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幸脱危难

时间:2021-09-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24章 幸脱危难

山洞里越来越闷热,朱泪儿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可是桑二郎脸上却连一粒汗珠子也没有。

他手里轻摇着折扇,围着火堆踱了会方步,忽然托起了一个银匣子,用折扇轻轻敲了敲。

这匣子竟忽然在他手里跳动起来,发出一连串尖锐而怪异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冲击着,要脱匣而出。

这匣子长不过一尺,高不过七寸,匣子里的东西,自然也绝不会太大,但力量却如此惊人,竟将这沉重的银匣带动得跳跃不止。

桑二郎咯咯笑道:“你也不用着急,我已为你准备了一大堆新鲜的血肉,你立刻就可以饱餐一大顿了。”

银花娘望着他手里的匣子,面上已吓得全无人色。

朱泪儿忍不住问道:“这匣子里就是天蚕?”

银花娘道:“嗯。”

朱泪儿道:“天蚕难道吃人的么?”

银花娘牙齿打战,竞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朱泪儿道:“莫非就因为天蚕畏寒,所以这里才会生这么多火。”

桑二郎眼睛忽然瞪了过来,狞笑道:“你还有心情问这些话?等到天蚕爬到你身上时,你就会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活在这世上了。”

朱泪儿淡淡道:“你这话吓不了我们的,四叔,你说是么?”

她转头向俞佩玉瞧了过去,只见俞佩玉嘴唇发白,两眼直视,竟似已吓呆了,全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

朱泪儿暗叹忖道:“想不到四叔竟将生死之事看得这么重,这也许是因为我从来也不知道活着有何乐趣,所以才会不怕死。”

只见俞佩玉忽然抬起了头,瞪着胡姥姥道:“你指甲上的毒,过了三十六个时辰后,真的就无救了么?”

听了这句话,朱泪儿只觉得眼睛一酸,热泪几乎已夺眶而出,心里也不知是甜是苦。

原来俞佩玉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在这种情况下,他心里念念不忘的,还是朱泪儿中的毒是否有救。

朱泪儿只觉心里痴痴迷迷的,胡姥姥说了些什么,她已听不见了,这毒是否有救,她也不管了。

只要能听到俞佩玉这句话,她就算立刻死了也没什么关系,自从她母亲死了后,她再也想不到还会有人这样不顾性命地来关心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一阵的“的得的得”细碎蹄声,自远而近,向山洞里走了进来。

桑二郎“刷”地收起扇子,凌空一掠,从祭台上掠了过去,站在一株石笋般的钟乳上,厉声道:“外面来的是什么人?”

外面没有人答话,那“的得的得”的蹄声,却越来越近,桑二郎挥了挥手,六个银衫人立刻展动身形,各各藏到一只钟乳后面。

朱泪儿瞧见他们的身法,这才知道他们的武功比起桑二郎来,实在差得很远,也无怪他们会如此怕他。

只见桑二郎笔直地站在钟乳上,动也不动,只有两只眼睛闪闪发光,模样看来更像是个刚自地底复活的僵尸。

他右手握着折扇,左手上却还托着那银匣子,一只脚尖站在钟乳上,就像是钉在上面似的,全身都稳如泰山。

胡姥姥喃喃叹道:“难怪这小子如此张狂,原来真有两下子,看来就算天蚕教主的武功,也未必能比他强得了多少。”

话犹未了,已有只小毛驴自山洞外走了进来。

这只毛驴全身的毛都已脱落了一半,就像是个癞痢头似的,叫人一看就恶心,上面坐着个干巴巴的老头子,脸上横七竖八,全是皱纹,眯着眼睛不住喘气,看起来和胡姥姥倒是一对。

朱泪儿忍不住悄声道:“这老头子敢闯入这里来,莫非也是位高手不成?胡姥姥你可认得他?”

胡姥姥摇头道:“武林中的高手我老婆子倒都还见过一两面,却想不起有这么样一个人。”

朱泪儿失望地叹了口气,只见这小毛驴走进了山洞,还未停下来,竟仿佛眼睛已经瞎了。

这老头子眯着眼,好像什么都瞧不见,一人一驴,竟笔直向桑二郎走了过来,正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全不知道自己的危险,朱泪儿瞧得却不禁为他暗中捏了把冷汗。

桑二郎冷冷盯着他,也不说话,只是目光中充满杀机,竟沉住了气,等着这一人一驴来送死。

眼见着他们已快撞上那石钟乳了,朱泪儿知道只要桑二郎一招手,这一人一驴就得送命。

她正想出声示警,谁知俞佩玉已喝道:“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老先生你快回头走吧。”

那老头子这才抬起头来,眯着眼向上一瞧。

桑二郎已狞笑道:“你既然到了这里,还想回头走么?”

那老头子揉了揉眼睛,道:“老朽只怕走错路了,这难道也犯法?”

桑二郎厉声道:“你这就算犯了我的法,拿命来吧。”

他左手忽然向外一甩,但闻“哧”的一声,已有七条黯赤色的,却闪着银光的银线,向那老头子身上箭一般蹿了过去。

朱泪儿知道这就是比蛇蝎更毒十倍的天蚕了,但却未想到这天蚕的行动竟是如此迅急,竟似能御风而行。

她忍不住惊呼一声,只道这老头子身上的血肉,刹那间便要被天蚕吸尽,只剩下一堆嶙嶙白骨。

她实在不忍再看,刚想闭起眼睛,谁知那老头子的手轻轻招了招,七条比电还急的银线,竟一下子都被他收入袖子里。

朱泪儿简直要拍手欢呼起来,看来这老头子果然是他们的救星,胡姥姥这次只怕看走眼了。

桑二郎的脸色已变得比活鬼还难看,嘶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七个字说出来,他身形已又凌空掠起,居高临下,向这老头子扑了过去,掌中一柄折扇,已变得似乎有十七八只,也分不清哪招是实,哪招是虚,扇影还未压下,左手上竟已先射出了一篷银雨。

这人之出手非但又阴又快,而且更毒辣得天下少有,竟在一刹那间便施出好几种杀手。

他甚至连对方究竟是谁都不想知道,一心只想将对方置之死地,就算杀错人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俞佩玉瞧得也不禁暗暗心惊,这样的杀手若骤然向他施出来,他实在也未必能闪避得开。

谁知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桑二郎的身子突又向后面直飞了出去,仰面跌倒在地上。

他那柄折扇已到了那老头子手里。

只见这老头子“刷”的展开了折扇,轻轻摇了摇,一双眼睛忽然变得利如刀剪,瞧着胡姥姥笑道:“你现在总该知道,桑二郎功夫虽不错,但比起天蚕教主来还差得远哩。”

这句话说出来,朱泪儿的心又凉了。

原来这老头子就是天蚕教主改扮的,难怪他一出手就能破了桑二郎的杀手,桑二郎的武功本就是他教出来的,他对桑二郎出手的路数自然了如指掌,朱泪儿只有苦笑──她竟将天蚕教主当做了救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