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幸脱危难(2)

时间:2021-09-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只见桑二郎已五体投地,跪了下去,颤声道:“弟子不知是教主驾到,罪该万死。”

天蚕教主冷冷道:“我早巳听说你近来跋扈得很,乘我不在的时候,简直为所欲为,谁也不放在眼里,今日我总算亲眼见着了。”

桑二郎连头都不敢抬起,伏地道:“教主化身千万,弟子有眼无珠,怎知是教主大驾到了,只见了有人敢闯入本教禁地,一时情急,才出手的。”

天蚕教主怒道:“纵然如此,你也该先问清对方的身份,怎可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将天蚕放出来,你自己受过了天蚕噬体之苦,难道就想叫别人都尝尝这滋味?你难道竟以此为乐么?”

桑二郎道:“弟子不敢,弟子该死。”

天蚕教主高声道:“江湖中人虽都知道本教武功毒辣,天下无匹,但也知道本教中人行事一向恩怨分明,若有人敢来犯我,本教当然不顾一切,也要追他性命,但本教子弟却绝不轻犯无辜,你这样做,岂非坏了本教声名。”

桑二郎以头顿地,道:“弟子知错了,但求教主恕罪。”

天蚕教主神色稍缓,沉声道:“念你昔日受刑太重,所以才对你分外恩典,谁知你竟作威作福起来,若能从此改过,倒还是你的造化,否则,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俞佩玉见到这天蚕教主虽已易形改扮,但说话做事,凝重有威,仍不失为一派宗主掌门的身份,实在想不到他竟和那日在销魂宫外见到的,那满身邪气的银光老人会是同一个人,难怪连他本门弟子都认不出他了。

只见桑二郎又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头,忽然反手将身上的衣服一把撕了下来。

他身上也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实是令人惨不忍睹,腰上却绑着条刀带,上面插着七柄银刀。

桑二郎将刀带解下,铺张在面前,又叩了三个头。

这人竟似忽然变成磕头虫了,非但俞佩玉等人瞧着奇怪,天蚕教主觉得有些惊讶道:“你这是做什么?”

桑二郎伏地道:“弟子听了师父一番教训后,自觉实是罪孽深重,再也无颜活在世上,情愿领受银刀解体之刑,以赎罪愆。”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更是惊奇。

天蚕教主皱眉道:“你可知道这银刀解体乃本教必死之刑么?”

桑二郎道:“弟子自然知道。”

天蚕教主道:“我既已饶恕了你,你为何还要自领死刑?”

桑二郎惨然道:“这是弟子自己甘愿如此的,只因弟子受教主大恩,无以为报,只有以自己这条命作榜样,也好教同门师弟们见了有所警惕。”

天蚕教主神色更见和缓,道:“想不到你竟有这样悔罪之心,也不负我教训了你一番,今日之事,我本想略施薄惩,但你既已能悔罪,也就罢了,起来吧。”

朱泪儿心里不禁暗暗地笑,暗道:“原来桑二郎是在用苦肉计,想就此逃脱一场惩罚……”

谁知桑二郎却叹道:“教主虽然饶恕了弟子,弟子自己却不能饶恕自己,只求在临死之前,能将这一身罪孽全说出来,以求心安。”

天蚕教主道:“你做了什么错事,我全都知道,你也不必说了。”

桑二郎惨然叹道:“教主虽然神目如电,但弟子却有些是瞒着教主的,弟子现在才知道教主对弟子的恩典,若不将这些事对教主说出来,弟子活着既不安,死也难瞑目。”

天蚕教主目中又不禁现出惊讶之色,朱泪儿心里也有些奇怪了:“这桑二郎若是在用苦肉计,此刻便已该适可而止,为什么还要这样做?难道他真活得不耐烦了么?这人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过了半晌,才听得天蚕教主道:“既然如此,你就说出来吧。”

桑二郎道:“教主一向将弟子视如子侄,金花、银花、铁花三位姑娘也:一向将弟子当做兄弟一样,但弟子却非但不知感恩图报,反而起了禽兽心。”

他眼角瞟了银花娘一眼,才接着道:“五年前一个夏天的晚上,月光正明,二姑娘在溪中裸浴,那时她年纪还小,更未对弟子加以提防,但弟子见了她那一身雪白的皮肤,身材又发育得那么成熟完美,竟起了淫心,竟然:就想……就想将她加以强暴……”

他这话非但说得坦白已极,而且还加以形容描叙。

朱泪儿听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暗道:“你就算要坦白忏悔,也不必,说得如此有声有色呀。”

谁知天蚕教主非但不以为忤,反似很赞赏他的坦白,缓缓道:“你为此,已受过天蚕噬体之苦,也就不必再一直负疚在心了。”

桑二郎道:“但弟子此后每一想起那日的情况,就立刻会情欲勃起,由此可见,弟子实在不是人,实在连禽兽都不如。”

说到这里,他似乎愧悔交集,竟忽然拔出一把雪亮的银刀,向自己大腿狠狠刺了下去。

天蚕教主皱了皱眉头,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

桑二郎道:“弟子非但对教主不忠,也对同门不义,为了要夺掌门之位,竟用尽千方百计,在教主面前以谗言将大师兄害死。”

天蚕教主道:“桑大郎就是图谋不轨,我早已将他以门规处治,这并不能怪你。”

桑二郎道:“但无论如何,弟子的居心却实在恶毒,何况弟子做了掌门师兄后,对师弟们非但不加爱护,反而百般打骂,时加虐待……”

天蚕教主沉声道:“做大师兄管教管教师弟,本就是应该的,这也算不了什么?”

他本来在严词责骂桑二郎,现在情势竟忽然一变,变得桑二郎自己在痛骂自己,他反而替桑二郎辩护起来。

桑二郎又道:“师兄管教师弟,虽是应该的,但弟子却做得太过分,教主不妨问问二师弟,就可知道弟子行事的恶毒。”

天蚕教主目光果然向那活骷髅瞧了过去,道:“你大师兄行事可是太过分了么?”

活骷髅垂首道:“没……没有……弟子……”

桑二郎道:“直到现在,他还不敢说,由此可知,他平日对弟子是何等畏惧。”

他叹了口气,接道:“二师弟,我以前实在对不住你,现在我已决心赎罪,你骂得我越凶,我心里反而会好受些。”

这位二师兄仔细瞧了他半晌,忽然大声道,“不错,大师兄平日简直未将弟子当人看,非但动辄打骂,而且……而且还要弟子们做一些非人能忍受的事。有一次,弟子无心打了大师兄所养的狼犬一鞭子,大师兄竟要弟子向那条狗磕头赔礼,还要弟子将那条狗屙出来的屎当面吃下去,还有一次在外面无心……”

天蚕教主厉声说:“这已够了,不必再说下去。”

桑二郎叹道:“二师弟所说句句都是实言,弟子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无地自容……”说到这里,他又拔出柄银刀,向自己腿上插了下去。

天蚕教主怔了半晌,缓缓道:“无论你做了什么事,今日你既能在我面前坦白供出,可见你对我还是很忠心,只要以后不再犯同样过失,也就是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