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踏雪者之雷音山(2)

时间:2021-07-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君天 点击:
(一)
  事情的起因,要从六天前说起。大明皇帝朱瞻基立太子之后,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他静极思动决定到处走走。他先是去了兖州,搜罗了不少好蟋蟀,然后去曲阜祭拜了孔老夫子。这时,忽然有人传来消息,说当年瘦西湖畔的宋明月出事了。
 
  想到宋明月,朱瞻基顿时回忆起了江南那美好旖旎的温柔烟雨。在做皇太孙时,这烟花三月下的扬州,很是让他着迷。而最动人的当然是万千佳丽头一名的瘦西花魁宋明月了。
 
  皇帝若南巡,势必闹出很大的动静。朱瞻基虽然是个很爱热闹的皇帝,但并不想骚扰百姓,而且若真被人知道他是去扬州看老相好,那些言官真不知会骂出什么难听的话。要知道,他只是玩个蟋蟀也常常耳根不得清静呢。于是朱瞻基心念一动,将大队锦衣卫留在了山东,只带着两个贴身侍卫南下扬州。得到消息后,杜郁非命袁彬连夜追到扬州,自己联络各方锦衣卫紧急行动,大队人马坠在后头远远跟着。毕竟万一皇帝在外头有个闪失,那大明江山该怎么办?
 
  宋明月不仅是瘦西阁的花魁,更在六年前夺得过整个扬州的花魁。她在做花魁的头一年认识的朱瞻基,并不了解对方的真实身份。她只是觉得洪公子非常特别,于是也曾一度念念不忘。当然,朱瞻基走了以后,她身边人来人往的,逐渐也就断了念想。
 
  扬州风月场有规定,花魁退休,除非是真的过了黄金年龄,那至少要有一万两银子的赎金。这是底线,而不是说到了这个数就必须让赎身。陈骏华纠缠了宋明月整整一年,砸的银子也有近万两了,一个月前忽然提出给她赎身。而且他就认死理,觉得只要出到一万两,宋明月和瘦西阁就必须点头。
 
  陈家在扬州势力极大,宋明月对其称不上有多少好感,却是真的惹不起。若是换了别的女人,或许就真的跟陈骏华走了。但宋明月是个烈性女子,不喜欢做的事绝对不做,她忽然想到当年洪公子的承诺,于是按照约定发出求救信号。为了拖时间,她还让高老板先收了陈家定金。
 
  这本是无奈之举,宋明月却没想到,洪公子真的回来了。
 
  扬州卫所的霍东亭略一查访,意外发现陈骏华居然不是为了娶宋明月而给她赎身,而是为了转手卖人。朱瞻基顿时大怒,于是以洪公子的身份介入此事,出一万五千两给宋明月赎身。之前那一幕,就是三方谈判发生的事。只是朱瞻基和袁彬都没想到陈骏华会带来那么多人,并且还调动了官差将他们关入扬州府大牢。
 
  袁彬醒来时,四周是阴暗潮湿的牢房,远处不时传来哀嚎声。皇上并不在他的身边,小心查看后,他发现皇上甚至不在周围的牢房,顿时乱了方寸,黄豆大的汗水一颗颗渗出额头。在瘦西阁上了镣铐不久,他脑袋就挨了重击,直到现在才恢复意识。袁彬摸了摸怀里的腰牌,锦衣卫腰牌仍在,对方只是收去了兵器。自己的性命事小,皇上的安危事大,先前就该亮出锦衣卫身份。他重重一拳敲在栅栏上,但大牢里并没人理睬他。
 
  按道理,霍东亭先一步去找援军,应该回来了才对。在扬州城能有什么是锦衣卫摆不平的?袁彬定睛看着远处火把的光影,之前到底昏迷了多久?如今究竟是该突破牢笼,还是继续等待。自古以来从没有一个皇帝是这么稀里糊涂死的,吉人自有天相。默默数着时间,又过了一刻钟,理智终于对抗不过心里的恐惧,袁彬霍然站起准备破开牢门。
 
  这时,远处传来迅疾的脚步声。
 
  皇上的侍卫谭诚隔着牢门躬身施礼道:“属下见过大人。扬州卫所已接管府衙大牢。”
 
  “主人呢?”袁彬问。
 
  “主人无事。”谭诚小声道,“庞元和霍东亭已在身边伺候。主人吩咐您去府衙见他。”
 
  袁彬长出一口气,果然是受命于天的天子,他立即小声询问出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谭诚也惊魂初定地将事情说了一遍,他和庞元是皇帝的贴身侍卫,出事时是在莫愁阁外守候。当时发现里头出事,原是要冲进去救驾的。但霍东亭第一时间出来,让他们回卫所叫人,霍东亭自己则直奔府衙,去找扬州府的府尹。最后府衙和卫所分兵两路,一批去陈府抓陈骏华,另一批来大牢救驾。
 
  兵分两路,袁彬皱起眉头:“我们关入大牢,到现在多长时间了?”
 
  “三个时辰。”谭诚回答。
 
  “主人?”袁彬小心翼翼问道。
 
  “袁哥放心,主人虽然被陈骏华私自提审,但霍东亭及时赶到毫发无损。宋明玉被送回瘦西阁,但瘦西阁的老高死了。”谭诚离开大牢,才收起官场里的做派。
 
  袁彬拍了拍他的肩头急往府衙。
 
  袁彬来到府衙的议事厅,朱瞻基坐于正中,依旧是一身便装,扬州府尹侍立一旁。朱瞻基见到袁彬并不多言,只是让他一旁伺候。袁彬小心看了看皇上,的确没有受伤的样子,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不多时,卫所的副千户霍东亭和御前侍卫庞元一同上来复命,说陈家一百十七口全部收押,陈家调动的官差和奴仆一百九十六人也全部收押。
 
  “那么大动静。”朱瞻基看了眼霍东亭,低声道,“此事只和陈骏华有关,当不涉及其家人。你查一下陈家有没有贪赃枉法,若没有就放他们回去。至于那些不知就里的官差和奴仆全部放了,不要没事就弄出几百口人的案子。”
 
  “他们行刺圣上,罪同谋逆。”霍东亭小声道。
 
  “他们又不知我是皇帝。”朱瞻基咳嗽了一下,低声道,“你胡乱抓人,朕念你救驾有功。就不追究了,但功过相抵,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下去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