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出奇制胜

时间:2021-08-2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古龙 点击:
名剑风流(全文在线阅读)   >   第16章 出奇制胜

郭翩仙一把抓住她的手,沉声道:“你下的毒灵不灵?”

银花娘嘶声道:“天蚕之毒,天下无救。”

提着灯笼的人忽又咯咯笑道:“你以为毒死了我们就没事了么?”

另一人嗄声笑道:“我们死后复活,只是为了向你索命来的。”

血红的灯光下,这两人满面鲜血淋漓,眼睛里、鼻子里、耳朵里、嘴里,鲜血还在不停地往下流落。

郭翩仙暴喝一声,道:“死人岂能复活,你们就再死一次吧。”

喝声中,数十点银星暴雨般地飞出。

这两“人”竟惨呼一声,扑地倒下,灯笼立刻燃起,闪动的火光中,他们的身子痉孪扭曲,终于永不再动。

郭翩仙仰天笑道:“原来真鬼也不足惧,连区区一把暗器都禁受不得。”

银花娘颤声道:“但……但他们明明已死过一次……一个人又怎会死两次?”

俞佩玉目光闪动,沉声道:“天蚕之毒,连你们本门解药都救不了么?”

银花娘身子一震,忽然蹿到那两人的尸体前,就着将熄未熄的火光,俯首瞧了半晌,忽又大笑起来。

郭翩仙道:“你笑什么?他们脸上流的,难道不是真的血?”

银花娘也不答话,却娇笑道:“爹爹,你老人家既然来了,为何还不出来呀?”

黑暗中寂无声息,哪里有人回应。

银花娘又道:“原来你老人家一直跟着我的,我将珠宝藏在这里,你老人家就挖了出来,我将这两人毒死,你老人家就将他们救活,你老人家算准我一定会回来的,所以就要他们两人等在这里吓我。”

她娇笑着道:“现在女儿已真的快被你老人家吓死了,你老人家就算想罚我,现在也已该罚够了,总该出来见女儿一面吧。”

远处的黑暗中,终于响起了一阵冷漠的语声:“本门之宝,你竟想独吞,此罪已当诛,借尸还魂,只不过略施小惩而已,若不念在你是我的女儿,便要以家法处治了。”

缥缥缈缈的语声随风传来,如蝉声摇曳,如响箭横空,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已远在数十丈外。

银花娘叹了口气,喃喃道:“好狠的心,竟连一粒珍珠都不给我留下来。”

郭翩仙默然良久,忽然笑道:“做父亲的居然要人扮鬼来吓女儿,这样的事倒也天下少有。”

银花娘叹道:“你以为他真的只不过是想吓吓我而已么?”

郭翩仙道:“难道不是?”

银花娘缓缓道:“他本来以为我必定是一个人来的,吓晕了我,就要动手了,这样我死也死得糊里糊涂,做鬼都不知道是被谁害死的,这就是我们天蚕教素来杀人的手法。”

俞佩玉皱眉道:“你莫忘了,他究竟是你的父亲。”

银花娘淡淡道:“父亲?父亲又怎样?天蚕教只有门规,绝无亲情,他这次不杀我,只不过因为惹不起你们两人而已。”

她忽又娇笑起来,接着道:“你们想,他若是个情感丰富的人,还能做得了天蚕教主么?”

郭翩仙长长叹了口气,道:“好个天蚕教主,果然是名不虚传,这样的心狠手辣,连我都有些佩服他了。”

银花娘嫣然道:“有他这样的父亲,才有我这样的女儿,他虽然想杀我,但我并不怪他,反而觉得有这样的父亲,实在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郭翩仙冷冷道:“但你自己现在却已是一文不名,还有什么好骄傲的?”

银花娘呆呆地瞧了他半晌,忽又吃吃笑道:“你果然不愧是我的同类,有钱人瞧不起穷人,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一文不名的人,我也是瞧不起的,但像我这样的人,若也会一文不名,天下的人岂非都要穷死了。”

郭翩仙道:“你难道……”

银花娘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在跟着我,却早已防到了这着,早已将另一半珠宝,先藏在别的地方。”

郭翩仙动容道:“藏在哪里?”

银花娘娇笑道:“那地方更是你们永远也想不到的。”

× × ×

世上竟会有人将东西藏到一个荒凉的坟场中,一个平凡女人的棺材里,这已是别人梦想不到的事。

现在银花娘却说已将另一半珠宝,藏在“更令人想不到的地方”,这地方之诡秘,岂非令人无法思议?

谁知银花娘却将他们带到离坟场不远的一个小镇上,镇上灯火虽已沉寂,但镇容却甚是整齐可观。

银花娘瞧见他们面上的诡异之色,嫣然笑道:“你们本来必定以为我说的那地方也不知会有多么冷僻秘密了,谁知我却将你们带到这繁荣的小镇里来,你们的心里一定在奇怪,是么?”

俞佩玉道:“嗯。”

银花娘指着镇上一座平房,接着道:“这小镇叫李渡镇,这片平房叫李家栈,约莫半个月以前,我曾经带着这珠宝在李家栈住过三四天。”

钟静道:“你难道将另一半珠宝藏在这李家栈里了?”

银花娘道:“不错。”

她微笑接道:“我先将一半珠宝用黑布包起,塞在屋顶的横梁间,才将另一半珠宝用箱子装出来,藏在那棺材里去的。”

钟静撇了撇嘴,冷笑道:“我只当你将东西藏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地方去了,原来只不过是藏在屋顶上,这种地方简直连小孩子都找得到。”

银花娘娇笑道:“好妹妹,你虽然不笨,但见的事实在太少,有许多事你不会懂的,这地方看来虽普通,其实却最安全,你不信问问他……他就一定会懂得的。”

她眼波又瞟到郭翩仙身上,媚笑道:“是么?”

郭翩仙笑道:“不错,有时越是容易被人发觉之处,别人反而越是不会去找,只因谁也想不到你会将如此珍贵的东西藏在这种地方。”

银花娘接着道:“何况我这样做,就算有人在暗中跟着我,见到我将珠宝藏到死人棺材那么秘密的地方去了,更想不到我会先在屋顶上藏起了一半。”

她眼波在钟静脸上一转,咯咯笑道:“小妹妹,现在你总该懂了吧。”

钟静冷笑道:“我没有偷偷摸摸藏东西的习惯,这种事我根本用不着懂。”

银花娘娇笑道:“不错,你只要懂得该怎么样吃醋就够了。”

钟静气得指尖发抖,却说不出话来。

银花娘道:“我知道那屋子斜对面有座小楼,从楼上就可以瞧见屋子里的一切动静,咱们不妨先去瞧瞧,再决定该如何下手。”

郭翩仙微笑道:“不想你做事倒也谨慎得很。”

银花娘嫣然道:“一个人做事若能谨慎些,总会活得长远些……我们三个不就都是很谨慎的人么?”

× × ×

这小楼简陋窄小,看来只有一间屋子,孤立在一片平房间,站在楼头,便可将李渡镇四面情况俱都收入眼底,金燕子也就是躲在这小楼上,才瞧见银花娘将“四恶兽”一个个送回老家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