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踏雪者之暗影判官

时间:2021-04-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君天 点击:
踏雪者之暗影判官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黑与白,还有灰色。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整日在风雪狂澜中奔走,然无论其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最终都会被冰雪掩盖。既不显赫与人前,亦不留名于身后,谓之踏雪者。
 
  (楔子)
 
  清晨,细雨。
 
  徐朝阳舒展着身子来到院子,抬头望了眼远处巍峨的泰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他心里忽然冒出这么句话。昨夜泰安县令鲁大全对自己恭恭敬敬,承诺日后将行门生礼。门生?那老东西有什么资格来做我的门生?不过这济南府风传的最硬的一块“泰山石”,也算是被踩在脚下了。
 
  辛辛苦苦十年锦衣卫生涯,换来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果然,只有身着飞鱼服才有这种恐怖的权威,只有在京师外的锦衣卫才能体会到一方诸侯的感觉。“一览众山小。”徐朝阳心里重复了一遍,嘴角挂起微笑,举步迈入雨中。雨并不算小,他走到院中的大柏树下,肩头已被打湿。但徐朝阳深深吸了口气,两手平放于胸前,慢慢气沉丹田。很快身上散发出一层热气,肩头的雨水迅速蒸干。
 
  徐朝阳抬起手,掌成虎爪,在树下缓缓打出一路拳法。三十六路武当黑虎爪打到一半,忽然高处有衣袂声响!徐朝阳抬头望去,忽然满面都是风雨,下意识地一闭眼睛。闭眼前,刺眼的寒光已然掠起……
 
  半个时辰后,杂役老黄提着水桶,颤颤巍巍地来到院子,此时的天空云开雨散。他舒服地打了个哈欠,忽然一皱眉,这一地的雨水为何是红色的?他趟着雨水走了两步再朝前望,心头猛然一惊!揉了揉眼睛,再看!老汉大叫一声,转身就跑,没跑两步就滑倒在血水中,满脸满身都是血水。他奋力起身再跑……
 
  院子正中,徐朝阳的尸体被整理好摆在空地上,其人头被放在尸体旁,眼睛睁得极大。
 
  (一)
 
  乐安之乱后,锦衣卫确认东厂曾经派人行刺杜郁非和罗邪。从此,北镇抚司几乎断绝了和东厂的一切往来。这些事,上头的赛哈同很清楚,甚至连皇帝朱瞻基也可能是知道的。不过神奇的,居然没有一个人过问这个问题。这一僵局一拖就是几个月,很多事都停滞着。几个月的时间,东厂和锦衣卫的关系降入了冰点。
 
  眼看,两边就要变得水火不容。忽然有个叫石清扬的东厂档头前来北镇抚司衙门拜访。此人说东厂最近遇到个棘手的案子,督主金英请杜郁非务必要前往东缉事厂协商。石清扬摆足了低姿态,并说到此事和当年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有关。这让杜郁非一下子来了兴趣。纪纲为靖难旧臣,是永乐朝第一任锦衣卫指挥使。因为谋逆大罪,被永乐帝送去都察院审问,最后被判凌迟,抄家灭族。但纪纲案怎会与最近的案子有关?于是,他请示了老大人赛哈同后,一大清早就前往东厂。
 
  这并不是杜郁非第一次到东厂衙门,但的确是在朱高煦在乐安州作乱后的头一回。
 
  东厂督主金英在大堂外的“流芳百世”牌坊前等候杜郁非,两人寒暄了一下,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而后一起到大堂入座。
 
  杜郁非开门见山道:“石清扬提的案子,听说涉及纪纲,所有纪纲的卷宗都是锦衣卫不可外传的东西。若你们真想要了解,得给我说一下具体情况。”
 
  金英笑道:“这事说来有些复杂。小石头,你来解释吧。
 
  石清扬道:“一个月前,我们东厂的一个百户罗飞被击杀于家中,同一案子死的还有其弟弟罗翔。罗翔也是我们东厂的人。二人同时被格杀于院中,尸体被整理过,人头被枭首放在一边。但他们的致命伤,其实都是胸口被利器穿过。”
 
  “有何特别?”杜郁非问。
 
  “这利器非刀非剑。是奇门兵器。”石清扬将一幅兵器草图拿出,“我们仵作验尸后,猜测凶器的外形可能是这样的。”
 
  “钩子?”杜郁非皱眉, 江湖上用钩子的成名人物并不多。
 
  石清扬道:“确切地说,是一对钩子。我们在京师的弟兄们开了个会,卢天行说他见过这种伤痕,当年纪纲被抓之前,他老宅密室的守门人就是死于这种伤口。卢天行当时是锦衣卫,纪纲让他看过尸体。”
 
  杜郁非点了点头,卢天行为人如何,他并不清楚,但办案确实是把好手,当年有“神捕”之誉,算是纪纲一手提拔起来的。纪纲倒台后,卢天行勉强逃过株连,但在锦衣卫的仕途是彻底毁了,所以东厂成立之时,他第一时间转去了东厂,而且很快就坐上了副千户大档头的位子。
 
  “另一点,两个案子的死亡时间也是一致的,都是在丑时前后。”石清扬又道,“但有一个疑问,那就是罗氏兄弟和纪纲应该是完全没有关系。罗氏兄弟年纪不大,纪纲倒台时,他们只有十三四岁,怎么也凑不到一起去。”
 
  “罗氏兄弟,最近得罪什么人了吗?”杜郁非问。
 
  “他们手里案子一直很多,几乎每个月都要办两三个。因为效率高,所以罗飞升迁得很快。才二十二岁就已经是百户了。”石清扬回答。
 
  杜郁非笑了笑:“我无意说死者坏话。办事那么速度,难免会有问题吧?”
 
  “您说得是。”石清扬点头。
 
  金英摆了摆手让石清扬退下,叹了口气道:“郁非啊。实话实说,罗氏兄弟办事是有问题的,经常犯些小错。但他们家里有些背景,我们东厂又在用人之时,有些事我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叫我们没有郁非你这样的大才可用呢。若你能来厂子里帮我,我还用那种人做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