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上篇第二章)

时间:2021-08-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王朔 点击: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全文在线阅读)>    上篇 第二章

  我和方方开着车在大街上兜风,看到路边漂亮姑娘就把车靠过去嬉皮笑脸地搭讪汕,挨白眼便哈哈大笑,在后面挖苦奚落人家一番。两个女孩子从一家食品店出来,拌着一纸袋果汁加应于,边说边笑边走边吃。方方把车开到她们身边停下,我摇下车窗叫她们:“嘿!”

  两个女孩子停下脚看我。

  “不认识了。”我说。“是你呀。”其中一个女孩子绽开笑容:“真巧,你干嘛去”

  “找你。”我说:“那天分手后我一直挺想你。”

  “哟,”女孩笑着说:“脸皮真厚。”

  “你认识他”另一个女孩子小声问女伴。“不认识。”和我一起在公园里聊过天的女孩子含笑看着我:“他怕你是个老流氓。”

  我们一齐笑了。我欠身推开后车门,对她们说:“上车吧,我带你们一段。”两个女孩子钻进车里坐好,方方换挡驶上快车道。

  “认识一下吧,我叫张明,他叫方方。”

  方方回头冲两个女孩笑笑。和我有一面之交的女孩说:“她叫陈伟玲,我叫吴迪。”

  “迪,噢,美好的意思。”

  “是。”吴迪笑着点头。

  “你们去哪儿”“前面拐弯那个礼堂。”

  “什么电影”方方不回头地问。

  “不是电影,”吴迪说:“是‘五四青年读书演讲会’。”

  “那是什么玩艺儿”“大概是她们学生搞的什么时髦东西。”方方撇撇嘴。

  “你们是学文科的吧”

  “你怎么知道”吴迪快活好奇地问。

  “很简单,丑姑娘才去学理工。”

  “诬蔑。”吴迪哈哈笑个不停,挺欣赏我的恭维:“我们是学英语的。”“你们是干嘛的,司机”有着一双冷冷的大眼睛陈伟玲问。

  “我告诉过吴迪,劳改释放犯。”

  吴迪笑,陈伟玲皱眉头,不屑地把脸扭向车窗外。看得出来,她不信我的话,认为我们至多是无所事事的花花公子,所以不屑一顾。“他跟我说,”吴迪看着我笑着对陈伟玲说:“他和一百多个女的睡过觉。”陈伟玲几乎是轻蔑地瞧我一眼。我知道她对我不会有对好印象了,她和吴迪不是一路子人。不过我不在乎,我对她也不感兴趣。汽车停在那个礼堂前,很多男女学生仨一群,俩一伙地聚在门前台阶上说话,走来走去。我叫吴迪凑过头来,咬着耳朵小声说:“明天下午四点我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等你好吗”她光笑不置可否。方方试图跟陈伟玲聊聊,被她噎得直背气。“”你怕你朋友吃醋是吗“

  “他不管我和别人来往,他很开通。”

  “那怕什么”“嗯,你也去听演讲会吧,散了会我再告你去不去。”

  “我才不听这裤档里拉胡琴的扯蛋呢,听他们的还不如听我的。”“你要不听,我就不去!”

  “你说去吗”我问方方。

  “去就去吧。”方方无所谓地说:“反正也没事,哪儿呆着不一样”“好,我们去。”

  我跟吴迪说:“你也得来。”

  “到时候再说。”她笑着推开车门下去。陈伟玲问她:“他叫你去哪儿”“没叫我去哪儿,叫我找他们玩去。”“你去呀”陈伟玲严肃起来。

  “我没说要去。”吴迪含糊其辞。

  我和方方下了车,跟在吴迪和陈伟玲后面走进礼堂。她们俩碰见同学站住说话,我们俩先进去在边上找了两个坐。一会儿,吴迪和陈伟玲走过来,我把旁边空座上的两个书记扔开,帮同学占座的一个女孩嘟嘟囔囔冲我们翻白眼。吴迪一坐下就给我们打预防针,说演讲如何如何好,如何有教育意义,能打动人的心灵,百听不厌。

  演讲会一开始,第一个女工一上台,我和方方就笑起来。演讲者工农兵学商都有,全部语调铿锵,手势丰富。也不乏声嘶力竭,青筋毕露者。内容嘛,也无非是教育青年人如何读书,如何爱国,是一些尽人皆知、各种通俗历史小册子都有的先哲故事,念几首“吼”派的诗,整个一个师傅教出的徒弟。等到一个潇洒的男大学生讲到青年人应该如何培育浇灌“爱情之花”时,尖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已明显异于听众不时发出的会意的笑声。陈伟玲生气地瞪我,吴迪则开始用指甲悄悄却十分使劲地掐我。

  “你们注意点。”陈伟玲不客气地说我:“自己没受过什么教育,就该好好听。”“实话跟你说。我也故意使人难堪地大声说:”我受这种教育的时候,你还是液体呢。“

  陈伟玲气得满脸通红。吴迪又羞又不知怎么办好,为了回避四处投来的目光,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全神贯注地盯着台上演讲的人。“瞧你那操行!”方方也骂陈伟玲:“还他妈爱教育呢,胶鞋脑袋,长得跟教育似的。”

  “走走,咱走。”我推方方:“甭跟她废话,挤兑起咱们来了。”我跟方方走到休息室,点上姻,抽了两口,又嘻嘻笑起来。“嘿。”方方捅我,心一转身,见吴迪走进休息室,看到我们,快怯地、红着脸走过来。

  “你们生气了吧”“没有,这点事我们哪会生气,没生。”

  “你那个同学太不客气了。方方说。

  “她被你骂哭了。”吴迪看看我们说:“正在座位上哭呢。”

  “你替我们跟她道个歉吧。”我说:“我们可不是成心想得罪她。她是你的好朋友吗”

  “还可以,同学咀,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好朋友。”

  “吴迪”。“”嗳。“吴迪倏地转过身。那个演讲的男大学生笑着向我们起来。”这是我朋友。“吴迪轻声给我们介绍说,看到我们眼中的笑意,脸绯红了。”你们是吴迪的朋友“那个小伙子热情地说:”演讲得不好,让你们笑说。“”哪里哪里,挺好挺好。“我客气地说。

  “比前几个好”连方方有些过意不去。

  “应付差使,准备得也不充分。”小伙子挺实在。

  “韩劲。”很多人拥进休息室,一群男学生别吴迪男朋友。

  “你们聊吧。”这个叫韩劲的小伙子匆匆走开。“你朋友不错。”我欣赏地看着到召一边去的小伙子。

  “我知道,你们看不起他。”吴迪一脸沮丧,一脸委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