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踏雪者之青狐塔

时间:2022-02-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君天 点击: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黑与白,还有灰色。那些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整日在风雪狂澜中奔走,然无论其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最终都会被冰雪掩盖。既不显赫与人前,亦不留名于身后,谓之踏雪者。

踏雪者之青狐塔
 
  (楔子)
 
  小祁镇听完说书先生的故事后,不断比划重复着故事的内容。一旁的王振耐心地一一解释,顺路带他来到小孩子最喜欢的翠油街。这是六岁的男娃生平第一次上街,见着什么都特别新鲜,他指指那边的冰糖葫芦,看看这边的泥人糖画,但被王振拉着不能冲入人群。
 
  王振小心翼翼地牵着孩子的手,不敢有半点闪失,左右有六个身着便装的跟班隐藏在街道上。街上遇到不少妇孺,夸赞孩子长得漂亮。他嘴角挂着微笑,不急不慢地应承着,仿佛身边是自家的孩子。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毕竟这个叫朱祁镇的孩子,是当今太子。
 
  太子,皇族里最高身份之一,是绝不容有半分逾越的。
 
  小祁镇一直希望能到宫外走走,王振虽希望讨好这孩子,但绝不愿意冒险,毕竟里里外外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太子身上出点小事也是大事。然而,不知祁镇用什么法子讨好了皇帝,又也许是皇帝朱瞻基从小自由惯了,所以不认为太子就该关在宫里,近日特意告诉王振,在天气好的时候,可以带太子出去透透气,别走远就行。
 
  因此,才有了今日的出游。王振看了看天色,带着小男孩慢慢往回走。边上有个晃着不郎鼓的货郎走过,忽然小男孩松开他的手,跑去前头的糖画摊。
 
  王振只觉得眼前一花,似乎走了一下神,面前过去了一架马车。他急匆匆穿过街道,却哪有小祁镇的身影。他怔了一下,冷汗瞬间冒出。
 
  糖画摊就在前头,摊子边聚着三四个孩童,但都不是朱祁镇。王振望向角落里的护卫,那几个护卫同时冲到街面上,他们也是一脸茫然。
 
  “那架马车!”王振低声道。
 
  两个护卫飞掠向前,在远端拐角处拦下马车,另几个护卫纷纷上房顶审视四周,但马车上是个普通的妇人并没有孩子。
 
  “他是跑去糖画,是不是?”王振问周围人。
 
  “是!我一直看着,但马车过去眼一花。”一个护卫回答。
 
  “你可有看到我家公子,那么高,白衣服。”王振抓住糖画摊主道。
 
  摊主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摇头道:“什么公子?白衣服?没看到啊。”
 
  王振看了眼即将落山的日头,发现周围的摊子有收工的迹象。额头汗水不断渗出,他沉声道:“封锁这条街道,不许任何人进出,快点找杜郁非!”
 
  (一)
 
  当杜郁非得知罗邪因杀死东厂督主张顺年而亡命江湖,他决意不入京城,转而去找罗邪。但他的马车刚走出五里地,就被御前侍卫拦住,那人拿着圣旨,告知他速去翠油街调查大案,但传信人并没有说是具体什么事。
 
  杜郁非和苏月夜略作犹豫,但紧接着袁彬居然也追了上来。
 
  袁彬道:“太子出事了。皇上说,找回太子,既往不咎。大哥,咱们还是回去吧。”
 
  杜郁非苦笑了一下,什么既往不咎都是不作数的,真要变脸,那还不是说变就变?但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太子事关国本,他绝不可能撒手不管。
 
  进城时,京城的城门已提前关闭。只是太子怎么会出事的?杜郁非一肚子狐疑地来到翠油街,看见锦衣卫的士兵将街道牢牢封锁。封锁区内大约有几十个商贩在各自摊位上大眼瞪小眼,更让人咂舌的是,另一边的一个大户的院子里,有百多个百姓被临时拘留于内,其中还有十七八个孩子。
 
  这时天色已晚,街道两边已经亮起灯火。
 
  杜郁非看了眼袁彬,皱眉道:“把他们押着做什么?”
 
  袁彬问了下锦衣卫,然后苦笑道:“奇了,弟兄们说这里我们不做主。”
 
  一个青年武官迎来上来,他对杜郁非一抱拳道:“在下御前亲军侍卫马顺,见过杜大人。”
 
  “你负责这里?”杜郁非问,这里明明都是锦衣卫的人办差,为何是这人负责?
 
  马顺道:“大人来了,自然是大人做主。在下之前只是临时管事。”
 
  杜郁非看了眼袁彬,但他仍耐住性子道:“说一下这里的情况。”
 
  马顺道:“今年王振带太子微服出宫,准备返程时路径此地。太子受糖画吸引,松开了王振的手。王振被一架马车挡住视线等回过神来,太子失踪。当时是申时三刻左右。王振第一时间控制住街道,将路面上的商贩和行人都扣下了。但我们大队人马到了后,并没有找到新的线索。”
 
  “王振在哪里?他带了几个护卫出宫?”杜郁非问。
 
  马顺指了指不远处石阶上的失魂落魄的王振,小声道:“王先生他快疯了。今日带了六个侍卫外出。但我问了,大家都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侍卫呢?”杜郁非皱眉问。
 
  马顺道:“在帮忙看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