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雌威难测

时间:2021-10-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黄易 点击:
寻秦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八卷 第九章 雌威难测

他才钻入马车,这对孪生姊妹已不顾一切扑入他怀里,喜极而泣。
  项少龙一时弄不清楚谁是田贞,谁是田凤?又疼又哄,两女才没有那么激动。
  其中之一不依道:“你们瞒得人家很苦。“
  项少龙醒觉道:“你是田凤!“
  马车此时早离开了侯府有好一段路,忽然停下。
  项少龙教两女坐好,探头出窗外问道:“什么事?“
  负责护送的蒲布由前方驰回来道:“雅夫人的车队停在前面,请先生过去。“
  项少龙大感头痛,但又无可奈何,伸手安慰地拍了拍两女的脸蛋儿,跳下车去,吩咐道:“你们好好保护马车,跟着我走。“言罢朝着停在前方赵雅的马车大步走去。
  马车再次开出,取的却是项少龙府邸的方向。
  两人并排而坐。
  赵雅神情木然,好一会也没有作声。
  项少龙暗叫不妥时,赵雅淡淡道:“董匡!告欣我!你绝非好色之人,为何却对田氏姊妹另眼相看呢?“
  项少龙心中叫苦,知道赵雅对他起了疑心,因为他曾和田氏姊妹有□□一事,赵雅知之甚详。
  他虽重建立点信心赵雅再不会出卖他,可是事情牵到几百人生死,他总不能因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孤注一掷。更何况到现在仍摸不清赵雅对孝成和王族忠心的程度。
  赵雅惟恐他不承认,续道:“明知她们成了田单的人,你还要和赵穆眉来眼去,把她们要回来,这不太像你一向的作风吧!否则早该接受了王兄赠你的歌姬了。“
  项少龙一时六神无主,胡乱应道:“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赵雅凄怨地轻声道:“少龙!你还不肯认回人家吗?是否要雅儿死在你眼前呢?“
  项少龙亦是心内恻然,但却知绝不可心软,因为她太善变了。
  硬起心肠,故作惊奇道:“天啊!原来你以为我老董是另一个人扮的,来!检查一下我的脸,看看是否经过易容化装的手段?“
  这叫重施故技,欺她从未想过有这么巧夺天工的面具。
  赵雅娇躯剧震,竟心慌失望得不敢摸他的脸,颤声道:“你真不是他?“
  项少龙记起身上的“情种“,道:“若还不信,可嗅嗅我的体味,每匹马的气味都不同,人也是那样,来!“
  把身体移了过去,把颈子送往她鼻端。
  赵雅嗅了两下,果然发觉了一种从未接触过但又使人有良好深刻印象的气味,失望得呻吟一声,如避蛇蝎般退到另一端,靠着窗门颤声道:“那你为何要把她们弄到手呢?“
  项少龙灵机一触,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为了我那头雌老虎,我今趟离开楚国,就是想把她撇下一会儿,那知她远道孤身的追到邯郸来,还大发雌威,说没有婢仆差遗,我见那对姊妹花如此可人,便向赵穆要来服侍她。却不知早送给了田单,对我来说,拣过另外两个人就是了,岂知侯爷误会了我的心意,热心帮忙,才弄出这件事来,教夫人误会了。“
  又好奇问道:“这对姊妹和项少龙究竟有何关系?“
  赵雅俏脸再无半点血色,秀眸闪动着由兴奋的高峰直跌下来的绝望失落,猛地别过头去,悲声道:“你走吧!“
  马车恰于此时停下,刚抵达了他府邸的大门前。
  项少龙暗叹一口气,下车去了。
  善柔见到项少龙领着两位容貌相同的绝色美女走进内堂,又面色阴沉,心中打了个突兀,不悦道:“你到了那里去?走也不向人说一声。“
  项少龙正为赵雅意乱心烦,不耐烦的道:“你明明看到我回房换衣服的,你当我不知你鬼鬼祟祟的窥探我吗?“
  田贞田凤两姊妹吓得花容失色,吃惊地看着两人。
  项少龙这才知道自己语气重了,尚未有机会补救,善柔果然□起蛮腰,铁青着脸,只差未出刀子,娇叱道:“谁鬼鬼祟祟?若不滚去赴你的鬼宴会,你就永世都不换衫吗?换衫不可以代表洗澡吗?不可以代表撒了尿吗?“接着“噗哧“地掩嘴忍不住笑,白他一眼道:“人家不说了!“
  项少龙见状稍松了半口气,他真不想田家两位小姐受惊,她们都是孤苦无依的人,最受不得惊吓。
  失笑道:“柔姊你扮得真像,连我也当了你是我的夫人。“
  此两话一出,善柔的脸容又沉了下来。
  项少龙心中暗喜,故作惊奇道:“你又不准我碰你,但又要做我的真夫人,天下间怎会有这么便宜的事?“
  善柔直瞪着他,像受了伤害的猛兽,一副择人而噬既凶狠又可爱的神情。
  项少龙立即软化下来,耸肩道:“你承认一句爱我,便可海阔天空任我们翱翔了!“
  田贞田凤终醒悟到她们是在耍花枪了,开始感到有趣。
  善柔容色转缓,仍□着蛮腰,眼光落到这对人比花娇的姊妹花上,戟指道:u她们是谁?“
  项少龙怕她拿两女出气,忙来到她身后,试探地抓着她两边香肩,以最温柔的语气道:“当然是来服侍我马痴董匡夫人的使女哩!“
  田贞田凤乖巧地跪地行礼。
  善柔受之无愧地道:“起来!“又大嚷道:“乌果!“
  乌果差点是应声滚入来,明显地他一直在门外偷听。
  善柔发号施令道:“立即把门外那些大箱小箱运到我隔壁那房间去!“
  又向田氏姊妹道:“进去教他们放好你们的行李。“
  田氏姊妹知道这“夫人“正式批准了她们留下,欢天喜地的去了。只要能和项少龙在一起,她们什么苦都甘愿忍受。
  内堂只剩下了这对真假难明的“夫妇“。
  项少龙见田氏姊妹过了关,心情转佳,吻了她脸蛋道:“夫人满意了吗?现在要夫得夫,要婢得婢了!“
  善柔给他引得笑了起来,却又苦忍着冷起俏脸道:“又不是要去施美人计,找两个这么标致的人儿来干什么?看她们娇滴滴的样子,我善柔来服侍她们倒差不多。“
  项少龙皱眉道:“这是否叫呷醋呢?“
  善柔那美丽的小嘴不屑的一撅道:“这与呷醋无关,而是理性的分析,狼子之心,能变得出什么花样来?“
  她虽口气强硬,但却任由项少龙按着她香肩和在身后挨挨□碰,对她这种有男儿性格的美女来说,其实已摆明是芳心暗许了,只是口头仍不肯承认吧了!
  项少龙看穿了她的心意,又好笑又好气,苦恼地道:“好柔柔!听话点可以吗?她姊妹真的很可怜,受尽赵穆的淫辱,现在才能逃出生天,我一定要保证她们以后都幸福快乐。不信可问我们的小致致,她会把整件事详细说与你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