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都挺好(回家)第34章

时间:2021-10-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耐 点击:
都挺好(回家)(全文在线阅读)  >    都挺好(回家) 第34章

    朱丽一听,厌恶地别开脸,叹了口气,心说怎么说到吃喝玩乐之外话题的时候,两人总是话不投机?看到明成真的起身去拿纸笔,她在他身后淡淡地道:“投资是硬道理,谁都知道。但上策是你从银行挖钱出来投资。再不行自己拿自有资金投资。拿着父母的血汗钱投资算什么好汉。你爸如果家财万贯倒也罢了,儿子蹭几万块钱不是什么罪过,问题是你爸现在没地方住。你算投资账的时候,有没有算算自己的良心安不安?算了,我不跟你辩论,各行各道,我拿七万一千五,你明天打到我工资卡里。”

    明成拿纸出来,闻言急了,“朱丽,今天你情绪不好,我们不讨论了,明天再说。什么良心之类的话,你别说那么重,我不是没良心的人。不说了,说了会吵架。”

    朱丽一把抢了明成手中的纸,坐到地上,一言不发地起草关于卖车款的使用协议。对于这种协议的草签,她驾轻就熟,但是今天不知怎的,她的手有点战抖,不知是因为被要求回避所存的余悸还在,还是气愤于明成的拎不清。她写了几个字,都不是她平常纤美清丽的笔迹,只得将纸团了,来到书房打开电脑。

    明成见朱丽好像坚决要与他划清界限的样子,心中烦躁,站在客厅里低头考虑了会儿,心想本来还把朱丽这周领的奖金也考虑在内的,现在看来这笔钱也拿不到了。朱丽真不支持他吗?她怎么总听不进去他的解说?她……不信任他了?以前没有啊,这种现象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朱丽查看父母的账本得知他借用了妈很多钱时候开始的吧?朱丽怎么能因为他一个无心之失否认他呢?现在她话里话外总是提到这件事,不知道她到底要他怎么办。他想了会儿,跟进书房里,看清楚朱丽在电脑上打的文件之后,非常心痛地问:“朱丽,你考虑清楚没有,你写这份协议,究竟是出于理智考虑,还是因为受今天工作不顺的影响?你工作中的问题跟我说说,起码说出来解气。”

    “解气?我纯粹是自己撞上枪口,替人受过。我找你,找你妈,还是找你爸讨还公道?”朱丽心说明玉虽然狠,但人家就是报复,她能怎样?她能找谁算账去?明成连拿着父母的钱都不肯还呢,还指望他承担父母亏待明玉的责任?

    “果然是明玉,她把你怎么样了?我找她说话。”明成拔出手机,那架势就如拔出一把刀枪。

    “你找她做什么?向她为过去道歉?”朱丽一脸反感地看向明成,她都已经说是替人受过了,这个做哥哥的怎么都没一点反省的样子。是不是明成心中以为明玉与家里闹得不可开交只是因为他们母亲偏心的结果,与他无关?朱丽心中忽然彻底明白自己为什么想到要取了一半的车款尽快还给公公,她想尽快摆脱这份负疚,以免以后看见明玉时候先理亏三分。明成既然不愿意,她也无法劝说明成答应,她只有先撇清自己。她一向信奉靠自己双手吃饭享受,她不愿再与说不通道理的明成同背让她汗颜的包袱。

    明成被朱丽问得语塞,拿着手机迟疑地问:“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事情经过都还没弄清楚,为什么就认为是明玉把我怎么样了呢?告诉你,我们都是活该。但我活该最后一次,没有以后了。明天你把一半的钱交给我,一分都不能少。”

    明成略一思索,便大致明白,指着电脑问:“你与我这么生分地写这个与明玉今天对你说了什么话有关?她整天苦大仇深你就都揽到自己身上?你告诉我详细的,我不容你吃亏。”

    朱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明成,你的肩膀可不可以担一点责任?你把事情做好,还用得着怨别人?呀,怎么没纸了?”

    “别总是自责。我们已经做得够好,爸没住在大哥明玉家,而是住在我们家。纸呢?哎呀,对了,让爸用光了吧。那就别打了,这份协议太伤人。好不好?别打印了。”

    “是什么原因住我家?”朱丽抬眼看看明成一脸恳求的笑,看得心烦,她真希望明成能拿出玩时候的劲头来,呼啸一声说去哪儿就去哪儿,胸有成竹。她不喜欢有正经事时候还不肯承担的明成。不知道他以前那些主意都是谁帮他一起出的,是他妈吗?朱丽叹一口气,从自己大包里拿出折叠过的两张空白A4纸,坚决塞进打印机里。她今天既然下定决心,就绝不会改变。

    明成无奈地看着朱丽将写好的协议打印出来,他很不愿意签字,但朱丽确实有理由获得其中的一半车款,而且如朱丽所说,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他好像只有签字一途。但明成签下字后,心里很不痛快,感觉这就跟与朱丽分家了似的,朱丽可真做得出来。放下笔,他便转身走了,一声不吭躺到床上生闷气。他心里很难过,他那么爱的妈妈已经走了,现在他那么爱的朱丽总是找他的不是,甚至不信任他,朱丽是不是在厌恶他?他什么都没变,朱丽怎么一下看他不顺眼了?昨天朱丽揪住周经理落在他衣服上的口红大做文章,今天又说他不肯担责任,天哪,他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为什么朱丽看什么都是他错?

    明成不得不考虑到,有可能他什么都没错,但因为朱丽厌烦了他,所以处处找他碴子。那么美丽的朱丽,会不会眼下有了个强有力的追求者,所以她现在对比着看他就不顺眼了?不排除这种可能。所以朱丽才会如此将你是你我是我分得这么清楚了吧,以前,还是朱丽提议的,两人拿来的工资都放在一个抽屉里,谁要了谁拿,无分彼此。但是在外面吃饭一定得是他付款,朱丽说这样她会觉得矜贵。那么多年下来,好几十万的钱了,现在,才一辆车子的钱,她都要平分,朱丽心中一定有了其他想法。

    明成瞪着眼看着天花板,心潮翻滚。难过之外,他也非常生气,他大好一个人才,对朱丽如此千依百顺,她竟然还要对他有二心。这绝不是他做得不好的问题。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总不能别人体操好他苏明成也得学着做体操王子,别人歌唱得好,他苏明成就得向帕瓦罗蒂看齐。他又不是超人。他什么都没变,除了妈已去世,但那不是主要。朱丽左看他不顺眼,右看他不顺眼,起因只能由于朱丽的心有变。

    明成心灰意冷地躺在床上,心想,随便了,他已经尽力,朱丽爱怎么看他就怎么看吧,朱丽看好他的时候,他做什么都是对,朱丽不看好他的时候,他做什么都是错。他只有做好自己,别再吃力不讨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