩晶莹直接点了两杯刨花冰淇淋,虽然陈竹不喜欢这个东西,但他还是没有说不要。很多的时候跟着韩晶莹在一起,陈竹会有自己年龄变小了滴感觉,当然他很享受这样滴青春,心里禁不住有了携带韩晶莹单飞冲动,可他却明白离开了那个他觉得压抑了多年第家,他什么也不是。
 
  就这样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说笑着,当耳畔的音乐响起,双眼向窗外望去嘉陵江两岸的花开正艳,一切都那么的美好!两个人的心那么近,又那么远。
 
  陈竹把韩晶莹送到三峡广场的住所楼下,搂着她轻轻的吻了一下。
 
  “今天不走吧,我不想你走。”一双幽怨的双眸望着他。
 
  “周末,你知道的,快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有空我回来看你的。”陈竹一脸的无可奈何样子。搂着她的双手慢慢的放开,对着韩晶莹笑了笑便打开了车门。
 
  韩晶莹慢吞吞的下了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陈竹于心不忍的向她挥挥手示意她快回去,发动车子看着她转身而去的背影,轻叹了一口气。
 
  独自回到了属于他们的世界,韩晶莹心里还是空空的,虽然把电视声音开到极致,但眼圈红红的一行清泪夺眶而出。她心里清楚与陈竹的这所谓爱情亦如是饮鸩止渴,本以为用来打发大学那段无聊的时光,没想到却一直缠绵到现在,虽然陈竹对她的柔情蜜意难以割舍,可每每念及于此,韩晶莹也不能忍住爆出粗口骂自己:她是真恨自己怎么这么贱?想到这些她把被子往身上一塔,便浑浑噩噩的睡了。
 
  (三)
 
  自从王默有了韩晶莹第联系方式,已经是第三次了约她出来聚聚,最终碍于情面还是答应了。也许是给自己找个退路吧!韩晶莹知道王默的心思。每天早上晚上微信第问候不管是否回复王默都会发过来,只是韩晶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她不想自己现在第这个状态让王默捕获到丁点希望,如果说心里有那么点滴对爱情第憧憬,在大学的那几年都被陈竹掏空了。况且目前她自己目前的这个状态即使是面对王默时心里也异常的有愧,这对于他太不公平了。
 
  2012年的7月7日情人节是韩晶莹一生中最幸福也是最痛苦的一天,昏昏昏昏噩噩的日子以为人生就这样持续下去,这么几年与陈竹倒也相安无事的处了下来。按照约定她收拾好了精致的妆容,准备下楼等待陈竹陪她去过情人节。
 
  “臭婊子,终于把你等到了。”当韩晶莹走到楼下的时候,只见一个女人一腔怒火向她走了过来,抓住她地头发狠狠的一巴掌打了过来。
 
  韩晶莹本能的一多闪,那个女人一列嘴差点倒在地上。这时才看清楚这个气势汹汹的女人正是陈竹的老婆,她脸色苍白,喘着粗气,哆嗦着嘴唇一边骂骂咧咧,完全像是变了另外一个人。
 
  韩晶莹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还没来得及反应,头发便被那个女人抓住,只感觉一阵专心的痛,整个人感觉全身无力,被她拉扯到小区地出口,不一会便围上了一群看热闹的人。
 
  “大家快来看,这个臭婊子勾引我的男人。”不待韩晶莹反应又是一巴掌落在了脸上。韩晶莹此刻眼冒金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里顿时充满了恐惧。围在四周的人一边看一边指指点点,这么年轻漂亮地女孩子,原来是下三,这样的人就该打,破坏人家地家庭、、、、、、
 
  “小狐狸金,今天我就是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勾引男人的下场”那个女人说完再次韩晶莹的头发把她抓起来,毫不犹豫的又是几耳光。
 
  韩晶莹想反抗起来,一直都生活在象牙塔的她哪里见过这阵势,有心而无力。只是胡乱的挣扎头发都掉了数根,慌乱之中胸前的衣服也崩开了许多,让看热闹地男人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跟着热列地起哄。
 
  被这个女人抓住,韩晶莹除了流泪,只能是徒劳的狼狈反抗着最后干脆不在挣扎。
 
  “看你还敢勾引男人不,信不信把你这狐媚脸给你毁了”那个女人恶狠狠地说到。“你说,你还勾引我的男人不?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
 
  韩晶莹只是不停地留着眼泪,那些所有地美好的过去一幕幕出现再眼前,心里狠狠的骂道:陈竹,你这个王八蛋现在再哪里?把你这个疯婆娘带走,从此我们再无瓜葛、、、
 
  “请让一下请让一下,韩晶莹你怎么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穿过聚集的人群叫着她的名字,泪水模糊的韩晶莹犹如看见了救世主一样。
 
  ”大姐,别太过分了。“来的这个男人正是王默他一把把韩晶莹拉起来,又把那个女人就此分开隔在两个人的中间,冷厉的提醒着那个女人。女人似乎有些不甘心,伸出手来又要抓扯,被王默挡了回去。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韩晶莹的眼前,正是陈竹他手里捧着一粟美丽地玫瑰花正向她走了过来,眼里充满了愧疚疼惜。
 
  “陈竹,你终于来了,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出差吗?我就知道你是想今天陪这个女人出去过情人节吧!”那个女人一把抢过陈竹手里地花摔在地上跺了几脚。
 
  “今天我给你一个选择,你是要这个女人还是要离婚?”面对女人的质问,陈竹停下了脚步一句话不说。
 
  这时王默放开扶着的韩晶莹,走到他面前说“自己拈花惹草,让她一个女人现在来背锅,你就是这样对她的吗?你还是不是男人,要是我是你早就滚蛋了。”
 
  “你、、、”陈竹的脸有些挂不住,他也不认识王默瞬间一张脸变得发青,看了看韩晶莹眼神里充满了疑问。
 
  韩晶莹渐渐的缓过神来,她站起来拉住王默的手说“我们走吧,这个人我不认识。”
 
  “哈哈哈,陈竹,你看这个就是你一直恋恋不忘地女人吧,她都不认识你。”陈竹的老婆发出一阵嘲笑。好了,陈竹我也不给你多说,这个臭婊子我也懒得再打她了,涨了我地手。如果你要跟她走你就去,如果你不跟她走那就给我滚回来。“说完那女人便向外边走去。
 
  韩晶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周围看热闹地人也渐渐散去。她取下了手上带着陈竹送的戒指甩给了他,在王默的搀扶下头也不回的向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哦,忘了告诉你,这是我的男朋友王默,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韩晶莹冷冷的留下一句话消失在他的目光里。
 
  陈竹颓然地蹲在了地上,他知道今天以后一如韩晶莹所说,他们从此便是陌生人。他知道不管他怎么做韩晶莹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乖乖的听话相信他了,他也知道韩晶莹心里想要什么只是他已经做不到,这是他唯一对韩晶莹的内疚。而老婆说的话还在风力飘荡,他的心一阵痉挛。
 
  看见韩晶莹与王默远去的身影,突然之间陈竹觉得心里一阵解脱,他不知道韩晶莹说的是不是真的,也许她一直没有喜欢过他?也许他也一直没有爱过她?今天发生的事情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以为他只要在家在公司做好一个丈夫,他老婆不会干涉他的生活,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个原本可以与韩晶莹浪漫的情人节,给她造成这么大伤害。
 
  陈竹慢慢的站起来,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歌曲:他有钱他有义,但他缺一颗真心,对你只是逢场作、、、不管你伤不伤心,是真爱是假爱、、、
 
  他拿出手机按下了熟悉的电话号码却怎么也没有勇气拨出去,默默的向着他老婆的方向而去。那些与韩晶莹说过的情话回想起来反复是一个笑话——饮食男女,逃不过的结局。
 
  《完》
作品集爱情文章 赵伟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