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锦帐青锋疑是梦 琼楼玉宇不胜寒

时间:2021-10-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梁羽生 点击:
狂侠天骄魔女(全文在线阅读)   >   第84章 锦帐青锋疑是梦 琼楼玉宇不胜寒

    武林天骄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不对?”这刹那间,他也似乎感到有点异样了。

    赫连清云道:“檀郎,我想向你请教武功。你那般若掌力是怎样运功的?你试给我看!”

    在这洞房花烛之夜,新郎正在催促新娘子卸装就枕之时,新娘子却提出要与新郎演习武功,这本来是“不近情理”的一桩事情,但武林天骄此时也已隐隐感到有些什么不对,因而对赫连清云的要求也就不认为是怪异的了。

    武林天骄惊疑不定,说道:“好,我就试给你看!”随手抓起一个镇纸的铜狮子,用力一捏,只听得“当”的一声,铜狮跌下地来,原来是武林天骄的手指因用力捏这铜狮的关系,痛得手指都似乎要折断似的,不由得立即要把手指松开。

    这一个出人意外的现象,不由得两人面面相觑,大惊失色!要知以武林天骄的内功之强,用的又是足以开碑裂石的“般若掌”力,这铜狮本来应该给他捏得碎裂片片的,但现在铜狮无损分毫,而他的手指反而疼痛欲裂!

    过了半晌,武林天骄在惶惑迷乱中稍稍清醒过来,不禁失声叫道:“云妹,果然不对,咱们是受暗算了!奇怪,怎么会受到暗算的呢?”

    赫连清云花容失色,说道:“我的内力也是丝毫使不出来了。你想想看,是怎么受了暗算的?奠非咱们今晚喝了毒酒?”

    武林天骄喃喃说道:“下会吧?我的叔叔怎会将毒酒害我?而且若是毒酒入喉,我也应该立时察觉了。”

    赫连清云回想今晚的经过,不错武林天骄是喝了许多酒,但并不是每一个普通宾客都有资格来和他们夫妇喝酒的,需要他们去敬酒的是宫中的司礼太监,那是代表皇帝皇后来贺婚的。还有就是几个近支王公。再还有就是武林天骄的几个长辈亲属,他们只是在给别人敬酒的时候才陪着喝,除此之外,他们并没有另外喝酒。但就只是陪这十多个人喝酒,武林夭骄少说也喝了一壶了。新娘子喝得少些,大约也有半壶。

    不过敬酒、陪喝,那是主客双方都在喝同一个酒壶的酒,酒又是武林天骄自己斟的,不可能有人在酒壶里装甚机关。倘若是毒酒的话,那么就应该是主客双方都中毒了。而且还有一层,武林天骄每一次的敬酒,因为敬的都是极有身份的人,他的叔叔每次也都是以“主婚人”的身份陪着贵客喝的。退一万步说,即使他的叔父要用毒酒害他,难道他的叔父就不怕自己中毒?又怎敢令皇上宠信的宫中最有权势的“公公”也喝毒酒?可是他们如今的内力全已消失却又是铁一般的事实,这又该怎么解释呢?就在他们迷惑之时,忽听得有脚步声走来了。

    济王府不比寻常百姓人家,王府内眷所住的地方,仆役人等,不奉召唤,是不许随便走进的。何况这是“贝子”新婚的洞房,此时又已是三更过了?寻常人家,还可能有顽皮的孩子来偷听新房,王府规矩森严,大人管束得紧,那是决不会有的。

    赫连清云花容失色,颤声说道:“檀郎,莫非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们,他什……”武林天骄苦笑道:“如今咱们都已失了武功,着是有人要害咱们,那也是没有办法。”脚步声己停在门前,武林天骄不侍他们敲门,索性就自己打开了。

    抬头一看,只见来的两人,一个是主婚人身份的他的叔叔——金国的兵马大元帅檀道雄。一个是代表皇帝来给他们祝婚的,身为皇叔的御林军统领完颜长之。尽管武林天骄已准备接受任何可能的意外,但他的叔叔三更半夜来闯他的新房,这刹那间,他还是不能不大为惊诧。

    武林天骄呆了片刻,好不容易才说出话来:“皇叔大人,叔父大人,我想不到你们会在这个时候来的,请恕小侄失迎了。”

    檀道雄道:“好,你们还没有睡,我正有个喜讯要告诉你。”完颜长之也道:“是啊,檀世兄,我是给你贺喜来的!”

    武林天骄忍着心中的悲愤,说道:“多谢皇叔来喝我们的喜酒,皇上和皇叔所赐‘愚宠’,我檀羽冲是毕生难忘!但这‘喜’也已经贺过了,还有何‘喜’可贺?”

    完颜长之笑道:“成家立业,成了家就该想到立业了。‘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是同等重要的两件喜事。你虽然没有‘金榜题名’,但皇上即将赐你殊恩,更胜于金榜题名,我焉能不来道贺?”

    武林天骄道:“恕我不懂皇叔大人的意思,叔叔,我也正有一件事心里不明,要想请问叔叔,可惜这却不是一件喜讯。”

    檀道雄道:“我料到你会有此一同的。想来你也已经发觉了你的武功消失了。是么?这正是一件喜事啊!对于你,对于我们檀家,都是大有好处的事!”

    武林天骄面色灰白,说道:“这么说来,这是叔叔的预谋,有意要令小侄受害的了?”

    檀道雄板起了脸孔道:“我这是为了你好,怎是害你?”

    武林天骄道:“是好是坏,暂且不说。我只想知道我们喝的是什么毒酒?嗯,皇上是一国之主,叔叔是一家之主,倘若皇上和叔叔要赐我自尽,我也宁死无辞。但清云无辜,还望你们赐她解药。”

    赫连清云道:“不,咱们夫妻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却得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

    檀道雄道:“你们别胡思乱想,没有谁要害你们,你们喝的也不是毒酒!”

    武林天骄半信半疑,说道:“当真不是毒酒?那何以——”完颜长之笑着接下去说道:“那例以你的武功会消失了;你别心急,坐下来,让我和你说个明白吧。”

    完颜长之慢条斯理他说道:“你今晚喝的这壶酒,的确不是毒俩。对常人来说,一点害处也没有的。要不然,你叔父怎敢喝它,王公公怎敢喝它?你想想,王公公那么一大把年纪,又没练过内功,若是毒酒的话,纵有解药,也是难免受害的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